又是一年

第十一年的小年夜,没有母亲没有家的小年夜。

我第一次开始悲伤,不是以前不悲伤,是第一次不像个孩子一样的悲伤。

我终于长大到知道失去母亲失去家的意义与悲伤。

我是一个好像不善言辞的人,也像是一个很会看脸色的人,我一直在这两种角色中游离,有时候有些看不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或许我早已丢了自己。

人是一种思维懒惰的生物,总是会去回忆,还总是去假如,也许是现状太过辛苦,也许明明我们很幸福却感受不到。

Just do what you can do,because you can't change anything when it's had happend.All of the people will checked for time.

也许长大就是明白悲伤存在且并不会消失,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更深的侵入你的世界,直到吞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