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往事(3)判官

云无迹勉力拉住崔若云的手,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青木使徒叹道:“有什么话,到下面再说吧!“,手一挥,几个滚边青袍的刺客走过来,手中剑一挺,就要刺下。忽听噗的一声,几团东西从门外飞来,正中那几名刺客的手腕,砰砰几声响,青钢剑齐齐落地。只听门外一个声音叹道:”可惜我来迟了!“

几人一起朝门外望去,只见庭院茫茫飞雪中,立着一个身披白袍的人,戴着一顶范阳白帽,腰间悬着一柄长剑,右手中兀自握着几个雪丸,想来那几个雪球就是由他发射。那人距离既远,雪球又是绵软的东西,居然可以打得几个孔武的刺客青钢剑落地,可见其准头、内力俱属上乘。

青木使徒大吃一惊,普天之下有此功夫的人,据他所知不超过五人,此人年纪轻轻,看来不过二十来岁,何以有如此功夫。青木使徒朝躺在地上的云无迹夫妇看了一眼,缓缓说道:“阁下是遗憾迟来,是因为没能救下云无迹夫妇吗?“

那人踏上台阶,慢慢步入厅堂,缓缓摇头说道:“不是,我来迟了,是因为没能亲手杀了他!“

此人话一出口,不但青木使徒感到意外,就连躺在地上的云无迹夫妇也颇感震骇。烛火之下,崔若云见此人二十来岁,面目英俊,眉头深锁,听他话里言辞,对他颇有好感,他此话一出,她一颗心冰凉到了极点。

青木使徒面上挂笑,道:“阁下是谁,不知跟前任冷香斋风云堂堂主有什么误会?“他故意突出云无迹前冷香斋风云堂堂主的身份,想一次查出些什么端倪。

那人却不答话,径自走到云无迹跟前,俯下身子,崔若云走上前来,双臂张开,两眼睁得大大的,阻拦他伤害自己的父亲。云无迹却勉力支撑起身子,让崔若云走开,断断续续问道:“我跟阁下有何仇怨,请详细告知?“

那人忽然眼露出怨毒之色,一字一顿道:“十八年前,你杀白氏兄弟,你不知道其中一个已经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云无迹一惊:“原来你是白氏兄弟白无京的儿子白扶摇!”

那白袍男子继续道:“当天上午,那孩子跟他父亲说,他想有一个风车,他父亲答应他办完事之后,回来给他带一个风车,可是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他的父亲!”

青木使徒见那人走动之时,白袍一闪,露出一只判官笔,笔头雕着一支独角怪兽,怒目狰狞,他心中一动,蓦地想起一个人来,不禁大骇。

云无迹痛苦说道:“杀白氏兄弟,这是我这一辈子干过最不能释怀的事情,云儿,你去——去扭动璧上灯下的按钮!“

崔若云感到疑惑,走到东面墙壁上固定的一个灯柱下,用手一摸,觉得上面很突兀,似乎一个有一个来回扭动几下,觉得有松动,用力朝右一旋,只听隆隆一阵响动,厅堂正中的壁画一分为二,露出两座神龛,上面供奉的是白氏兄弟白无京、白无叶,神龛坐下,还有一个陈旧的风车。

云无迹断断续续说道:“行刺那日,他给我说他儿子喜欢风车,的手之后,他要为他儿子买一个风车,那****的刀柄坏了,我们三个一起到接上段老六的铁匠铺里修理刀柄,回来的时候,正见接上有人叫卖风车,我劝他说,办完事之后,大半夜的,上哪儿去买风车,不如现在闲来无事,去买一个风车吧!他就买下了风车。“

白扶摇见他讲的和当日情形无异,双颊早已流满泪水,嘶声说道:“可你还是忍心杀了他!他那么信任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忍心杀了他!”他走到神龛边,拿起那只风筝,轻轻一吹,那只风车便化为风尘。

青木使徒插嘴道:“他杀了你的父亲,你就杀他的女儿报仇!”

云无迹惊恐万状,说道:“不——不——当初杀你父亲是我,你找我报仇便是了!”

青木使徒道:“你现在大半个身子已经进了棺材,他杀你有什么意思,扶摇公子可不会——‘

云无迹一愣,道:“你是扶摇公子,你是扶摇公子白扶摇,好得很!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件重大事情!关于你对父亲——“他从口袋里掏出半截短剑。

白扶摇听说与父亲有关,俯下身子,只是云无迹命已不多,声音含糊不清,白扶摇听不清楚,只得把耳朵凑上去。

云无迹含糊不清地说:“这把残剑你一定记得,是我从你父亲身上得来的——“白扶摇认得这把短剑,他小时候经常拿着玩耍,有一次还割破了手,被母亲责骂一顿,他不禁情不能自已!

云无迹把半截短剑塞入白扶摇对手中,继续道:“杀你父亲,实在是情非得已,不是我意愿,这是上面的——我听说扶摇公子又被称为刺客判官,是非分明,你杀了我,为父报仇,但要保护我对女儿,留她一命——“说罢双手一用力,把白扶摇手中对半截短剑刺入自己对胸膛,登时气绝身亡。

绝影刀崔三娘在他丈夫身边,听得清楚,她凄然一笑,对白扶摇说道:“我相公逃亡十多年来,时时愧疚于心,夜夜起来祭拜,他曾对我说,他杀令尊别有不得已的原因。总之是我们夫妇对不起你们,我们不敢奢求,只是希望扶刺客判官维护正义,不杀无辜,救我女儿一命,我们夫妇在九泉之下,一定感念公子大德——“白扶摇答应了下来。她转过身来,抚摸着崔若云的秀发,无限留恋道:“云儿,只可惜你年纪这么小,就要失去双亲,日后你可要学会保护自己,千万不可与扶摇公子为敌,是我们亏欠他太多,他年少孤苦,是我们的不对!”顿了一顿又道:“妈妈出身辽东大户人家,因为行走江湖遇到你父亲,但是妈妈出身名门正派,你父亲虽曾拜峨眉师太为师,却因为报仇在江湖不能容身,入了冷香斋,为名门正派所不齿。但是我们决心一辈子厮守在一起,同生共死,云儿,妈妈死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句话没说完,从云无迹身上拨出匕首,刺如自己的胸膛,待白扶摇想出手时,崔三娘已经气绝身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两个时辰之前,云无迹从野外打来两只野兔,剥皮剔净之后,放入火炉中煮熬,不到半柱香功夫,肉香扑鼻,一家人围在火炉边吃...
    长夏漫歌阅读 19评论 0 0
  • 云无迹脸色陡变,说道:“前代冷老斋主立下戒条,斋中兄弟入斋时,都要宣誓遵守;唐斋主当初入斋时,当然也不例外,堂斋主...
    长夏漫歌阅读 48评论 0 0
  • 窗外风雪正大,厅上八支蜡烛,被迂回进来的微风拖曳得来回晃动。 大厅上立着五个人,头上带着黑色斗篷,披着梅花滚边青袍...
    长夏漫歌阅读 34评论 0 0
  • 十月一日寒衣节, 祭奠先人送寒衣; 寒冬到来送温暖, 焚烧纸钱寄相思。 抚养之恩在心间, 点点滴滴永牢记; 如今儿...
    腊梅5朵阅读 165评论 7 15
  • 有种人,似乎天生就过不了安稳日子。 林静上着上着班呢,就觉得没意思了。——在网页上接受客户的咨询,把成品照片截屏给...
    像个好女人似的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