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往事(1) 风云

窗外风雪正大,厅上八支蜡烛,被迂回进来的微风拖曳得来回晃动。

大厅上立着五个人,头上带着黑色斗篷,披着梅花滚边青袍。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两手下垂,斗篷遮没了他的眼和鼻,以及半张脸,说话时露出一排泛黄的牙齿,其中下颌中切牙已残,只留下一半。他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年龄约莫在五十上下,一张苍白的脸上沟壑纵横,右脸上有一颗朱砂纪。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女,两人正自紧张地看着青衣人。黑衣人脸上颤巍巍地说道:“在下崔大全,世居在此,几位是不是认错了人?”他又拉着那少年对头戴青斗篷的中年人道:“这是我女儿崔若云,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就近打听打听!”

为首的中年人鼻中冷哼了一声,说道:“云堂主,事到如今,你还不敢承认自己吗?你虽然易了容,但是脸上的朱砂纪,和那手天下独一无二的伏龙掌法可没变?若不是你在市集上露那一手,要想找到你,恐怕还需得下点功夫!”

那黑衣男子脸色一寒,忽然长叹一声道:”不错,我就是云无迹,前风云堂堂主云无迹,没想到我易容换姓,隐居一十八年,还是被你们给找到了。“说罢,脸上有落寞疲倦之意。他是话音一落,他那十五六岁的女儿,啊了一声,她可没想到,她父亲居然曾是什么堂的堂主,十几年来,她从未听父母提起过。那中年女子闻言,也是脸色一变,但随机又恢复了镇定。她多年未再听有人叫他相公为堂主,乍听下来,耳中竟隐隐有鼓声。

这黑衣男子正是前风云堂堂主云无迹,十八年前,他奉刺客组织冷香斋斋主之命,前往刺杀淮颖王。当时,淮水肆虐,淹没万亩良田,饥民流离失所,淮颖王开仓救民,又沿街搭建上千顶帐篷,供饥民栖身。云无迹率人潜入王府,三通更鼓之后,淮颖王犹在灯下书写奏折,希望父王划拨物质,救饥民于水火。云无迹出身贫苦,十二岁那年,家乡洪涝,父母携他逃难,途中,父母把挖来的草根给他吃,自己却吃观音土,终于腹胀痛痛而死。这是云无迹内心终身的遗憾!后来他才知道,洪水起时,县城中粮食充足,当时的县官却为了保官,拒不开仓救民,终至饿死大量饥民。云无迹神功练成后,辗转找到了当初的那个县官,彼时他已经官至太守,云无迹一刀结果了他。

当白氏兄弟潜入书房,举刀行刺时,云无迹也跟着潜入室内,两足在紫檀木做成的梁柱上一点,手中刀影一闪,白氏兄弟已成刀下之鬼。王府内顿时一片喧哗之声,云无迹轻易逃了出去,避开了接应他的弟兄,直接奔到绝影刀崔三娘家中,两人连夜逃离,易容换面,隐居江湖一十八年。他平日出行极少,只是在元宵节时,拗不过妻儿,随他们一同入市游赏花灯,又因看不惯浮游阁门下弟子当众调戏良家妇女,他出手相救,用伏龙章法打得对方吐血,不想露了行藏,被五行使徒之青木使徒的下属发现,追踪至家。

五行使徒是冷香斋顶尖的杀手骨干,分别是赤金使徒,青木使徒,若水使徒,炎火使徒,封土使徒,每个使徒门下亦有不少精干徒众。这青木使徒是五行使徒中的二号人物,使一把回龙青木剑,多少年来,死在他剑下的成名人物不计其数。其中威震河北的河东大侠卢元龙遭到他刺杀,使他跻身于五行使徒的职位。

青木冷冷一笑道:”你当初加入冷香斋,难道没有宣誓效忠?刺客戒条上怎么说的,是不是这十八年来,日子过得太过舒服,都忘记了!“

云无迹脸上一凛,说道:”不错,我当初加入冷香斋,曾在斋主面前宣誓效忠,‘一日冷香斋,终生在冷香’!“言罢,连连叹息,脸上流露出苦涩之意。

青木道:”你既知今日,当初为何要背叛斋主,残杀同袍弟兄,不取淮颖王的性命,以至他坐大渐成气候?“

云无迹道:”淮颖王为民分忧,杀之不仁,直至今日,我也不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道:”那白氏兄弟呢,他们两兄弟跟你出生入死,你却杀了他们,你于心何忍?“

云无迹脸现痛苦之色,一字一顿道:“说起来,是我对不起这两位兄弟,他们二人对我忠心耿耿,火龙谷那一战,若非白氏兄弟在危机关头舍命相救,我早已在二十年前死去了!”

中年男子道:“可你还是杀了他们,并且还是多活了二十年!”

云无迹沉痛说道:“若有可能,我宁可代这两兄弟去死,只是——只是——”他连连摇头叹息,“我早已告诫他们不可冒进,要听我吩咐,只是他们两兄弟抢攻心切,不听我号令,就擅入房去刺杀淮颖王,我深知,淮颖王一死,天下不知道又有多少苍生忍受饥饿冻馁之苦,又不知有多少人倒毙街头,我只好杀了他们!”说罢,沿边留下两条清泪。

中年男子不动声色,道:“你当初杀了他们,如今又何必猫哭耗子假慈悲,我只知道,你仍活着,他们已死去!”

云无迹拭去两行老泪,朗声说道:”云某一生在刀尖上讨生活,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杀白氏兄弟,实有万不得已的苦衷,我年年清明,都携带内子和女儿去祭奠他们兄弟俩;每夜三更,我都在内堂燃香供奉。“

顿了一顿,云无迹又道:“十八年前,我出逃时,就已想到今日,我自己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只希望使徒遵守’不杀无辜‘的戒条,放我妻儿一马!”

青木使徒阴恻恻地一笑,说道:“‘不杀无辜’,那是多年前的老戒条了,早已作了废,如今的新戒条是‘一人犯戒,寸草不留’,给你留下妻儿,养虎为患,这种事情,冷香斋不干!你们是自己抹脖子,还是等我们动手!”青衣使徒说罢,后退一步,四名青袍男子走按剑上前。云无迹脸色煞白,自己一死不足惧,只是夫人和幼女又该怎么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云无迹脸色陡变,说道:“前代冷老斋主立下戒条,斋中兄弟入斋时,都要宣誓遵守;唐斋主当初入斋时,当然也不例外,堂斋主...
    长夏漫歌阅读 48评论 0 0
  • 作者:慕蕤海 一生平平稳稳,顺顺当当,不管工作、爱情还是生活,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历过这样的人生...
    慕云葳蕤阅读 2,616评论 0 10
  • (十)爱意不到位 那天张二雅虽然在杨三妹那儿遇到了不愉快,但她最在乎的人张寅生的表现还是令她满意的。...
    能安大鹏阅读 41评论 0 1
  • 一、介绍 NSThread由苹果进行了封装,并且完全面向对象。所以可以直接使用OC方法操控线程对象,非常直观和方便...
    风轻鱼蛋阅读 17评论 0 0
  • 当第一次步入大学的校门,感觉自己可以拥有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人设,从此没有父母的喋喋不休,没有父母的牵绊,可...
    木苗森阅读 3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