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往事(4) 幻阳

两个时辰之前,云无迹从野外打来两只野兔,剥皮剔净之后,放入火炉中煮熬,不到半柱香功夫,肉香扑鼻,一家人围在火炉边吃肉,其乐融融。云无迹还找出一坛陈酒,饮了几杯,他劝妻女也饮些御寒。绝影刀崔三娘饮了半杯,便不肯再饮。崔若云酒一入口,就觉一口辛辣之气,噗地一声又吐了出来,口中直嚷辣死了辣死了!云无迹呵呵一笑,又饮下一口,眉头一皱,想起旧日往事。但两个时辰之后,父母双方横尸厅堂,从此幽明永隔,再也不得相见。崔若云想到此处,只觉心上被人剜了一刀,俯在父母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青木使徒见云无迹夫妇双方死亡,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对白扶摇道:“扶摇公子不愧为刺客判官,一出手就使本门叛徒伏诛,冷老斋主听闻,一定会十分感激公子大德!”云无迹夫妇明明是受他迫害而死,他却不居功,推到别人身上,白扶摇感到十分意外。按理说为本门清除叛徒,算是立了大功,掌门人一定有所封赏,高兴起来说不定会传上两手神功,甚至托以衣钵也不是没有可能,这青木使徒居然淡泊得推掉功劳,难道此人已经到达陶令的思想境界,但联想此人江湖上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这样人。

白扶摇斜睨了他一眼,说道:“在下脸皮再厚,也不敢抢别人的功劳,青木使何必过谦呢?”

青木使徒嘿然一笑,说道:“扶摇公子不必客气,在座的都看到云无迹死在公子剑下,本人何敢贪功?”他又一指崔若云说道:“扶摇公子只要杀掉了这个女娃,几十年大仇便可雪洗掉?”

白扶摇心中一动,举起手中短剑,指向崔若云面部,缓缓推送过去,剑尖离崔若云面部一寸之时,便停了下来,不停地颤动起来。

只见那崔若云昂首挺胸,怒视着白扶摇,丝毫不惧。他父母虽然一身功夫,但是都不想女儿卷入江湖,是以都不教她半点武功。她自小只知道父亲膂力惊人,母亲动作利索,丝毫不知道这就叫做武功,还以为这是天生的,自己长大以后也自然会这样。

青木使徒又道:“你自小孤苦伶仃,经常吃不饱肚子,受尽坏孩子的欺负,这都是云无迹害得,你本来应该像别的少年一样,在父母怀里撒娇,过快活自由的日子!你要为父亲报仇,只有报仇,你的父亲才能在九泉之下瞑目!你练功十多年,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为了今天报仇吗?”青木使徒说话时,声音柔软,如梦呓,如春天原野上的风,吹得人昏昏欲睡。

白扶摇脸上忽然流了很多汗浆,剑尖又朝前送了半寸,几乎就要触到崔若云的面部。

青木使徒继续道:“刺下去吧!只要再送半寸,就可以为父亲雪恨!这并不难,只要半寸!刺下去,回去睡觉,起来拎一瓶酒,到父亲坟头祭拜,告慰他屈死的亡魂!”

白扶摇脸上的汗浆越来越多,手中短剑似乎又动了一下,青木使徒面露得意之色,他听说这任刺客判官,内功深厚了得,轻功更是天下无双,看来也不过尔尔,自己一出手,就让这小子丢魂落魄,这要是传到江湖上,他青木使徒肯定会大大的露脸。

青木使徒越想越得意,眼见崔若云就要送命,却见白扶摇忽然收剑入怀,双目直直地盯着窗外飘扬的雪花,缓缓说道:“我是刺客判官,不杀无辜!”

青木使徒急道:“你若不杀她,便不算真的报仇,你父亲九泉之下一定不能含笑!”

白扶摇转过身来,盯着青木使徒道:“阁下又是谁? 为假我之手杀了这个女孩子,阁下不惜使用夺魂迷音这种耗费内力的功夫,恐怕不是为了清楚叛徒这么简单吧?”

青木使徒脸色一寒,说道:“我对公子一片好心,公子不但不领情,反而中伤于我,这是什么道理?”

白扶摇冷冷一笑,道:“我跟阁下素未谋面,阁下的好心未免来得太过奇怪!”

青木使徒又道:“你真的不杀她!”

白扶摇摇了摇头,声音呢喃;“不杀!不杀!”

青木使徒嘴角闪过一丝微笑,眼露凶光,缓缓说道:“你不杀,我杀!”他第二个杀字一出口,青木剑已经出手,距离崔若云的脖颈只有半寸长。眼看那把青木剑就要刺穿崔若云秀美的脖颈,血溅当场,却见白扶摇右手一挥,用食指顶住了大拇指,轻轻一弹,那把剑就失去了准头。白扶摇弹剑之时,似乎云淡风轻,青木使徒却觉得虎口剧烈一动,一口鲜血几乎涌上心头。他知道此人内功了得,是以一上来就施杀手,使用青木剑法中的第三式刺字诀。青木剑法总共五式,分别是挑、粘、刺、劈、扫,青木使徒其实只不过练到第三式,第四式他只刚刚入门,不敢在刺客判官面前献丑,他知道第四式一出手,势必会被他轻看,是以一出手就使用自己最厉害、最熟悉的杀着。饶是如此,在刺客判官面前,他还是输的一败涂地。白扶摇虽然用幻阳一指功弹去了青木剑,心中也是暗暗一惊,江湖传言青木剑法了得,果然名不虚传,此人若施展第五式,自己的幻阳一指功未必就能奏效。

青木使徒稳住心神,后退一步,笑道:“好一个刺客判官!连自己的杀父仇人都报不了,你是什么刺客判官!”他又后退一步,忽然剑光一闪,只听啊的几声,他身后那四名身披滚花黑袍的刺客,竟然被他一剑刺死。这一招大出白扶摇的意料之外,他想不明白。这青木使徒行事怪癖,令人不可理解。

青木使徒狡黠地一笑,说道:“你杀了云无迹夫妇,也杀了这四个刺客!你与冷香斋为敌,嘿嘿,与冷香斋为敌,你是不打算多活了!”

白扶摇静静地看着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青木使徒又道:“据我所知,历任刺客判官都活不过五年,上任刺客判官卢英堂只活了三年,便遭人暗算而死,扶摇公子,你上任几年了!我建议你回家收拾一下东西,安排安排后事,别到死了那一天,还有事没来得及交待!”

青木使徒说罢,青袍一闪,纵身跳到门外,忽然一声怪笑,几个起落之后,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此时夜已将终,更鼓已敲了三下,厅堂上的红烛遥遥欲灭。白扶摇觉得背脊一凉,一把兵器抵住他的后背,一个声音响起:“别动!再一动要你的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云无迹勉力拉住崔若云的手,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青木使徒叹道:“有什么话,到下面再说吧!“,手一挥,...
    长夏漫歌阅读 18评论 0 0
  • 云无迹脸色陡变,说道:“前代冷老斋主立下戒条,斋中兄弟入斋时,都要宣誓遵守;唐斋主当初入斋时,当然也不例外,堂斋主...
    长夏漫歌阅读 48评论 0 0
  • 一柄刀抵在白扶摇的背脊上,刀尖锋锐冰凉,随之鼻端一股幽微的香兰之气。白扶摇叹了口气:“姑娘,你讲点道理好吗?”崔若...
    长夏漫歌阅读 28评论 0 0
  • 回顾十一月,除了“双11”的狂欢之夜和令人咋舌的成交数据让人印象深刻之外,P2P理财也开始显露出它非凡的魅力。就在...
    投资理财99阅读 40评论 0 0
  • 女儿,见字如面。 现在你是二十八个半月,身高95厘米,体重15.5公斤。语言天赋博得家人一致肯定。能用完整的句...
    安安静雅阅读 9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