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个美人回家玩〔终〕

上一章                     目录

 夜离摸了摸沉鱼的头,笑着说:“沉鱼,我可以给你很多金子的。”

  沉鱼看着夜离漂亮的金色眸子,笑得眉眼弯弯,说:“夜离,我不要金子,有你就够了!”

 “那,我们明日成亲。”

  “嗯。”

  晕,她的夜离总是惦记成亲。成亲就成亲吧!她也很想成亲了,刚刚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她真的很害怕。

  她不要再有这样害怕的感觉,她要他好好的和她在一起。

  夜离对沉爷爷说:“爷爷,你想吃什么?我吩咐人去做。”

  “小离,不用客气,随便做点吃的就可以了!”

  沉爷爷观看着屋里,摆的玉石珊瑚,还有玉石花树。他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真美。这种用整块玉雕刻出来的玉器,真的很难见的。

  夜离看向沉鱼,正要问时。沉鱼急忙道:“夜离,你知道的?我喜欢吃什么。”

  “沉鱼,你给我做好吃的好不好。”夜离摸了摸沉鱼的头说。

  沉鱼拿下他的手,说:“好,你等着,我去做来。”

  她在夜离生辰的时候,答应他,要做好吃的给他的。嗯,现在可以补上了。以后,可以天天做给他吃。

  “不,我要去看着你做。”

  “好,一起走吧!”

  初一跟十五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好了。他们一左一右站在沉爷爷的身旁。

  初一笑着说:“爷爷,我们带你熟悉一下王府,可好?”

  “好,这玉珊瑚很好看,我能再看一下,再去吗?”

  沉爷爷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这样子,别人会不会轻看他,认为他是一个贪心的人啊!

  十五笑道:“爷爷,其他的房间里,还有很多好看的玉石的。长廊和花园,都是玉石铺路,彩玉为装饰的。”

  初一附和道:“对啊!爷爷,花园里的假山是全玉石的,长廊上的花是各色彩玉雕刻的。爷爷,我们带你去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初一和十五,拉着沉爷爷的手,向门外走去。

  沉爷爷没有了刚才的窘迫,眼睛又笑成了一条缝。

  厨房里,沉鱼忙得不亦乐乎。她洗完菜,切好。让夜离给她看着火,她拿着锅铲,开始当起大厨来。

  菜一盘一盘的端上长桌,香气越来越浓,飘得很远。

  两个时辰后,夜离端正的坐在桌前,沉鱼把最后的一盘菜,摆上。

  沉爷爷跟十五,初一,也闻着香味,来到了桌前。

  沉爷爷拉初一和十五坐下,他两本来是不敢的。夜离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他们才坐在沉爷爷的身旁。

  沉鱼笑着说:“让大家久等了,快吃吧!”

  夜离夹了一块红烧肉,吃完说:“沉鱼,久等只的是我,没有大家。”

  “你久等了,你多吃点,行了吧!”沉鱼无奈的说。他不接她的话,不行吗?

  “妹妹,你回来了!”

  沉鱼抬头,看到萧雅靠在夜流的怀里,站在门前。她与夜流都穿着蓝色的衣服,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

  嗯,姐姐总算抱得美男归了。不错,情侣装都穿上了!

  沉鱼放下碗筷,走到萧雅的面前,拉住她的手。

  “姐姐,你怎么来了。”

  “你回来了,我能不来吗?”

  蒲霞与金志走过来,一齐说道:“就是,妹妹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们。”

  “两位姐姐,金大哥,就不要打趣我了!我只是,一下没有想起嘛!”

  沉鱼吐了吐舌头,看向他们。她只顾夜离了,把这些都给忘记了!

  “小鱼,你还想得起舅舅吗?”李秀笑问道。

  “舅舅,我当然想你啊!”

  “嗯,乖孩子。”

  李秀说完,走到了沉爷爷的身边,跟他商量起婚事来。

  “对了,楚大哥呢?”沉鱼问道。

  蒲霞趴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他跟太后去游山玩水了!”

  沉鱼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楚大哥真厉害,把老巫婆给追到了!嗯,这结局,好喜欢。祝楚大哥,幸福加幸福。

  夜流走到夜离的身边坐下,他倒了两杯酒,把一杯递给夜离。

  夜离拿起来,一饮而尽。他的哥哥,还是疼爱他的。

  夜流也一饮而尽,两人倾斜着空空的酒杯,相视一笑。

  夜流在夜离的身旁坐下,他笑着说:“你们都坐吧!不要拘束。”

  刚刚站起身的初一和十五,又坐了下来。金志也不再站着,坐到十五的身边。

  沉鱼高兴的拉着萧雅和蒲霞,一同走到桌前。

  沉鱼夹了一块糖醋鱼,挑出鱼刺,准备放进夜离的碗里时。

  她看到夜流,把两块鱼腹上的肉,挑出鱼刺,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给夜离吃。

  夜离吃的很开心,一直笑着。沉鱼郁闷的把那块鱼肉,喂进自己嘴里。谁叫她的这块,是鱼尾上的肉呢!

  沉鱼夹了一块烤鸡肉,准备喂给夜离时,夜流已经剃好了鸡腿上的肉,喂给夜离吃了!

  她夹起一块清蒸排骨,这下夜流应该没有她快了吧。却见夜流把萧雅给他夹的烧鹅肉,喂给了夜离。

  沉鱼生气的端起一盘酸辣土豆丝,倒进夜离的碗里。

  “给我吃完,不能总是吃肉,也要吃点蔬菜的。”

  夜离吞下口中的肉,不满的说:“沉鱼,我喜欢吃肉。土豆又不是绿的,不是蔬菜吧!”

  “少废话,快点吃。”沉鱼瞪了一眼夜离说。

  夜流端起一盘酱肘子,对夜离说:“弟弟,来,吃哥哥的。”

  夜离放下碗,笑道:“嗯,哥哥,你也吃。”

  沉鱼一拍桌子,吼道:“夜流,我告诉你,你给我够了啊!”

  好痛,早知道应该摔碗。手真的好疼啊!

  夜流笑道:“我,怎么了!”

  夜离问道:“你,疼不疼?”

  沉鱼答道:“当然疼了!”

  夜离看着夜流的手,说:“我没问你,我问的是哥哥。他的手,刚刚被盘子里的油汤烫到了!”

  沉鱼走到夜离身边,去看夜流。不就是衣角上,溅了一点油汤嘛?怎么会烫到。

  沉鱼看着夜离,认真的问道:“夜离,我还是你喜欢的人吗?”

  “当然不是了!”夜离立刻回道。

  沉鱼低下头,扯着自己的衣角。她不是他喜欢的人了,好想哭。

  夜离向夜流行了一个礼道:“哥哥,沉鱼是我最爱的人,请你不要怪她对你的无礼。”

  夜流扶住夜离,道:“弟弟,我不怪她,你放心。你们,打算何时成亲啊?”

  “明日。”

  “嗯,那我就先走了!我去把父皇请回来,主持你的婚事。”

  “父皇,去哪里了?”

  “东山,你母妃的陵墓前。”

  “哥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夜流摸了摸夜离的头,说:“你在家里,好好的做你的新郎。”

  说完,跨着大步向前走了去。夜离看着夜流远去的身影,其实,他只要哥哥来主持他的婚事,就够了!

  父皇,他也许,是爱母妃的罢!可是,母妃已经死了!爱她,又能怎样?嗯,他要好好珍惜沉鱼。

  毕竟,他们都会死,在一起的时间,要好好珍惜才对。

  夜离转过身,紧紧的抱住沉鱼。沉鱼抬头看了看夜离,好吧!谁叫她,一看他金色的眸子,就完全没有脾气呢!

  她不是说爱她了吗!嗯,她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好了!

  蒲霞和萧雅走了过来,将沉鱼拉到她们的身边,对夜离说:“今晚,妹妹就交给我们了!明日,定给你一个最美的美人儿。”

  夜离点了点头,不过,他一刻也不想跟沉鱼分开啊!再忍忍,明日后,他们就会一直不分开了!

  饭后,沉鱼被蒲霞和萧雅带到了皇宫。两人,一直给沉鱼挑衣服,选首饰。让沉鱼觉得,这不是她成亲,而是她的两位姐姐要成亲。

  十五和初一,继续陪着沉爷爷看王府的玉石,玉花。

  夜离将古爷子请到了王府,准备以后沉鱼有了孩子的时,好照顾她。

  他还与李秀和沉爷爷,忙个不停,准备成亲的一切事物。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夜离神采奕奕,一直带着灿烂的笑。

  沉鱼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牡丹形的发上,簪了一支凤凰钗,红嫁衣上绣满了金牡丹。这样的她,真的很美。女子一生只美一次的,其实,嫁给自己心爱的人,美一次就够了!沉鱼开心的笑了,笑得很幸福。

  萧雅给沉鱼盖上红色的轻纱,赞道:“妹妹,真是倾国倾城哪!”

  蒲霞也附和道:“这样的美人,我恨不得生为男子,来娶你。”

  沉鱼对她俩灿烂的一笑,刚想说话。夜离就推开门,走过来了!夜离很美,沉鱼觉得穿着红色的喜服夜离,比她还美。她的夜离,才是真真正正的倾国倾城啊!

  他抱起沉鱼,走出房门,雪杀乖乖的趴在门口。

  夜离坐了上去,沉鱼看了看雪杀,嗯,雪杀今天也很好看啊,头上戴了一朵红色的喜花。

  “夜离,我不坐花轿吗?”

  “沉鱼,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

  说着,夜离将沉鱼头上的红纱揭起一半,露出她娇美的脸来。

  两人骑着马,在锦城走了九圈,一路上,跟在后面的侍卫,大把的撒银元宝。

  撒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两,沉鱼有点晕,这是被雷晕的。嗯,这些钱,都是舅舅给的。嗯,真是有钱,任性。

  不过,也好,这些钱给了那些百姓,也挺好的。

  拜完堂后,沉鱼一个人坐在喜床上。没有一个人来打扰她,本来姐姐们是要进来的,但都被夜离拦下了。让她们不要来打扰她休息。

  嗯,昨晚,姐姐们还教她怎么洞房了呢?不过,她是不需要学的。呵呵。以前,师姐已经教过她不少了!

  沉鱼吃了一些东西,沐完浴后。她躺在床上,想着怎样把夜离吃了!还没想出开始来。

  她的唇就被吻住了,睁开眼,是夜离深情的眸。

  他说:“娘子,春宵苦短。”

  沉鱼坏坏的翻身,将夜离压在身下,笑着道:“夫君,你会吗?”

  “你说呢?”

  “肯定不会。”

  要是会,以前他们天天在一起的时候,她早就被吃了!

  夜离吹灭了灯,笑道:“娘子,你放心,我定会包你满意。如果今夜不满意,我用一生让你满意。”

  他可是用心学过了的。嗯,以后要学所有他不会的,让他的娘子完全满意。

  “夫君,我爱你。”

  “娘子,我爱你。”

  “夫君,以后每天都要说一遍你爱我。”沉鱼撒着娇说。

  “我每天对你说一千遍。”

  沉鱼笑着吻住夜离的唇,这一生是如此的圆满。因为,她有夜离。嗯,以后,少让夜离跟夜流在一起。兄弟太情深了,她看不下去啊!

  夜离是她的夫君了,有他真好。她会做一个好娘子,一直在他的身边。

  夜离紧紧的抱住沉鱼,他何其有幸,能娶到她。人世间,最难得的是两情相悦。

  以后的日子,他们要朝朝暮暮,形影不离,一直到老。

  月很圆,花很好,花好月圆情永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