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个美人回家玩〔十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客厅里,初一跟十五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两人一会摸摸冰箱,一会去拍拍电视,一会又去厕所玩沐浴的花洒。……

  夜离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喝着沉鱼给他榨的苹果汁。

  电视放的是西游记,夜离看的入迷,沉鱼继续榨着果汁。

  爷爷拿着她带回来的五彩玉,出门去见买主了!

  她已经跟爷爷说过了,以后,他们都不要再偷古人的东西了!她很高兴,爷爷他同意了!真好,以后,他们可以好好的,过幸福的小日子。

  沉鱼抬头看了一眼电视,看到唐僧被妖精绑了,等着他的徒弟去救他。

  救人,啊?她怎么把这个忘记了,丢下手里的葡萄。

  沉鱼拉着夜离的手,急道:“夜离,我们快去救楚大哥吧!”

  “不用,金志会去救他的。”

  夜离很淡定的喝完苹果汁,继续看电视。

  沉鱼很不相信的问:“真的吗?” “嗯。”

  沉鱼抚了抚自己的心口,这样,她就放心了!

  “夜离,我们去逛街吧!”

  “不去,我要看电视。”

  “街上很好玩的。”

  “街上有妖精吗?”

  “没有,有很多人。”

  沉鱼点了点夜离的头,说:“你在想些什么啊?街上怎么会妖精呢?”

  “没妖精不去,我要看电视里的妖精。”

  沉鱼晕倒在沙发上,无力吐槽。这个问题,她是怎么说也跟他说不明白的。

  躺了半个小时后,沉鱼很有精神的挨着夜离坐下。

  她吻了一下夜离,嗯,她觉得看着他就想吻他。呵呵!还是少看两眼吧!免得越看越想吻。

  夜离伸出手,想要拉沉鱼时。沉鱼飞快的跑开,她在客厅左边的门前停下。

  “夜离,你看电视吧!我有事要忙,不打扰你了!”

  说完,沉鱼吐了吐舌头,然后关上了房门。

  她把自己紫色的床单卷了起来,紫色的床垫也挪到一边。

  沉鱼把一块块床板取下,金光闪闪,满满的排列着一个个金元宝。

  仔细的数了一遍又一遍,怎么才一百个了!而且,还只是小的了!那些百两一个的都不见了,只是这些一两一个的。

  怪不得,她打开的时候,觉得很不对劲?沉鱼拨了沉爷爷的号码,居然是无法接通。

  爷爷,实在是太可恶了!沉鱼又用手机,查了查自己的银行卡,上面的余额显示为零。

  啊!气死她了!爷爷,讨厌死他了!沉鱼垂头丧气的抱着自己的金子,把手机扔到一边。

  爷爷把她卡上的钱弄没,她不生气。那卡本来就是爷爷的,她没有身份证,还办不了卡的!

  但是,她的金子,爷爷也拿。她的万两黄金,现在都没有了!

  沉鱼好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唉。

  “嘭嘭嘭。”

  敲门声急促的响起,初一在门外急急的喊道:“妹妹,你在吗?你快点出来,快出来看看王爷。”

  沉鱼丢下金子,打开门问道:“夜离他怎么了?”

  十五急忙回道:“王爷他,突然就晕过去了。我给他把了脉,不是中毒,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沉鱼跑到夜离身边,看着他红通通的脸,她摸了摸他的额头。

  好烫,难道是发烧了?但是,他没有被风吹,也没有冷到,怎么会发烧呢?

  沉鱼让十五去打来冷水,浸了毛巾,给夜离搭在额头上。

  她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间,找出退烧药,给夜离喂了下去。她又找来白酒,一遍又一遍的给夜离擦着手心和心口。

  初一看着沉鱼忙了大半天,他小声的问道:“妹妹,王爷,这样就会没事了吗?”

  说完,初一就倒在了地上。十五急忙跑过去,扶起初一。他把初一扶到沙发上后,自己也倒在沙发上了。

  沉鱼慌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初一哥哥和十五哥哥,跟夜离的样子一模一样,都是脸红红的,很烫。给他们也喂了退烧药,也擦了酒后。

  沉鱼打开大门,来到院子里。雪杀倒在了东院角的草地上,一动也不动。刚才,他们进屋时,它还好好的啊!

  她跑过去,摸了摸它的身体,也很烫。为什么,人这样,马也这样。

  沉鱼很无助的哭了起来,刚流下两滴泪。她急忙的擦干,她不能哭,她要打电话叫医生来。

  沉鱼急忙转身,跑了起来。沉爷爷从院门外进来,看到沉鱼跑得飞快的背影。

  他叫道:“小鱼,怎么了?”

  “爷爷,他们都发着高烧,晕过去了!”

  沉鱼没有回头,很急的向屋里跑着。她真的很担心啊!还是快点打电话叫医生来。

  沉爷爷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忙道:“瞧我这记性。小鱼,我忘记告诉你了,他们是不可以,在我们这个世界生活的。”

  “那现在怎么办?”

  沉鱼回过头来,两眼红红的看着沉爷爷。

  “嗯,把他们送回去就好了!”

  “不可以叫医生来看吗?”沉鱼弱弱的问。

  沉爷爷摇了摇头说:“小鱼,你犯什么傻!医生看了,会把他们拿去研究的。”

  “可是,他们都没醒。”

  沉爷爷无奈的说:“没事,我帮你扶他们。”

  沉鱼很无力的点了点头,两个小时后,沉鱼把家里的东西打包一空,都与雪杀放在了木车上,堆在了紫玉门前。

  沉爷爷的手放在了紫玉门的门手把上,准备打开时。

  沉鱼高声的问道:“爷爷,我们去夜朝,真的不会有事吗?”

  “不会,我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好好活着,只到老去。”

  “噢!爷爷,你的书与书架还有玉,怎么都不见了?”

  刚刚她出来时,还没有注意这个问题,现在才觉得好空旷。

  “我们快走吧!小离他们,不能拖的。”

  沉鱼急忙道:“嗯,是啊!夜离现在更烫了,爷爷,你快点开门吧!”

  沉爷爷点了一下头,打开了门。

  凤凰宫,夜流站在一颗梧桐树下,看着一片片的梧桐叶落下来。

  他有些难过,他的弟弟,半年没回来了!母后也是,母后给他寄来一封信,说她过得很好,还说她不会回来了!

  可是弟弟,一封信也没有。他不知道,弟弟好不好?

  萧雅走到夜流的身后,她拉了拉他的衣袖。

  “夫君,这里风大,我们回去吧!”

  她说着,给他披上狐裘。她的夫君,真的很好。

  “嗯。”

  “夫君,表弟,他一定会回来的。你,不要太担忧了!”

  “真的会吗?”

  “会的。”萧雅很坚定的回答。

  她相信妹妹,她一定会回来的。虽然,现在楚路不用她来救了!

  妹妹答应过她,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她的妹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所以,表弟他也会回来的。妹妹和表弟,现在一定很开心吧!

  她也很开心。她现在是夜朝的皇后,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夫君他是真的爱她。

  妹妹,她真的很感谢她。要是没有她,夫君也不会成为她的夫君的。

  王府,正厅里。

  沉鱼摸了摸夜离的额头,嗯,不那么烫了。她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夜离握住沉鱼的手,问道:“沉鱼,我怎么又回来了?”

  雪杀从木车上滑到地上,它摆了摆头,从地上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

  “因为,你不能在我的那个世界生活。必须回来。”沉鱼很无奈的回答。

  “沉鱼,你快回去吧!你在我这里,不是也不能呆太久吗?”

  “没事的,爷爷说,我可以在这里,跟你一直在一起的。”

  夜离把沉鱼拥入怀里,他终于不用担心了!嗯,不能在她的世界生活,就不能吧!

  只要她和他在一起,在哪里?他都是开心,快乐的。

  初一跟十五,也醒了过来。他们看自家的王爷没事,就开开心心的去搬沉鱼的东西去了!

  嗯,他们也算是去过妹妹的世界了!很开心,以后做梦都会笑醒的。

  沉鱼握了握夜离的手,看向在角落里,挪着步子要走的沉爷爷。

  沉鱼冲到他的面前,揪住他的衣袖,质问道:“爷爷,你把我的金子弄哪去了?”

  “有人要抓我,不是,警察局的人要抓我。准确的说,是文物局的要抓我。”沉爷爷语无伦次的说。

  沉鱼翻了一个白眼,瞪着沉爷爷说:“说重点,别说那些有的没有的。爷爷,我很生气。”

  “你的金子,都捐给希望小学了!钱一直是做完一单生意后,就全捐的。”沉爷爷看着沉鱼说。

  “你的那些东西,也是捐了吗?”

  沉爷爷点了点头,然后讲述了一通。一个小时后,在沉鱼叹了又叹中,沉爷爷总算讲完了事情的经过。

  沉鱼无语,更多是想叹气。其实,她早就知道,他们会有被抓的一天。谁叫他们是小偷呢?

  所谓神偷,也是小偷。她跟爷爷,现在没有被装在监狱里,已经很不错了。

  怪不得,爷爷把所有的东西都捐了!唉,爷爷一生最喜爱的宝贝,都没有了!

  现在,最难过的是爷爷。嗯,她就不怪他骗她,在古代不能活的这个事了!其实,是古人在现代不能活。

  师姐,她在唐朝,应该很幸福吧!她也会很幸福的,爷爷也会的。

  爷爷很喜欢玉,而夜朝,有很多的玉。爷爷,应该很快就会不再这么难过了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