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个美人回家玩〔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流看着十五的肩膀被他划了两刀,还是那个死样子,无可奈何的放弃了。

  夜流的随从们快步走到了他的身后,大太监李秀跪在地上,没有表情的将夜流的刀收好。

  他很小声的说道:“陛下,您请,这里就交给奴才吧!”

  夜流拍了拍李秀的肩说:“你看好他就行,不可伤他。”

  “是,陛下。”

  夜流快如风一般,向夜离的寝房而去。他的弟弟,一定要好好的。他一直很强,在战场上,都没受过什么严重的伤。希望这次,能只是小伤。

  十五肩上的伤在不停的冒血,他像不知道痛一般,木然的跪在那里。心里忍不住哀叹,他家王爷,不他家王爷还有皇上会一起,把他给剁了!

  夜离的寝房里,沉鱼很无奈的躺在床上,准确的说是趴在夜离的身边。她对夜离无语,不就是他哥哥来看他吗?非得把她拉着来装病,让她拿着暖玉在被窝里,给他加温。

  她要热死了!这哪里是给夜离加温,明明是在给自己加温。沉鱼很不爽的拿着暖玉在夜离的身上,放过来又放过去。

  来来回回暖了十几下,她开心的笑了,这么好的机会。她干嘛不偷玉呢?想着,她就在给暖夜离身体的同时,用手去摸玉佩,很快,她就在他的左腰上拿到了。

  沉鱼很高兴,给夜离暖的更勤了!太好了,等下拿回包袱,她就可以潇洒的走了!

  夜流进屋时,看到夜离脸色苍白的躺在厚厚的锦被中,满脸是黄豆般的汗珠。初一拿着白色的棉布,正仔细的擦着。

  他很难过,弟弟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初一的棉布都还没放下,刚擦过的脸,就又全是汗了!

  夜流坐在床边,他拿过初一手中的棉布,轻柔的擦着夜离的脸。初一此时才反应过来,他跪在地上,正准备请罪。

  夜流用眼神制止了初一要说的话,并摆手让他出去了!他的眼里,满是心疼,还有慌张。他害怕,害怕他的弟弟,不再醒来。

  夜离很热,不敢运内力抗热,更不敢动,让他最无法忍耐的是,沉鱼,居然趴在他的身边睡着了。那暖玉,压在他的肚子上。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装受伤,第一次装受伤,竟是这么的难熬。

  李秀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夜流的身边,摇了摇头,又像进来时那样出去了!

  夜流叹了一口气,没有查到是谁伤了他的弟弟。难道,母后已经强到让人无法探知了吗?他,真的无法保护好他的弟弟吗?

  夜流等了两个时辰,期间给夜离擦了无数次的汗,看夜离还是没有醒来,沉着脸离开了!

  沉鱼醒了过来,终于精神满满了!她用内力听了听,那个皇帝总算是离开了,她本来是打算装睡,不让皇帝发现的。没想到,自己真的睡着了!

  她钻出被窝,把被子都推到一边。看着夜离像一个刚出水里,捞出来的人,忍不住想笑。嗯,夜离也睡着了。

  沉鱼拿起夜离手边的包袱,准备开溜,她摊开手掌,看自己手中的玉。不是紫,蓝,金,绿,红,五色,是赤金,橙金,黄金,金,淡金五色。而且,不是祥云的形状,是龙的形状。

  初一这时推开了门,他看到沉鱼傻愣在那里,问道:“妹妹,你在犯什么傻?”

  沉鱼坐在椅子上,笑着问道:“初一哥哥,夜朝有紫,蓝,金,绿,红,五色的祥云玉吗?”

  初一摸了摸自己的头说:“有啊!街上,随处都有小摊卖的。不仅有五色的,还有十二色的。”

  不知道妹妹怎么问他这个问题,真是让他想不明白。

  沉鱼惊讶道:“初一哥哥,你能说一下,这样的玉,为何会随处可见吗?”

  初一坐在沉鱼身边的椅子上,笑着道:“妹妹,这个就要讲到夜朝的历史了!”

  一个时辰后,沉鱼总算明白了!原来,她要偷的玉,在夜朝一点也不值钱,在街上可以一两银子买一大把。这夜朝,不,她觉得叫玉朝更正确。这是一个,随处是美玉的国家。

  胡乱在地上挖挖,都能挖出两块玉来。因这美玉,夜国很快的强大了起来,周围的小国自愿的来投诚。夜离的父皇是夜朝的第一个皇帝,以前夜国是十王一起管理国务的。

  他用了十二年将其他的九王降服,称了帝。那开国的帝后,听说现居皇城的凤凰宫,很是恩爱。

  夜离不只是王爷,还是大将军。他年年镇守边关,不让锂国,木国这两个与夜国实力相当的国来犯。

  不过,这都不是她想关心的,她现在要做的事,是去买一块祥云玉,走人。这次,她自己要一无所获了,不敢偷夜离家的金子。

  她跟着初一,正准备出门去。夜离冷冷的道:“沉鱼,你要到哪里去?”

  沉鱼转过身,讨好的笑道:“王爷,我可不可以去街上走走?”

  “不行,你想要什么,叫初一给你买来就好了。”

  初一忙道:“妹妹,你想要的五色玉,我屋里有很多的。喏,我身上就挂了一块!”

  初一解下腰上的那块玉,递给沉鱼。沉鱼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是爷爷要的五色祥云玉。唉,我亲爱的爷爷,你的资料也太不靠谱了。

  沉鱼把龙形玉放在夜离的手里,带着歉意说:“王爷,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拿初一哥哥的玉。现在我拿到了,就要走了,谢谢王爷的照顾。”

  夜离惊道:“你这么快就要走?”

  “是。”

  “也是了,你一直都是想要逃走的,你一直也是怕我的。”

  沉鱼笑着说:“王爷,你是个好人,我已经不怕你了!”

  “那,你可不可以在王府住几天再走?”

  他不想她走,这么傻的妖,在回去的路上,一定会被人欺负的。真的要走,也该有人护送才行。

  沉鱼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很开心的说:“好啊!”

  这简直是明摆着让她偷啊!她已经听到金子们在说,快来偷我,快来偷我的话了!哈哈,住上十天半个月,偷千金万金再走。

  夜离吩咐道:“初一,去做午食来吧!”

  沉鱼很不解的问道:“王爷,怎么是初一哥哥做饭呢?”

  初一笑道:“妹妹,我是负责王爷饭食的。王爷不喜欢太多人,加上你,府里只有五个仆人。”

  “噢,初一哥哥,我去帮你吧!”

  夜离走到沉鱼身边道:“你留下,初一去就行了!”

  沉鱼不满的问道:“为什么?你是怕我不会做菜吗?”

  夜离用眼神,表达了他就是怕她不会做的意思,沉鱼一脸不高兴的嘟着嘴。

  初一满脸笑的问道:“妹妹,你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做来。”

  沉鱼大声的回道:“初一哥哥,我要吃牛肉。”

  初一笑着离开了,他妹妹生气的样子,还真是好看呢!

  夜离没有管沉鱼,身上被汗湿的很难受。他走到隔壁浴房,沐浴后。他穿着一套纯紫色的衣服,走了回来。

  沉鱼正在开心的拆着床帐上的金线,好难拆,她研究了很久,也没弄下一条来。

  夜离看着沉鱼整个人,都包在了床帐里,他不悦道:“沉鱼,你在做什么?”

  她是要把他的床帐当衣服穿吗?嗯,差点忘了,昨天她的裙摆,被他划了一条口子。

  沉鱼急忙退了出来,紧张道:“没,没做什么?”

  夜离喊道:“十五。”

  十五如闪电般出现在了夜离面前,回道:“王爷。”

  “去给沉鱼做两套衣服,紫色的。嗯,你的伤怎么样?”

  “谢王爷挂念,已经上了药,明天就会好的!”

  十五如来时那样,离开了。王爷,很看重沉姑娘啊!从小就跟在王爷身边,他还从来没有让他给哪个姑娘,做衣服呢?王爷没有怪他没拦住皇上 ,他的王爷对他真的很好啊!

  沉鱼满是羡慕的看着十五离去的地方,武功太厉害了!她要是能这样来无影,去无踪,多好啊!已经不奇怪十五哥哥会做衣服了,初一哥哥不就会做饭吗?

  沉鱼小声的说道:“王爷,我的包袱里有衣服的。”

  “哦,那去沐浴吧!”

  夜离拎起沉鱼,来到浴房。他拿过沉鱼的手里的东西,把她的人扔进了水池中。沉鱼还没来得及喊叫,就被灌进了好几口水。

  她要气死了,虽然她想洗澡,但是不想要这样的方式。还有,要恶心死了,那个死夜离刚刚洗过澡的。她喝的不会是他的洗澡水吧!亲爱的爷爷,你的孙女要中毒而亡了!

  夜离用手带起水,浇在沉鱼的脸上问道:“沉鱼,你干嘛还不除衣沐浴?难道,还要我给你洗?”

  沉鱼紧紧的抓住自己的领口,向后退了三步道:“王爷,你能不看我沐浴吗?”

  “好,温泉水是刚刚换过的,你可以放心的沐浴。”

  夜离走到了屏风后面,谁爱看她沐浴了!他只是想看看她,在水里会不会变成鱼?不过,这喜欢一个人沐浴的习惯跟他一样呢。

  他凭着记忆去开沉鱼包袱上的密码锁,一下就打开了!拿出沉鱼的手机,不小心按到了播放键,一首在水一方的音乐响了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离吓得差点把手机丢在地上,他从屏风后面走出,强装镇定的...
    君兮阅读 197评论 14 6
  • 上一章 目录 夜离摸了摸沉鱼的头,笑着说:“沉鱼,我可以给你很多金子的。” 沉鱼看着夜离漂亮的金...
    君兮阅读 231评论 17 7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客厅里,初一跟十五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两人一会摸摸冰箱,一...
    君兮阅读 224评论 4 4
  • 下一章 目录 如云的一圈紫色木槿花围绕着,小小的四合院,在明媚的阳光下,这座小院格外的宁静...
    君兮阅读 309评论 13 10
  • 今天第六天写简书了,我是眼皮打架,但是我还是坚持去写完简书,去看书去听书。这是仪式感吧。还有比如一周更新一...
    点点圈圈圈圈阅读 392评论 0 1
  • (一) 还记得照片上这位同学吗?这位同学因在广场当众热舞而一举成名天下知。从此他被山科人唤作舞王,成为了学校里一道...
    fb02e35a0b32阅读 598评论 7 11
  • 我要做这海底的浪花 不为情蛊惑 也不被恨淹没 就算时空穿梭的轮廓 没有想象的那般澄空 可是这无畏的恐惧 不在海底激...
    玉米粉阅读 100评论 1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