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可以衰老容颜,却无法凋零爱情

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常常使人忘记爱情。

隆冬时节,南京一位70多岁的老人,因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出门就迷了路走丢了。老人在民警的帮助下被家人找到了,老太太在见到老伴儿的瞬间,扑倒老伴怀里呜呜咽咽地哭了。患病多年,她依然记得老伴儿,一见面就认出来了。

看到这一幕的年轻民警说:我又相信爱情了。岁月可以衰老容颜,但是无法凋零爱情。

1即使没有结局,还是想遇见你


谁的青春没有过一段或轰轰烈烈过痛彻心扉的爱情呢。无论是否是初恋,总会有一段感情让人铭刻在心,或青春懵懂,或深深爱恋,或彼此守望。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著名诗人汪国真曾经写过一首小诗:

如果
我不认识你,
该多好,
既无欢乐,
也无痛苦。
可是,
认识了你,
更好,
宁可欢乐
和痛苦。

青春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爱情了。

玉对天最初的好感源自于一次教室打架事件。不知什么原因,班里的体育委员和劳动委员干起来了,一个身材健硕,一个孔武有力。两人打着打着从教室的最后一排渐渐地要打到教室的前两排了,还没分出个胜负。

玉是坐在靠走道的外侧座位,眼看着要打到自己身边了,文文静静的玉感到有点害怕,不知该怎么办。突然,坐在她里侧的天轻轻巧巧地就从她身边闪了出去,既没让她让开,也没撞到她。平常天进座位,可都是等着玉站起来给他让座的,以免碰到玉。

虽然天也常常向玉借半块橡皮、一根直尺啥的,但两人都保持着君子之交。他们都比较自觉,又有一点青春期男孩女孩特有的羞涩和敏感,两人从没有逾矩之举,更没有过分的暧昧。

更让玉没有想到的是,清清秀秀的天,居然毫不犹豫地插到打得正热烈的两人之间,硬生生把两人分开了。这场打架事件,最后以天的拉架降下了帷幕,并没有波及到玉的座位。

玉从来不会自作多情地想,天是为了保护她才去拉架的,但这次拉架,的确让玉对天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后来,两人有了越来越多的接触和了解。

“爱情使人心的憧憬升华到至善之境”。

这句话出自西方最杰出的诗人和最伟大的作家但丁·阿利基耶里,对,就是著名的《神曲》的作者。

恩格斯对但丁的评价是:“封建的中世纪的终结和现代资本主义纪元的开端,是以一位大人物为标志的,这位人物就是意大利人但丁,他是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

但丁的这句话,描绘出了爱情的最高境界。爱情不仅仅是你侬我侬,也不仅仅是耳鬓厮磨,爱情最好的样子,是你和我对爱情的憧憬,把我们提升到对至善至美的追求。

2你是我青春最烈的酒,而我也认真地醉过

爱情是青春里最最浓烈的一杯醇酒,使人沉醉。

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乔治·戈登·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说:

“没有青春的爱情有何滋味?没有爱情的青春有何意义?”

嵐和铭是实习的时候认识的,铭是嵐的带教老师。一段隐秘的师生恋。毕业后,嵐回到了家乡,一个不错的事业单位,父母亲甚为满意。

毕业两年之后,嵐不顾家人反对,终于考回到铭的身边。代价是娘家众叛亲离,被娘家指责多年,说她只要老公不要亲人。嵐和铭从此再没分开过,20年过去了,至今两人还会像年轻人一样手牵手去散步。

嵐和铭当年的定情信物,是嵐亲手为铭织的一件毛衣,那是嵐这半辈子织的唯一一件毛衣。她说,恐怕也是这一生唯一亲手织就的一件毛衣了。这件毛衣,被铭小心翼翼地爱护着,保留到现在。

嵐和铭经历了艰难的2年,彼此思念成河的2年,相互不离不弃的2年。他们严守着对彼此的承诺和尊重,终于等到两个人可以没有障碍的相守了,才把自己郑重地交给了对方。

革命导师马克思说:“在我看来,真正的爱情是表现在恋人对他的偶像采取含蓄、谦逊甚至羞涩的态度,而决不是表现在随意流露热情和过早的亲昵。”

爱情带给人的力量是惊人的。有道是:我心里已经有了你,其他再好的我都不想要。既然已经非爱不可,又何必问是否值得?

3你的眼睛,是我永生不会再遇的海

若思念可以成声,恐怕早已震聋了双耳。

爱情从来都不是年轻的专利,中年的爱情也可以很美。

韩国文学家朱耀燮描绘的爱情是这样的:“男女之间真正的爱情,不是靠肉体或者精神所能实现的,只有彼此的精神和肉体相互融合的状态中才可能实现。”

朱耀燮在小说《厢房客人和妈妈》描绘的爱情也是清清爽爽。

中年人的爱情没有了青年人的轰轰烈烈,更多是相守的渴望,属于“只想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你共度余生。”但是,那些情感的美好,依然会在时光里闪烁。

有一对儿朋友,他俩是在人到中年才认识的,两人在此之前,都遭遇过婚姻的不幸。所以,即使两人互有好感,也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免第二次伤害,从来不涉及男女之情。

男方事业小有所成,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企业,虽无大富大贵,日子也很是过得去。女方做着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本本分分地做人。两人因茶结缘,碰上了就是一杯清茶良谈许久,却从不触及情感。

忽然有一天,夜很深了,男子却拨打了女子的电话。女方接起了电话,男方却久久并不出声,也不挂断电话。

女子明白这是他遇到坎了。问清了他在哪里,立刻驱车八十多公里,赶到了男子的公司,已是半夜时分。办公室里一地的烟蒂,桌上的茶杯早已凉透。男子的眼睛里满是心事和焦虑,还有一些伤感。

见到女子,男子嘶哑着嗓音,只说了一个字:“我……”

女子什么也没有问,默默地打开窗户,打扫干净地面,重新泡上一壶男子最爱的铁观音,递一盏到男子面前。

就这样,两个人沉默地一杯又一杯地品着上好的铁观音。直到天色渐渐放亮。看着男子的眉头渐渐舒展,女子知道,这个坎,他算是过去了。

一周之后,男子带着一枚戒指来看女子,问她,怕不怕和他一起背上一笔几百万元的债务?

后来男子告诉女子,无论她当时答应还是不答应,他都早已决定,这枚戒指要送给她。

著名建筑教育家、教育学家梁思成和才女林徽因之间,有一段著名的对话…

“有一句话,我只问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问,为什么是我。”梁思成问林徽因。

“答案很长,我准备用一生去回答,你准备好了听吗?”林徽因回答梁思成。

林徽因的答案正是中年人爱情的样子,没有了轰轰烈烈,只有含蓄和绵长。中年人承载了太多期许的目光,怎敢轻易辜负心中的悸动。

人到中年,不会再有“所有热烈盈眶的瞬间,想起来的都是你”,却依然有些爱情应有的模样。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有你,是我如今的情有独钟。中年男女相恋,也可以感情浓烈而炙热,比如李海潮和贺梅。

莎士比亚说“真实爱情的途径并不平坦”。

正因为走过了不平坦的人生,中年人对爱情才格外谨慎又热烈。

4与你同衾不同穴,只因愿用余生陪伴

爱情更多的时候不是轰轰烈烈的誓言,而是平平淡淡的陪伴。即使人生过半,步入老人,依然会有爱情的降临。

就算你我都明白,这样的年龄,谁都不会是谁的一生,因为半生已过。往往因为受过的伤痛,余生都在流血。但是爱情依然会让彼此守护,守护彼此的余生。

法国谚语说:“生命是花,爱是蜜”。生命之美,怎可缺了爱情的绽放?

英国剧作家威·康格里夫(Congreve,William)说:“没有爱情的人生叫受罪”。

老年来临的爱情,格外炽热而迫切。

曾经有一位名人,新婚之夜,年迈且近视的新郎一头撞到了墙上,被新娘子一把抱了起来。新郎笑新娘是“举人”,新娘笑新郎是“进士”(近视)和“状元”(撞垣)结婚。

这一对著名的“老夫少妻”,男的是著名文学家梁实秋,女的是宝岛女明星韩菁清。

古稀之年的梁实秋在丧妻半年后结识了小自己28岁的韩菁清,一见钟情,产生了不输于年轻人的黄昏热恋,他写给韩菁清的一手提箱情书,封封都是情谊深浓,炙热奔放的感情令年轻人自愧不如。

梁实秋在72岁那一年娶得佳人归,与韩菁清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两人在一起度过了恩爱的12年。婚后的韩菁清也没有成为一名保姆式太太,本就是文艺女青年的她,在丈夫的熏陶下,又拿起来笔,出版了好几本书,比如《一夕缘》和《女人世界》等。

梁实秋和韩菁清的婚姻,让他们各自都变得更好。梁实秋晚年得到了情感的慰籍,韩菁清实现了从女明星到女作家的飞跃。

往日情感酿做美酒,换余生长醉,枕醉夕阳。爱情之中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喜欢的人比你更喜欢你。

5结语

人的一生,离不开爱。爱情是人生中最美好最浓烈的感情

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人生经历,使得两个人可能无法完全感同身受,但是依然可以做彼此的听众,相伴一生。

无论是少年时的懵懂情感,还是青年时的热烈爱情,亦或中年阶段的内敛之情,或是老年之时的夕阳之恋,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爱情。

莎士比亚说“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烟,恋人眼中有它,净化了的火星。恋人的眼泪是它激起的波涛,它有是最智慧的疯狂,哽喉的苦味,沁舌的蜜糖。”

愿你幸运,拥有一个比你更爱你的人。如果没有,也没有关系,至少,我们还有自己,可以多爱自己。

我是 @青衣的书影世界 说书影,聊情感,与你洞见人生人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