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形成的水雾,在面前飘落,冰凉的水雾落在白素素雪白的肌肤上,令得她微微的颤抖着,这个姿势,同样是令得她感到无比的屈辱,但她却是咬着银牙承受了下来,因为她很清楚,他们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的希望,都在眼前的青年身上。       只要他能够教会他们那种力量,那么那种被奴役的绝望,也将会离他们远去。       于是,她只是跪伏在牧尘的面前,乖巧的模样,犹如任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白玉般的娇躯,在灯光下,散着令人迷醉的光泽。       牧尘将嘴角的茶水搽去,那充斥眼球的羊脂玉般的光泽,令得他只能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干咳道:“你赶紧把衣服穿起来。”       听到牧尘的声音,白素素咬着银牙,颤抖道:“请大人成全!”       牧尘袖袍一挥,那地面上脱落的衣裙,便是再度遮掩住了那雪白的娇躯,他这才低头,望着白素素,沉声道:“我的力量,真的无法传授给你们。”       听到牧尘那坚决的拒绝,白素素俏脸顿时一片苍白,但她也不敢真的惹怒牧尘,当下只能有些茫然的站起身来。       不过虽说衣裙遮住了大半的娇躯,但依旧有着晃眼的雪白若隐若现,显露着动人的曲线与丰满。       “虽然没办法传给你们力量,但你放心吧,我会将这个世界的血邪族尽数扫除,方才会离开。”牧尘望着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郑重的道。       白素素闻言,俏脸微微好看了一点,但依旧是楚楚可怜的看向牧尘,道:“大人是看不起我吗?若非是为了族人,白素素即便是死,也不会这般作践自己。”       牧尘摇了摇头,正容道:“恰恰相反,我并没有看不起你,而且对你还颇为钦佩。”       她一个弱女子,能够做到这一步,甚至为了族人,放弃所有的尊严跪在他的身前,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得牧尘佩服。       瞧得牧尘那真诚的目光,白素素心头也是微微一颤,而后有着一股酸涩涌上来,令得她眸子都是微红,以往在任何人面前,她都必须表现得极为坚强,但此时此刻,她却是能够褪下那些伪装,显露一下原本的性子。       “谢谢。”她轻声道,感谢着牧尘对她的理解。       牧尘笑着点了点头,道:“你也需要相信我,我的力量,并非是不愿,而是无法相授。”       白素素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螓轻点,然后她冲着牧尘嫣然一笑,有些俏皮的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大人可就失去了一个好机会咯。”       “当然,大人若是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追求我的哦,我的追求者,可也不少呢,大人比起他们,可是很有优势的。”       牧尘听到她如此大胆的言语,顿时忍不住的干笑一声,这是在调戏他吗?       “咳,还是说正事吧。”牧尘顶不住白素素大胆的调戏,只能干咳一声,将话题扭转回来。       白素素瞧得牧尘有些尴尬的样子,也是掩嘴轻笑,眸子中异彩涟涟,眼前的大人倒也真是有趣,明明如此强大,但却依旧对自身有着极强的克制,不为外物所动。       白素素其实很清楚自身所具备的吸引力,她对她的容颜很有自信,这一点,从以往那无数道爱慕的目光就能够看得出来。       然而眼下,她将自身送到了牧尘的嘴边,只要他稍稍心动一下,便是能够将她吃得干干净净,出于对女人的直觉,白素素能够感觉到,面对着她时,牧尘明显是有着男人正常的反应,但最终牧尘并没有那么做。       当一个人的力量强大到某种程度,任何东西都是能够无视各种规矩得到时,还能够保持某种自制,这显然是非常的罕见。       所以,此时的白素素,觉得眼前的牧尘,分外的有趣。       “大人,血邪族之中,共有六位血魔王,如今陨落一位,那就还剩下五位。”白素素收敛了心神,再度为牧尘斟上香茶,声音轻柔的道。       “这五位血魔王,有三位坐镇血魔山,另外两位,则是镇守在这片世界的一西一北。”       牧尘闻言,目光却是猛的一亮,五位血魔王,并没有汇聚在一起,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看向白素素,缓缓的道:“单独作战的话,任何一位血魔王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但如果他们五人联手,那么局面就会出现一些变化。”       “所以,如果想要保证必胜的话,我们将他们血魔王的数量,减少到三位。”       白素素俏脸也是变得凝重起来,她沉吟了一下,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两位满世界巡察的血魔王,将会是下手的最好对象。”       “大人,我会下令封锁情报,不会让这里的事情传出去,不过按照我的估计,这件事只能够封锁半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其他的血魔王就会察觉到这位血魔王的消失。”       “半个月...”牧尘眉头微微皱了皱,那两位血魔王的行踪并不确定,如果他要去找寻的话,可能半个月的时间不太够。       “大人,关于那两位血魔王行踪的事情就交给素素吧,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的行踪知晓。”白素素沉默了一下,忽然微笑道。       “哦?”牧尘有些讶异的看向白素素,显然没想到他们竟然连血魔王的踪迹都能够掌握。       面对着牧尘的惊讶目光,白素素却是苦涩的一笑,轻声道:“在那些血邪族中,我们有着不少的族人,他们屈辱的隐藏着,总归是能够为我们得到一些情报。”       牧尘默然,他能够知晓,想要获得这些情报,恐怕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大人何必犹豫?只要能够驱逐血邪族,让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灵有尊严的活下去,我们即便是死亡,也毫不畏惧。”白素素似是瞧出牧尘的迟疑,当即柔声笑道。       牧尘轻叹一声,不再多说,为了大局,总归会有着牺牲,若是想着十全十美,那着实是有些幼稚。       “情报的事情,那就交给你们了,而血魔王,交给我便是。”牧尘缓缓的道。       白素素嫣然一笑,俯身下来,带着香气,同时胸前有着一抹白皙浮现,耀眼之极,她对着牧尘轻轻一笑,道:“大人这般时候,可真是霸气。”       对于她的调笑,牧尘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他再度道:“我还有一事需要你的帮忙。”       “大人尽管说。”白素素在一旁的椅上略显慵懒的坐下,玉手锊开柔顺青丝,微微一笑,道:“只要大人愿意,就连妾身都是您的,自然会知无不言。”       牧尘无视于她,袖袍一挥,只见得有着灵光自其眉心间飞出,最后在前方的虚空处形成了灵力光幕,光幕之中,有着画面出现。       那片世界中,血流滚滚,充斥天地,而在一座巍峨巨峰之巅,有着数道光影冲天而起,在那天际的上空,出现了一道空间漩涡。       那些光影,在无数道血流的追击下,最后冲进了空间漩涡中,消失不见。       这道画面,正是当初牧尘从白龙至尊那里所得来,据说这些逃出这片世界的光影,便是白龙至尊等人。       牧尘对这个世界极为的陌生,所以他希望白素素能够认出白龙至尊他们离开的那个地方,根据他的预感,在那里,他应该就能够召唤出白龙至尊残留的执念,知晓那所谓的级机缘究竟为何。       “我想要知道,这个地方,究竟在哪里。”牧尘指着那片灵力光幕,然后转过头来,对着白素素说道。       不过,就在他转过头来时,却是愣了下来,因)

“血魔山...”

牧尘喃喃自语,眼中却是有着喜色凝聚起来,总算是知晓一些线索了,不然的话,他可真是要如无头苍蝇般的乱转了。天籁 小 说

不过,让得他有些意外的是,那白龙尊者等人,竟然会是白素素宗门中的前辈。

似是看出了牧尘的惊讶,白素素也是轻叹一声,有些缅怀的道:“我们的宗门,名为圣龙宗,当初可是这世界中最强的宗派,不过这种最强,也不过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说到此处,白素素流露出一丝苦涩之色:“当血邪族进入我们的世界后,我们才现,我们是何等的弱小,即便宗门中的那些长辈拼死相战,但依旧是无法阻拦血邪族半步。”

牧尘默默点头,这片世界终归只是下位面而已,而域外邪族从生命形态上而言,应该与大千世界平行甚至还要高,所以当他们进入这片世界,那就是老虎闯进了羊圈,凭借这个世界的实力,绝对不可能与其抗衡的。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拥有着“武祖”那等能耐...否则的话,传奇也就不是传奇了。

“而在最后大溃败的时候,宗门内的数位前辈决定离开,他们知道天外天的存在,所以想要尝试能否在那里找到强者拯救我们的世界。”

“于是,在宗门的合力下,他们强行打开了一道裂缝,离开了这片世界,前往了天外天,而我们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们有朝一日能够回来拯救我们。”白素素低声说道。

牧尘沉默了一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白素素的那些前辈,应该就是创建龙魔宫的那些人,只不过她却并不知道,他们寄予厚望的这些前辈,在抵达大千世界后,却是因为理念的不合,出现了一些分歧,后来白龙至尊叛出龙魔宫,而最终,龙魔宫也是毁在了牧尘的手中。

不过,这些消息他并不打算告诉白素素,如果当她知道他们曾经的信仰,除了白龙至尊外,其余人都是忘记了这里的灾难,恐怕会对她的精神造成极大的打击。

“我们一直在等待着,但却始终没有消息,后来,宗门将要被毁灭,那时候尚还是幼童的我,成为了宗门最后的希望,所有的前辈以一种古老的方法献祭了自身,将力量留存下来,并且传递给了我。”

白素素苦笑一声,道:“所以我现在才能够拥有着这种实力,但可惜的是,即便如此,我依旧不是血魔王的对手。”

“你们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牧尘说道。

“大人,您见过我们圣龙宗的那些先祖吗?”白素素明眸泛着期盼的盯着牧尘。

牧尘微微迟疑,然后点了点头。

白素素似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欢喜的道:“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放弃我们的,他们一直都在寻找拯救我们的办法。”

牧尘笑了笑,指尖有着灵光凝聚,化为一道光影,赫然便是那白龙至尊的影像。

“我正是受了这位前辈的嘱托。”

白素素望着白龙至尊的影像,眼眶却是红了起来,低声道:“是白龙祖师,他老人家正是我这一脉的创始人。”

然后她转向牧尘,忽然恭恭敬敬的跪伏下来,道:“大人,素素代这片世界中所有残存的生灵,感谢您!”

牧尘挥了挥袖,一股柔劲将白素素托起,他摇了摇头,倒是并未邀功:“我会来到此处,完全是因为各持所需,白龙尊者允诺了我无法拒绝的报酬。”

白素素浅浅一笑,露出明媚动人的笑容,但那看向牧尘的眸子中,却是越来越有光彩。

“如今我已经能够确定了,我的目的地,便是那座圣龙山,也就是如此的血魔山。”牧尘没有注意她的目光,只是双目微眯,眼中有着凌厉光芒凝聚。

血魔山中有三位血魔王,乃是三位堪比触及天至尊的强者,如果要闯山,那就必然先将这三个家伙解决掉,而到时候,必然会有一番大战。

这一次,可不再如之前和雷音尊者他们交手的时候,因为此次,是真正的你死我活。

“看来必须尽快的除掉那两位在外面巡查的血魔王,否则一旦让得他们知晓,五人汇聚在一起,即便是我,恐怕也讨不到多少的好处。”

虽然面对着五位血魔王,他依旧能够全身而退,可到时候血魔王暴怒之下,这个世界恐怕就真的是会被屠戮殆尽。

而他的任务,也将会失败。

所以,他只能成功。

...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中,牧尘便是停留在城邦之中,每日静静修炼,调整着自身的状态,让得自己随时可以爆出最强的战斗力。

而这些天白素素也是很少来打扰他,不管是遮蔽前些天的那场大战,还是搜集两位血魔王的踪迹,都是需要动员大量的人,所以她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不过所幸的是,她所说的事,终归还是被她给办到了。

修炼室中,牧尘紧闭的双目忽然睁开,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了室外,在这里,白素素俏然而立。

“情报到手了。”见到牧尘,白素素立即说道。

牧尘闻言,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这些天他也是等得焦灼,毕竟时间有限,但他又不能催得太频繁,免得惊扰人心。

“一位血魔王现在正在西北区域的天元城,暂时他会在那里停留大半日的时间。”白素素微微一笑,道。

牧尘望着她的笑容,却是迟疑了一下,道:“损失大吗?”

白素素一怔,旋即贝齿轻咬着红唇,淡笑道:“暴露了一些暗线,不少人都被清除了。”

牧尘微微沉默,白素素虽然说得简单,但他却是明白,为了这一条看似简单的情报,他们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那我立即动身吧。”

“大人,能带上我吗?”白素素明眸盯着牧尘,请求的道:“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立即接收传来的新情报,定位另外一位血魔王的位置。”

“而如果失败的话...”白素素嫣然一笑,道:“终归不就是死吗?”

牧尘想了想,点了点头,他的确需要抓紧时间,有白素素跟着,他就不必到时候再回来一趟,获取第二条情报。

见到牧尘答应,白素素顿时笑颜如花,然后俏生生的望牧尘身前一站,衣裙包裹下的娇躯,便是有着曼妙的曲线显露出来。

“那就麻烦大人带我一程啦!”

牧尘见状,微微犹豫,便是伸出手臂,拦住了面前女孩那纤细柔韧的小蛮腰,稍稍握紧,灵光涌动,将两人包裹,而后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

天元城之外,一座山峰上。

流光浮现,牧尘现出身来,然后松开了环住怀中女孩纤细腰肢的手臂,而白素素也是俏脸微红的退后两步。

牧尘盯着遥远处地面上的一座城市,道:“的确有一股极强的波动,应该就是那血魔王了。”

白素素也是凝视着那座城市,玉手微微紧握,在那之中,不知道有着多少人类死在其中,这些城市中,弥漫着冲天的血气。

“你隐蔽在此,我会将那血魔王引到深山中去,而你等我回来即可。”牧尘嘱咐道。

白素素乖巧的点了点头,她并非是娇蛮无知的女人,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给牧尘造成半点的干扰。

牧尘见状,也就不再犹豫,身形一动,出现在远处的半空方向,体内灵力运转,顿时间,便是有着一股强悍的灵力波动冲天而起。

当这股灵力波动出现的时候,在那座城市深处,一座大殿内,一名血袍中年男子正抱着两名瑟瑟抖的娇小身影,而就在他嘴中的獠牙缓缓的长出来时,他的瞳孔猛的一缩,袖袍一挥,便是将怀中的两道身影抛开,身形一动,出现在了城市上空。

他凝望着远处,那里隐约可见一道流光对着重重深山中而去。

“这些土著真是狗胆包天,竟敢窥探本王!”这中年男子森然一笑,脚下血光浮现,直接是划过天际,对着那道流光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

两道光影,一前一后,冲进了重重山脉之中。

远处的山峰上,白素素凝望着这一幕,然后饱满的胸脯轻轻起伏,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是在山顶上静静的盘坐下来。

她没有潜行过去观战的想法,虽然她也很紧张,很想第一时间知道战斗的结果,但她明白,她根本改变不了战局,既然如此,提前知道又有什么用?

如果牧尘失败,那么他们所有希望都将会灭绝,那样的话,她就直接在这里自爆身体,免得到时候落在血邪族的手中,生不如死。

这样想着,白素素反而是放松了下来,她轻轻一笑,舒展双臂,伸了一个懒腰,曲线毕露,然后她就慵懒的躺在了下来,睁大着明媚的双眸,凝视着天空。

曾经的天空,还很清澈,天地间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真是令人怀念。

她微微笑着,美眸便是渐渐的闭上。

不过,她的眸子闭上并没有多久的时间,便是陡然睁开,因为她见到,在他的身前,身体修长的青年微笑而立,笑吟吟的望着她,在其手掌上,托着一颗血红光球,其内血气腾腾。

她望着牧尘,忍不住的展颜露出妩媚笑容,只是那眼眶,却是因为内心情绪的翻涌,微微泛红。

“大人,您再这样耍帅,我可是真的会爱上你的。”

....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