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0

2008年12月31日,产检,疑似妊娠糖尿病,早上空腹抽过血后还要在中午饭后一小时、四小时再各抽一次血。我们俩在后宰门附近浪荡了一整天,还好,整个孕期都没有行动吃力过。下午快六点的时候,终于抽过血,检查完毕,可以回家了。那时候我们住东郊洪庆,熟悉的朋友都知道,从后宰门出来,从西五路、东五路一路往东。站在西五路的天桥下面,我们拦不到一辆出租车。下班的人流车流在我们面前熙熙攘攘,空气中充满了过节的气氛。年底总是收获的时候,拿了年终奖的,发了福利的,携儿带女吃大餐去的,呼朋唤友礼尚往来的,喜悦并热闹着。唯有我俩,焦急地等待,一个可以让我们上去的出租车。几十分钟过去了,我实在站不住了,他让我靠在路边的树上,自己一个人在路边拦车。那个镜头,今天回忆起来,像极了某种电影画面:繁忙嘈杂的背景失去声音和色彩,唯独眼里的他色彩鲜艳立体。这一年,我休学在家,他一边忙着老板的项目,一边写博士论文,忙得脚后跟转。我们什么也没有收获,没有奖金没有福利,只有肚子里一个宝宝和无穷的希望。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早上一起床,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起想到了那一天。好几年过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是个小学生,调皮并懂事;节前的交通更加拥堵,我们仍是匆匆的赶路人。生活还是有许多无法回避的难题(矛盾不灭的公理),但我们一起的心,没有改变。咬咬牙,一关关的闯过去,我们仍旧有无穷的希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