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一)

第一节 她是谁?

(一)

一条静谧乡道,高高的玉米林遮住了道路两侧,车轮碾压砂石路的咯吱声打破乡下的安静,一个穿着棕色工装的老人,骑了辆小三轮车,装着一路捡拾的废品,缓缓驶来。

乡道的尽头,是一间已经废弃的工厂,生了锈的铁链挂在大门上,锁已经被撬开丢在一旁的地上。铁锈味夹杂着硫酸的酸气,随着风吹过来还有股阵阵恶臭。

附近的工厂都拆迁了,指望这里能留点破铜烂铁,看来也并不容易,也许这大门里面还能剩点什么。

老人在大门口停了下来,手脚麻利地从车子上跳下来,三下五除二地把链条取下来,双手用力推开大门,带点贼光的眼睛刚往里一扫,登时跌坐在地上,双脚连连蹬地,随即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连三轮车都不要,向原路跑去,大声叫喊——

“死人了!这里有死人啊!”

审讯室里,老人粗糙的双手扣在纸杯上,双腿忍不住地抖起来,目光始终不敢落在对面的公安身上,声音细小如蚊:“同志,我想进去捡点东西,我没杀人。”

陈相正抬起头看他一眼:“你进去之前有发现什么异样吗?”

“没有,没有。”老人极力否认着:“警察同志,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陈相正皱起眉头:“确定没有?”

老人愣了一下,浑浊的眼睛陷入一阵思索中,喃喃自语道:“臭味,很臭很臭的味道……”

审讯室外。

陈相正朝着监控室摇了摇头,把电脑收起来走出去,进入电梯直奔四层最里的区域。

四楼的解剖室,窗边的排风扇用力地转着,白炽灯明晃晃地照在头顶。

宁芷戴着两层手套,伸着手把尸袋的拉链打开,原本就重的尸臭,开袋后,腐败的气味隔着口罩仍感浓烈,死者是女性,面部毁坏严重,脸皮仿佛被整张撕掉,深红色的腐肉,颧骨上露出白骨。脖颈的动脉处有两个大小相同的圆孔,她拿着标尺测量直径3cm,有白色的蛆在孔的周围涌动着。

死者已呈现巨人观,尸僵完全缓解,除了脸部和孔之外,无明显外伤,脚趾甲内有淤血痕迹。用手按压能感受到她盆骨略宽,韧带断裂,关节软骨撕裂,左小腿外侧有一处膨胀到变形的樱花纹身。

宁芷握着手术刀从颈部快速下滑,直至耻骨联合的上方,皮下组织完全暴露出来,丝毫没有血液的痕迹。她将肌肉组织分离后打开胸腔,熟练地把内脏依次摘除切割称斤,给范湉报数。

胃部和肠道均无中毒异样。宁芷割开死者的颈部,发现颈部软组织已损伤,黏膜出血和甲状软骨骨折,很快,在死者的喉部取出一团细细的丝状物。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出是布料的纤维,脚趾指甲缝隙有同样的布料纤维。

工厂荒废已久,院子里并没有任何布料的存在。

宁芷把手套摘下来,陈述着尸体呈现出的信息:“死亡方式:他杀,死前应该经历过激烈的身体争执,死亡原因是机械性窒息。”

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能看见里面有两个女人正合力抬着尸袋装进冷藏柜,他敲了敲窗户,才刷卡进去。

打印机发出“咔咔”的出纸声,宁芷擦干手小跑过去把结果拿在手上,边看边招呼陈相正过来。

“硫酸厂不是第一现场,是抛尸现场。死者年龄推算为30岁左右,大脚趾骨节异常突出,可能是习武或者舞蹈的相关职业,抛尸前尸体经过精心的处理,指纹被毁,身上的血差不多从这里放完了。”宁芷指着死者的脖颈处:“动脉处有两个个直径3cm的圆孔,死后通过某种压力泵用以抽吸血液的。”

“死亡时间是三天,窒息死,喉咙处有棉质纤维。”

“三天?”陈相正脸上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那怎么可能连脸皮都没了?”

“根据死者脸部褶皱痕迹,在抛尸前似乎用过类似于保鲜膜,塑料袋等加热揭掉了。”

听完,陈相正立刻捂住嘴,胃里火辣辣地,涌出一股酸水,宁芷淡定地拍他的肩膀,继续说:“凶手的处理手法很专业,至少,设备还算专业。”

“还有什么信息吗?”

“没有,死者生前没有遭受侵犯,但经过激烈的争执,身上有明显的淤青。你那边死者的信息调查好了吗?”

“失踪人口还在核实,估计要等一阵子,老大去出差没回来,进度有点慢。”

“那你们得加把劲了。”宁芷叮嘱一声之后,回头向正在电脑前办公的前辈范湉打一声招呼便跟着陈相正一起去特案组。

几个人成一小组,正在给失踪人口做嫌弃的调查,范围已经缩小到十个人,可这十个人的职位身份却都不符合。

抛尸现场在一处乡道胡同里的硫酸厂,由于已经停工半年之久,本就人烟稀少的地方更是没人过去,不仅没有目击者。要不是拾荒老人,可能到再次开工前,死者都不会被人发现。

陈相正烦躁的抓着头发,催着大家继续努力,宁芷从陈相正那里拿了份资料,也不想站在那边碍事,就折回办公室。

前辈范湉正在整理信息,看见她进来,头也没回地问着:“又过去看案子了?听说这次案子看着很棘手呢。”

“恩,估计侦破有难度。死者信息不明,除了死因这些是已知的,连第一现场在哪都不知道。”

“听说局里已经在申请外援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把大神从国外请回来。”

宁芷心思没在这儿,一句都没听进去,打马虎的应付一声,随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抛尸现场的照片,尸体被丢在工厂的铁门内,身上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很显然,凶手就是为了掩盖死者的信息,才做这么多大费周折的事情。

这个案子的突破口,就在死者信息上,而这也是目前最难的一点,该怎么办?

宁芷皱着眉头,眼睛闭着,正在努力思索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画面跳入脑海——

一个男人站在一块白板前,拿着记号笔在几张照片上连着线,清着嗓子说:“他们之间的是有一定关联的。”

她猛地睁开眼睛,而脑海中的画面中的还在继续——

“现场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凶手留下的信息。”

“小宝,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抓到凶手。”


幸存者(二)

本长篇小说由原本的《你被逮捕了》重新修改而来,内容更丰富,可能是日更也可能是隔日更个,随时会修改漏洞,感谢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存者(六) 第一节 她是谁?(六) 天台上有个休息亭,大伞遮阳,两栋楼之间有穿堂风,把她的衣服吹得鼓鼓的,她坐在...
    巫其格阅读 882评论 8 22
  • 幸存者(三) 第一节 她是谁?(四) “我要去一次抛尸现场。” 宁芷拎着档案本和陈相正知会一声就要走,却被他拦在门...
    巫其格阅读 746评论 4 20
  • 一、用故事法将15部温情电影进行记忆: 故事法:温柔的天使在一个美丽的春天放牛(温情电影、天使爱美丽、放牛班的春天...
    李梅_lm阅读 162评论 0 4
  • 那些人,温暖了整个冬天故事还未完,人生还在继续那些旧物,就放在那里吧生且无畏,死又何惧我们不要再联系了你还记得那个...
    川叶子夕阅读 679评论 0 6
  • 爬取的信息的成果展示 源代码 笔记 1、Beautiful Soup不支持Nth-child语法,所以要换成nth...
    早禾阅读 1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