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四)

幸存者(三)

第一节 她是谁?(四)

“我要去一次抛尸现场。”

宁芷拎着档案本和陈相正知会一声就要走,却被他拦在门口:“小芷,你不能去,老大不在,太不安全了。”

“是抛尸现场又不是杀人现场,哪有那么多危险?”

陈相正依旧不依不饶,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那我给老大打电话,你亲自和他说。”

电话接通后,那边声音有些吵闹,似乎是机场飞机晚了四个小时,乘客不满正在闹。陈相正大声地说了半天,对方都听得不真切,宁芷看眼时间,催着他快点说,不然一会儿天黑了。

陈相正干脆把电话递给她,宁芷接过来自顾自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对方重复地回应着:“等我回来一起去。”

宁芷恩恩地挂掉电话,然后把手机还给陈相正,悠哉地绕过他准备出门。

陈相正一脸懵,举着手机问她:“老大答应了?”

“是啊,他说下飞机过去找我。”

“真的?老大真这么说?”陈相正不相信,又问一遍。

“真真的,你不信你就再打一次确认。”

宁芷态度坚决,一脸正气,陈相正都不忍再怀疑,退到一边帮她开门,再三叮嘱有事赶紧打电话,附近的巡警会尽快赶到。

“知道,我很惜命的。”

说完,直接出门,不给他多问的机会。

走廊里直拍胸口,心虚得要命,刚刚谎话说得太溜,自己都信了,转眼又想,还是要快去快回,不然被抓包,估计又要写一大堆的检讨。

硫酸厂所在的乡道很隐蔽,在水兰高速下的双向乡道里的一条自家铺的小路里,路两边被高耸的大树遮着,里面便是庄稼地,为数不多的几座厂房,远远地看过去,勉强能看到顶。

GPS定位不是很准确,宁芷在那条路上绕几次才找到下去的口,路上铺着不规则的砂石,还有下过雨的车辙印。

有些块头大的石头,车子压过去,猛地一颠,好在车子底盘够高,不然这短短的四百米基本能把车开到报废。

好不容易到工厂,已近黄昏。铁大门上被新的链条锁着,封条被风吹得挂在一边,宁芷绕过去用从陈相正那里拿来的钥匙打开大门。

现场还保持着原样,正对着门口的地上画着一个人的形状,刺鼻的硫酸混着一股尸臭味,在风里吹着。

宁芷往人中稍微抹点清凉油,薄荷的凉气直冲眼睛,她抹一把泪,虽然这刺激有些过头,但好过现场迟迟不散的气味儿。

整个大院里长满半身高的蒿草,靠着墙边还堆着拆迁没搬走的生锈的铁桶,往里走就是硫酸厂房和储藏间,这两间房里只剩下破碎的玻璃片和几把椅子,没有生活的痕迹,也不存在凶手逗留的可能。

看来凶手只是把死者丢下就离开了。

天已经昏暗,宁芷边往集体宿舍那边走,边往本子上记录,趁着天彻底黑之前,还是要快点离开。

四处探望,硫酸厂里没什么特殊的架构,凶手把抛尸地点定在这里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偏僻吗?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刹车的声音,怕被巡警发现她来过现场,铁链早被她从上面的缝隙里重新锁上,连车都被她停在另一条岔路里。

再看眼时间,这个点儿还来这里的人,除了巡警和她这类型的人外,只剩下一个可能——

凶手重回现场!

宁芷身体灵巧,警觉地闪身躲在房屋的右侧,手指紧紧地抠着墙壁,心快跳到嗓子眼,但仍旧集中精力去捕捉更多的动静。

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近,朝着厂房方向走去。

脚步的“咚咚”声,一下下地敲在她心脏上,她有些恐惧,毕竟变态杀手喜欢重回现场回忆杀人快感的新闻很常见,自己要是不小心碰上,也是栽个大跟头。

手心里细密的汗都搓在衣服上,眼睛快速地转动,瞄准墙角处的铁锹,木杆有点风化,但勉强算得上是武器。

她握紧铁锹,步子缓缓地朝着群房的后面走,盘算着如果被发现就奋力一搏,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能看到凶手的长相就赚了。

担心地上有不明的发声物体,落地的步子,她异常的小心,毕竟电视剧里每每坏事的都是“意外之音”。

好不容易绕到厂房后面,大约两米处有个窗户,她站在靠的最近的土堆上,半屈着身子把耳朵贴在墙上,隐隐地听到脚步渐远的声音,估计是要出厂房,她赶紧直起身,却只看见关门的背影。

凶手这就要走了?

她一刻都不敢放松,放低声音地跳下来,重新绕回房前,大门外似乎有细微的脚步声,这才让她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

她重新握紧铁楸,借着夜色,贴着墙根挪到门口,四下张望一下,小心翼翼地推向那扇大门。

咯——吱。

大铁门发出一声长长的声音,该死,千算万算,没算到生锈的铁门会发出声音。她忍住心脏的狂跳,长腿弯下一步滑进铁门,身影立刻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大门外起了去而复返的脚步声,对方也在刻意压低脚步声,视线刚适应这个空间,她回忆着刚刚在屋后看到的厂房内部结构,快速地躲在一个大机器后面。

这一次,她大气都不敢喘。

脚步声在门口停顿了,她强咽一口气,目光紧紧地盯着门口,脑袋里快速地计算着。

凶手应该和她一样,在进来的时候会出现短暂的盲点,而她可以借着门缝的月光准确地找到对方的位置。

她握紧铁锹的手更是用力。

“咯——”声刚响起,宁芷脚底用力,快步地冲出去,铁锹对着门口站着的人直扑而过。

一声惨叫骤然响起,嘭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借着微弱的光线,一个身影瞬间趴在地上。

宁芷迈着大步直接窜过那人朝着大门跑去,此时看凶手的长相一事,早被她抛弃在脑后,现在一心只想跑出去。

身后响起沉重跌撞的脚步声,她更是加快脚步,耳朵里有扑簌的风声,也能清晰地听到心脏猛烈跳动的声音。

还没到大门口,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更近了,感觉被打倒的人仿佛就站在身后,她把力量集中在小腿上,用力地蹬,直朝大门冲去,入眼的是一辆黑色的车,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赶紧把大门从外面锁起来,否则她绝对逃不过开着车的凶手。

脚上蓄足了劲朝铁门跨出一步,才落地,手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摸铁锁,越是慌乱,铁链越挂不上。

手抖得厉害,额头上的汗更是流了一脸,视线有片刻的模糊,根本顾不上擦汗,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把门锁上。

“你怎么在这?!”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颤抖的手瞬间变得僵硬,急促的喘息声骤然消失,仿佛失去了呼吸能力。

这个声音!

她猛地转过身,就看见从车后正缓缓走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由于背光的原因,看得并不真切,但这个声音却是千真万确。

“江恒!”

宁芷脱口而出。

时间已经过去五年,但这个声音怎么可能忘记。

幸存者(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存者(五) 第一节 她是谁?(五) 宁芷从来没想过,两个人的重逢会在抛尸现场。更没想到来之前所想到的人,现在真的...
    巫其格阅读 783评论 6 23
  • 欧露呀阅读 357评论 0 4
  • 今天看了古典老师对于个人效率提升的文章,透过整理文章,将我个人的理解透过文字记录下来,增加理解的深度。 第一、要提...
    路上的威利阅读 65评论 0 1
  • 电影院的楼上是咖啡厅 目之所及的尽头是沉默的你 空气里弥漫着白朗姆和摩卡的味道 斜对面的一对恋人在亲吻 认真 且庄...
    五道口梁朝伟阅读 84评论 0 0
  • 她卧在山岗上 吞下太阳,生下太阳 阴门走出无数个伟人 喊她母亲 一张流血的嘴唇 生长的日子 都在乱伦联姻 新生儿累...
    三势阅读 111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