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二)

幸存者(一)

第一节 她是谁?

(二)

一栋别墅外响着警鸣声,警察在现场拉上长长的警戒线,刑侦科正在拍照和收集证据。

报案的人是死者Morgan mawson(摩根莫森)家的家教,她捂着胸口努力地吸气,她早上过来打算辅导孩子学习,没想到就遇到了灭门血案,现在仍心有余悸。

此时,警员正在调查着四周的环境和对接街道监控,不赶巧的是前几天有孩子玩弹弓把附近的几个摄像头都打破了,正在和家属协调赔偿中,所以迟迟没有修缮。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恨不得化身成福尔摩斯,来破解这个案子。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脚上的步子有些快,一头黑发软趴在头顶,桃花眼略显疲惫。从兜里把证件掏出来挂在脖子上,直接从警戒线下钻进去,推开房子的大门。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扑鼻腔,放眼望去,客厅的家具都被器具划得凌乱,茶几掀翻在地,玻璃碎了一地,花瓶里的水流了出来,破碎的餐盘掉在地上,没吃完的食物散落在地面,油渍浸透褐色的地毯。

冰箱旁一个男孩倚在墙上,蓝色的大眼睛轻度浑浊,旁边摆着未拆封的玩具盒,腹部的衣服浸满红色血液。他一只手拿着本一只掀起孩子的衣服,腹部有多处刀口痕迹,皮肤颜色变深,指腹轻轻按压颜色减退,记录着:“The time of death is about 12 hours.(预计死亡时间12个小时),表面刀伤多处。”

现场的警察Noble赶紧从楼梯上跑下来,见他带着手套,不能握手,只能重复着点头的动作:“Mr Jiang,好久不见。”

“最近学校排的课有点紧,没什么时间。”

江桓刚从教室出来,白色大褂下穿着白色的T恤,袖口微微挽起,黑色的裤子膝盖微微弯曲,一双迷离的长眼,眼尾上翘,此时却淡定地盯着尸体。

顺着血迹,江桓越过凌乱的客厅走到厨房,从品牌上看得出厨具价格不菲,冰箱里有分类的食材和饮品,碗具有些乱地摆在消毒柜里,刀架上少了一把刀。垃圾桶里倒满还没做好的半成品蔬菜,看包装应该是超市傍晚的甩卖品。

走到儿童房的玩具区,发现大部分玩具都已经被玩得脱色和起毛边,角落里却堆着几个连包装都没有打开的玩具,江桓拿起其中一个玩具翻过来看眼标签,居然是蹩脚的英文字母,这盗版玩具和房间有些格格不入。

江桓把玩具放回去,将眼前所看到的现场聚集到一起,一件一件地联系起来,逐渐有一些模糊的认识,出了房间朝主卧走去。

主卧有明显的清理痕迹,从客厅延伸进来的血液到门口就彻底消失。Morgan肥胖的妻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侧躺在床边,摇摇欲坠,而瘦弱的Morgan则占据了双人床正中间,他手上握着的刀别扭地插在妻子的心口,两个人的躺姿极其不协调。

他给妻子做过初步尸检,死亡时间和孩子们是一样的。回过身看着Morgan,发现他浑身唯有胸口一处刀痕,身上的尸斑并不多,角膜也没有混浊,尸僵才刚开始。

他重复确认结果地轻按着尸体,也没有明显颜色变化,记上:About 2 hours of death.

然后,站起身环视着整个房间。

主卧室有大量的女主人放大版的写真照,床头柜摆着女主人的化妆用品,衣橱里挤满女人的衣服,男人的衣服只占据一个小角落。

江桓伸手拨了拨男人的衣架,Morgan身上穿着的是睡衣,其他的地方也没有晾晒的衣物,这里明显的少一套衣裤,空留两个衣架和一个裤架。江桓把Noble叫过来,让队员在附近的垃圾桶里找找有没有凶手丢下的衣服。

他重新回到客厅,眼前仿佛能看见一幕幕画面。

凶手应该与被害人相识,熟悉到可能拎着食物和礼物走进房子与他们共餐,但显然凶手以及凶手带来的东西,不被主人喜欢,菜被丢弃到垃圾桶,玩具被孩子嫌弃,饭桌上也许还因某件事起过争执。

凶手熟练地将安眠药放在茶里,饮茶是大人的习惯,所以喝得比较多,孩子应付的喝几口,嚷着喝可乐,然后大人倒在桌边,而孩子在冰箱边边喝边玩的时候倒下。

先是孩子,然后是女人,最后是男人,一刀接着一刀。

他停顿一番,转过头看着Noble:“什么人来做客会选择带商场打折的蔬菜?”

“自家人?”

“就目前现场凶手留下的信息是如此。”

“还能看出什么?”

“等解剖后再看。”

芝加哥的夏天极其炎热,Noble一边开车一边抱怨着案子要尽快破掉,不然邻居一定会投诉现场的味道。

江桓眯着眼说句:“尽力”。

走廊的尽头,一扇厚重的铁门在明晃的灯光下照得惨白,江桓把白布重新盖在尸体身上,打印机那边在出结果。

和他在现场推断的基本没差,他拿着资料直接去警察办公层。警员们就犯案形式进行分析和调查。

等他们说完才把结果公布一番:“三位死者均为他杀,三人胃里均含有安眠药,看溶解的情况,药物进入胃里应该是超过12个小时,男人的死亡时间比女人和孩子的死亡时间相隔八小时。”

“凶手应该是先用药放倒房主一家,母亲和孩子先被害,父亲是最后死亡。凶手在对待孩子和妻子时,手法很残忍,甚至带有泄愤情绪,这期间,凶手应该一直留在卧室里,直到某个时刻杀掉男人。”

“deviant(变态)!”

其中一位警察提出疑问:“不会是连环杀人案吧?”

江桓翻着现场的照片回答:“应该不是。现场可提供的信息可以看出,凶手十分了解被害人一家的作息习惯,应该是熟人犯案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夫妻的家庭关系调查了吗?”

“正在查。”

Noble摸着下巴问:“你们发现这个房间有种异样的不和谐吗?”

“女权意识过强。”

幸存者(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存者(二) 第一节 她是谁?(三) 现场的照片被放映在打屏幕上,江桓拿着激光笔依次指出:衣柜里男性的衣服只占据五...
    巫其格阅读 787评论 6 21
  • 女研究生离奇死亡,凶手在墙上刻下27个英文单词,它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1 李广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他的右手忍不住伸...
    啸如阅读 878评论 0 4
  • 001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是我学到的重要一课,我们既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也不要把自己太不当回事。 002 当...
    向晚的微风阅读 43评论 0 1
  • 如果一个姑娘从你年轻的时候跟着你吃糠咽菜,看电影只看半价电影,衣服只穿打折货,一直到你小有成就,30而立,故事的结...
    roy谢炜阅读 948评论 2 1
  • 《致偷看月亮的孩子们》 我现在所写的文字 所看的书 所听的歌 所见所闻 都是在掩饰 掩饰一种不可推脱的懦弱 然而我...
    久岛泰一阅读 9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