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纳卡 超多冒险项目 (day 9)从上帝手中偷走的0.1508秒

能想起刚刚见到瓦纳卡湖时候的情景,像极了之前在骑行滇藏线的时候,越过汕头看到香格里拉的纳帕海。越过一座山,看到一片海的感觉,眼前突然开阔。这回是从山上走下来。好极了的是天气已经放晴不在下雨,一路上都是大大的太阳。回头看来除了在格雷茅斯的那天,别的日子都是特别好的天气。

我们住在一座安静的湖边小屋中,离湖边只差2-3条街巷,一个街区的距离,airbnb上比较便宜实惠的屋子,三个人差不多300上下的样子,倒是住的很舒适。爸妈很是艳羡这样的住处,街区中看到了很多盛开着的鲁冰花。

瓦纳卡,满是各式各样的挑战项目。我在这给自己安排的小飞机驾驶,跳伞,两个都要看天的项目。小飞机倒是在昨天下午顺利的玩上了,可惜了风太大没法去跳伞。

自己开小飞机的感觉真的很棒。特别是在飞机前段螺旋桨呼啸着离地的那一刻。那种,可能只能用起飞的感觉来形容了。随行的教练是新西兰人,白人面孔,皮肤泛着红,毛孔很粗大,是位中国的女婿,可以用上基本的中文交流。天上的时间很短,完事儿了后拍照发朋友圈是必不可少的。这算是达成了开飞机的小目标。带上飞行护目镜,可以自个通过操作杆控制行进,左右转动,这实在是把开车的乐趣也扩大了太多倍,真是男人无法拒绝的体验。

今日瓦纳卡的跳伞,绝对是新西兰的旅程中最high light的时刻,已经在另一篇《瓦纳卡skydiving》有了详细的描述,就不再赘述了。

我至今还记得跳伞结束后的那种感觉,那种异常兴奋满足,不会被任何事物状况打击。让人如同重生般的感觉。或者只有努力到濒死才能破后而立,大概就是那样,如果能让我始终保持当时的状态,我真的感觉自己将无所不能。想找回当初的那种感觉。

那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存在呢,感觉一种满满的豪迈从胸中散开激荡着四肢百骸,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如果可以一直保持那样的状态,我觉得自己将是无所不能的。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想知道,为了身体到达极限我总不能每天都去跳一次伞吧。估计那样也就没有初次的效果了。

或许可以以后多多的试一试,去尝试让自己的恐惧的事情,把自己逼到极限,可能这大概便是超越了本我的感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