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树(day8)从上帝手中偷走的0.1508秒

瓦纳卡有太多让我痴迷的回忆。

一棵立在湖边安静独处的树,独自立在浅滩之中。尝试让人心跳加速的跳伞。驾驶螺旋桨飞机飞上蓝天,机长大人请登场。

湖边的骑行步道那洒下的明媚阳光,痴迷那山地车的感觉,想把自己的公路换成山地。

那是件让我痴迷不已的东西,一棵树,一颗孤独的树。

孤独的树,碰到了孤独的我。

想起复旦大学的陈果老师对孤独的解读,孤独是种难得的状态,人群中的安静,遇时甚好,分开也无需刻意联系。

而这就是颗没有同伴独自在浅滩上伸展着自己的小树。

他就独立一身将根深藏湖底,迎着或暖风或冰冷的湖水,在无数双眼睛中,映射出不同的色彩。

可以在黑白色照片中世界末日中的遗世独立,又可以在一片青绿的色彩中好似第一抹翠绿。

像是身体中某些已经沉睡了的东西呗唤醒了一般,我不能自已迷恋上了这颗在瓦纳卡湖边的小树。像是从他的眼中看见了自己,见到了自己沉睡的那部分。

像是到了他的身边,时空便好像停止了一般。伴着时间流淌与空间变化,每一刻光影的变幻,都好似能从他的脸上看到全新的影像。如果这世界上有黑洞的入口,那就一定是这里了。

好像突然明白的这国度与城镇闲适生活的含义。大概就是简单吧。

就这么,坐在水波涟漪的湖边,远处连绵而至看不到头的森林。时不时觅食的鸟儿飞过。

身边的路人,骑着山地车经过,好想加入他们,好想喝之前一起骑行的小伙伴一块儿。

做所见到的一切,有我的过去,有我的记忆。

在那孤独的树旁,我渴望着有人陪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