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痕(十三)

字数 3175阅读 69

十三、王秋雁

回到家里之后王秋雁立刻把自己关进房间洗了个澡,隔了几堵墙都能听见本田罂在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讲述她英勇救人的事迹。不一会儿又传来了父亲臭骂王黯的声音和王黯大声辩解的声音。她用毛巾擦着头发走进饭厅的时候,那两条鲤鱼已经被王春燕炖成了鱼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快去给小葵道歉,不然你就别吃晚饭了!”“不吃就不吃!”王黯气冲冲地甩下一句,扭头就跑了出去,正好和王秋雁擦肩而过。“二哥你去哪?”“不管他!”父亲气得不行,看到她来了,又训斥道:“你们俩尽给我惹事,小葵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我怎么和他父母交待?!我的老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王秋雁识趣地闭了嘴,乖乖地听父亲数落她和王黯仿佛罄竹难书的罪行。餐桌边的兄弟姐妹没一个敢说多余的话,默默地各自扒着碗里的饭。“以后不许再耍剑,女孩子家成天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还有,去给小葵好好地道个歉,他没事了你再来见我!”

父亲说完摔门而去,饭厅里的各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爹说的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等他气消了就好了。”王春燕往碗里盛着鱼汤,“葵君好像在发烧,你把这鱼汤给他送去吧。”

本田葵看起来像是睡着了,躺在床上均匀地呼吸着。王秋雁蹑手蹑脚地走到他床边,伸手拿走了他额头上的布巾,放到冷水里浸了一下,拧干,又放了回去。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被重新涂上了药粉包扎了起来。说实话,仔细看本田葵还是长得很好看的,他现在睡着的样子特别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虽然他有时候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但孩子毕竟是孩子,会有一些新奇的想法也是正常的。王秋雁的脸又开始有些微微发红,她把鱼汤放到了柜子上,俯下身来,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两眼。正准备把他叫醒的时候,忽然本田葵一把攥住了她的手,睁开了眼睛。

“葵君你……没睡着啊……”

“刚刚秋雁桑盯着小生的脸看了好久,小生的脸很好看么?”

“我没有……”王秋雁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拼命想挣脱他的手,奈何本田葵实在是抓得太紧。“秋雁桑在说谎。”本田葵的眼睛里似乎染上了一抹笑意。“我带了鱼汤过来,葵君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喝了。”王秋雁使出了她必杀技之转移话题。“不是秋雁桑做的鱼汤小生不喝。”本田葵坐了起来,脸凑到她面前,一脸狡黠地笑,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葵君不要再胡闹了。”王秋雁挂着红晕的脸上浮上一丝愠色,“赶快把汤喝了。”

本田葵终于开始坐在床边乖乖地喝汤,不时地用无辜的眼神瞅着她。王秋雁从来没见过这种表情的本田葵,一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看。他已经把手滑到了她的手腕上,喝完最后一口汤,满意地咂了一下嘴,回过头来对她说了一句:“秋雁桑心跳得好快。”

王秋雁一下子站了起来,故作平静地说道:“葵君烧得不轻,都开始说胡话了。你要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本田葵依旧不肯放手,眼睛里增添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小生没有说胡话。”他用力把王秋雁拽到床边坐下,“您告诉小生,您喜欢小生的哥哥吗?”

“啊?”王秋雁苦笑了一下,“还说没有说胡话,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呀,葵君。”

“请您认真回答小生。”

“我挺喜欢菊君的。”王秋雁无奈地回答。

“是想要和他结婚的那种喜欢么?”本田葵睁大了眼睛,惊异中貌似染上了一丝,焦急。

“并不是。”王秋雁缓和了一下语气,“是姐姐喜欢弟弟的那种喜欢。”

她隐隐地感到本田葵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你还想问什么?”王秋雁笑了一下,虽然只比她小一岁,可本田葵净问这些孩子气的问题。“您对黯桑是什么感觉?”

“喜欢哥哥的那种喜欢。”

听到这里本田葵主动放开了她的手腕,唰地一下躺下去用被子裹住了头。“小生要休息了,您明天一定要来看我。”

接下来几天王秋雁都如约地来照顾他,细心地给他的伤口换药。本田葵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话越来越多,总是缠着她问东问西,王秋雁也不厌其烦地回答他各种孩子气的问题。有一次本田葵突然扑过来抱住她的腰,把她吓了一大跳。这时一直躲在窗外翻白眼的王黯终于忍不住破窗而入。“兔崽子把你的脏手从我妹妹身上拿开!”看到王黯进来,本田葵整张脸立刻沉了下来,眼睛露出了之前可怕的神色,却依然紧紧抱着王秋雁。“小生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兔崽子占我妹妹的便宜还振振有词,我看我几天没揍你你又皮痒了是吧!”王黯显然被本田葵激怒了,恨不得把他重新扔到湖里去。“小生经常看见您和秋雁桑搂搂抱抱。”“小兔崽子你丫的再说一遍试试?!”王黯死死地拽住本田葵的胳膊,试图把他从王秋雁身上扯下来,但本田葵死活不撒手,三个人立刻在床上扭成一团。

“爷认识她十五年,你小子才认识她几天?你还敢跟爷叫板?!”

房间里动静不小,立刻引来了其他兄弟姐妹的围观。只听得父亲在院子里大吼一声“王黯你小子是不是又在欺负小葵?!”王耀和王春燕赶紧进来合力把王黯从床上拖走,王黯则一边大骂着本田葵小兔崽子一边喊着“放开我”,然而他最终还是被迫消失在了本田葵的视线里。

本田葵这才松开了王秋雁,他脸上表现出了十分的不满,“小生刚才受到了惊吓,秋雁桑要补偿小生。”王秋雁无可奈何地哄着他,“葵君想吃什么,想去哪里玩,我都可以陪你去。”

本田葵这才笑了一下,“小生想和秋雁桑两个人去西湖游玩。”

“葵君,”王秋雁郑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除了西湖我哪都可以陪你去,你可千万不能再掉到湖里去了。”

本田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秋雁桑陪小生去街上逛逛吧。”

父亲居然爽快地同意了她和本田葵两个人单独去逛街,王黯因为坚决不赞同父亲的决定被关了禁闭。王秋雁十分庆幸, 经过好几天的调整,她和本田葵对视的时候终于不再脸红了。她牵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本田葵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走像极了一对姐弟。穿越人山人海,走过各式各样的街摊,尝遍杭州城的小吃,将水光山色尽收眼底。王秋雁突然好想这么一直牵着他手不松开,想看到他脸上浮现的各种表情,想了解他的方方面面,想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她为自己的心里莫名地升起这种大胆的想法感到一丝不安。尽管她努力地把本田葵当做小孩子或者自己的弟弟看待,但是,她何曾对自己的兄弟产生过这种感觉呢?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颠簸的马车上,本田葵像小猫咪一样头枕到她的腿上,身体蜷起来轻轻地打着盹儿。到家的时候王秋雁温柔地把他叫醒,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头蹭到她的胸口喃喃地说道:“晚上秋雁桑带小生去树林吧。”王秋雁替他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温和地说了一句“好啊”。

月亮升到了半空中,在树林里撒下斑驳的影子。静谧的夜色里,只有温暖的风儿吹过,划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今晚月色真美。”本田葵望着她的脸,眼里满是温柔。他握紧了她的手腕,脸凑到她面前,细声地说了一句:“小生欠您一个吻。”

王秋雁睁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拒绝,本田葵已经在她左脸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她瞬间又涨红了脸,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任由他紧紧地抱住自己。在皎洁的月光下,王秋雁看到了他微微发红的耳根。这时她竟不自主地伸出手去搂住了他,轻轻地说道:“葵君这时怎么了?”

本田葵把头埋在她肩上不肯抬起来,声音里似乎染上了些许幽怨,“过几天小生的父母就要带小生和其他人回日本了。”

“欸?这么快就要走了?”

“可是小生现在不想离开这里……”本田葵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都听不到了。王秋雁抚摸着他的头安慰他:“以后你还可以来中国玩呀。”

听到这里,本田葵才把头抬起来,从衣襟里取出一块木雕递给她,“这个送给秋雁桑,感谢秋雁桑这些天来一直陪着小生。”

她接过来一看,是一块红木雕成的樱花,在柔和的月光下,花瓣上细致的纹理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谢谢葵君。”那个十四岁的日本少年仰头给了她一个无邪的微笑。

本田一家离开的那天本田葵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他附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小生很喜欢秋雁桑,但不是对姐姐的那种喜欢。”

说完他自己居然脸红了,迅速地跑到马车上,回头又补了一句:“小生以后还会再来中国的。”

那天最开心的人当然是王黯,他对着扬尘而去的那车解气地说了一句,小兔崽子终于滚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二、王秋雁 王秋雁用手帕给本田葵简单地做了一个包扎,然后把他送到了父亲那里。父亲一边给本田葵涂着药粉一边不停地责...
  • 十四、王秋雁 本田葵没有骗她,他终究是来了。 他和他的同胞们带着坚船利炮,带着枪支弹药,踏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
  • 十一、王秋雁 之后她和李大哥陆陆续续又聊了些闲话,从醉春楼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那两个醉醺醺的便衣早已被老鸨命...
  • 441天, 简书外面到里面的距离, 一个普通人到一个优秀文艺青年之间的距离。 不是每个人, 都愿意踏上文艺青年的旅...
  • 我应该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嗯,至少不讨厌,且时时会找书来看。远的不说,就大学这三年不到,单图书馆的借阅历史就已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