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的婚礼(一)

侄女的嫁妆


刚满二十六岁的侄女,在昨日与相爱九年的恋人幸福牵手,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孩子在父母的陪伴成长中渐渐远行,在每一次的目送中父母尽管有万般不舍,但还是在心里为孩子祈祷永远幸福安康。在婚礼现场当大哥将侄女的手交给新郞之时,由衷的肺腑之言迅速打动了所有来宾的父母心,作为娘家人的我们更是泪流满面,是呀!就如大哥所说:精心培育,细心呵护了二十多年的美丽之花,到头来被一个称作女婿的人连盆都一起端走了。


周五还未下班的我,就提前接到嫂子开车来家里接我到去县城的电话,下午只得向负责人请了两小时提前下班的假,就匆匆往家赶,到家后,嫂子早已经与女儿在家等侯多时,立马上街的三人直奔家纺店,为侄女挑选被子(我之前承诺给侄女置办一床被子加一四件套床上用品)左挑右选最后在恒源祥花一千三百九十八元买了一床被子与四件套家纺,女儿也在国贸商场,为准新娘姐姐挑选了一对憨厚可爱的小绵羊后,又一起去纯时光简餐厅吃了晚饭,才从出发往县城方向赶去。

年轻的嫂子与美丽的伴娘


与婶子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钟,比我还小五岁的嫂子,更是不知道如何安排侄女的嫁妆,婶子虽然不是侄女的亲生母亲,但对侄女的爱却胜比亲生母亲。婆婆原本安排我与大姐为侄女铺床与整理被子,我们这边有一种风俗是为出阁的女儿铺床与整理喜被,必须得是身体健康有福之人的自家亲戚,可一向体弱多病的大姐,不知是不懂,还爱女心切,居然坦然的接受了婆婆的安排,作为家长的嫂子是万个不同意,可又不好当面拒绝,只得私下邀请我提前回去,第二天零晨四点起床,我俩一起为侄女铺床及打理好所有的嫁妆,等七点钟大姐来时,我们已经全部完成了侄女的所有嫁妆。待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