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少年,你孤独又无助

配图《悬崖上的金鱼姬》

在二十世纪末日未接近时出生的我们,叫二十世纪少年。

二十世纪少年出生在繁华盛世,有天真烂漫玩泥巴的童年,也有网络开始普及的青春期,如今更处在职场新鲜人的过渡期。

那个时候,纵使台风过境,也敢跑出去撒野,风大雨大无所畏惧,如今一有台风消息便躲在家中静静地刷着消息,期待能有个台风假不用去上班。

那个时候,汶川地震台湾地震,上课途中有震感,镇定得视死如归。学习白求恩把手术台当成阵地,我们也不能在课桌前倒下。

如今九寨沟地震,内心不再那么轻易地柔软,明白再多的痛苦和泪水都不及金钱慰问得更实际一点,连根装模作样的蜡烛都不想多此一举。

就像歌里唱的,年纪越大越怕为情牺牲,祈求被爱,偏偏竟不为对镜自困。过去总没及抽空关注至亲,从不习惯去勇敢爱别人。

从前只顾跑出去闯天闯地,渴望能够经济独立,能够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当读书生涯越接近进度条的时候,反而有事没事只想往家里跑,吃吃老爸做的饭,看看电视里的新闻。

于是成为职场新鲜人,开始一个人扛起房租、水电费、生活费、爸妈的生活费,工资也所剩无几,还要偷偷赚外快才勉强生存下去。无谓在工作中能得到多大的成就,只为能拿到足够舒心的薪水。

职业生涯刚开始没多久,便一眼看到头;银行的存款还未开始,账单便一再累积;还想再抽空回家吃顿爸爸做的饭,父母健康却一再告急。

想过他们总有一天会老去,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想过有一天也能带父母一起旅游,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个人都过得这么拮据。

想过要找一个爱自己也顾家的人,只是到现在还是一个人撑起所有喜怒哀乐。

二十世纪少年熬过了所谓的世界末日,却还在为自己的末日煎熬着。

这个世界,从来不只是自己现在过得好便好。

二十世纪少年,也想自己的未来过得跟以前一样好,也想父母和至亲过得比自己还好。
世人的大难无处感伤,自己的苦难无从解决,所以不怪内心为何不再轻易柔软,只是这个世界早就把我们训练得心硬:

哪怕经历了那么多,仍过不好这一生。

开始抽空关心父母和至亲,不去害怕会为情牺牲。

开始学会细致地对待人,慢慢习惯勇敢去爱别人。

这便是现在的二十世纪少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