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白鬼笑脸

第九十一章 白鬼笑脸

幻化葡萄成熟了,如黑夜里的点点星辰,在黑暗无边的暗夜里,煞是好看。白璧这一回头,就归心似箭了,等到飞奔回了无极崖,再定睛看去,无极崖黑黢黢的,幻化葡萄早已经踪迹全无了。

白璧有点伤心,白象马也累了,夜色已深,白璧回到家,一改往昔笑嘻嘻的模样,有点愁眉苦脸,白首呢,虽然少言寡语,但是呢,看着自己的孩子情绪波动,也有些不忍心,虽然白首也知道,幻化葡萄是会自己选择主人的,所以呢,你着急与否没有丝毫关系,白首呢,吃过太多奇珍异果,所以呢,对此毫不在意,而且呢,白首呢天然对于自然之物的生命力有感知力,所以呢,自然之物不管有形还是无形,在他看来一目了然,对此,白璧还是差一些。

白璧看到白首突然出现,有点不好意思,两者相顾无言,一方面呢,白首想说如何摘取幻化葡萄,根本不用着急之类,但是呢,他也明显感受到了,白璧不愿意白首帮忙;另一方面,白璧委屈归委屈,但是呢,存在的骄傲感,不容随意践踏,随意呢,白首一脸不屑一顾对于白璧也是一种伤害;可是呢,白首对白璧有责任,白璧对白首有敬畏,所以呢,虽然于事无补,相顾无言,但是呢,白首依旧得出现,白璧虽然不想白首插手,但是呢,如果白首不出现,自己受了委屈,如果没有亲人在身边,也太可怜了,所以呢,白璧很感激白首能出现在身边,一如以往,默默陪伴也是一种深情。

在相顾无言之中,生活总喜欢给我们平静的生活开一点玩笑,两者相顾无言,不请自来者有话要说了,白狐不请自来了,白狐是上古遗孽,白首很少有反感的东西,白狐算是吧,不过白璧自小就喜欢它,因为它活泼可爱,还有呢,因为白起的原因,白首自闭多年,这些年,白狐陪伴白璧,一块玩耍,一次呢,白璧玩心大起,不小心将白狐的尾巴整短了,白狐没恼,白璧很愧疚,不过白首对白狐不待见,因为白狐经常在白首面前流露女态,这让白首很是反感。

这下好了,没了尾巴,白狐的女态就更明显了,白首就不愿再见它了,所以呢,一般它出现,白首就自动消失了。

不过不知道是白首老了还是白起太久没有出现了,最近白首也经常看到幻觉,最近在白塔附近经常出现一女鬼,说是女鬼呢,主要是白首一感知,没有生命力,白首呢,本身对于女色之类短暂的感官的存在不是很感兴趣,所以呢,起初,白首也没有很在意,再后来,白首发现这女鬼,应该是黑暗之处放出来的傀儡,不过这傀儡很有一套,居然没有灵力的扶持,好像特定可以活动的活物一样。不过白首确实丝毫没有感受到这女鬼的丝毫的生命活力。

起初呢,这女鬼就是在白塔附近进进出出,再后来,白首就有点坐不住了,因为白首感觉到了这个白鬼出没在了白家大院了。甚至白首感觉这女鬼出现在了自己的孩子身边呢。

因为这白鬼,没有生命力,所以呢,只能凭借感知力,去判断,想白首这样的大仙级别的存在,沦落到跟踪的地步了,一日呢,跟踪到了村郊池塘,荷叶田田,一片碧绿,甚是好看,不过呢,积木望去,白鬼了无痕迹,白首有点伤心,走都走到这里了,索性围绕池塘转一圈吧,

池塘种了许多藕,幽静偏僻的小道,白天没什么人走,夜晚就更加寂寞了,四周长着许多树,郁郁葱葱,月色撩人,明明暗暗之中,白首莫名感到有一点紧张,仿佛就在这小小的池塘之中有事情要发生。

月色淡淡的,白首独自走来走去,这一片天地,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有白首的血汗,白首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以前有白起陪伴的时候,这个世界对于白首有意思多了,现在就剩下自己了,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自由对于白首是最没劲的存在,白起不在身边的时候,白首总想做点什么,却老提不起兴趣。

放眼望去,这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点缀着星星白荷花,这花朵开的真是漂亮,千姿百态,层层的叶子中间,又如粒粒明珠,微风过去,缕缕清香,缥缈溢远,白首极目望去,白首灵力充沛,他目力如同一道无形的波动,如闪电一般传到了尽头,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倾泻这白茫茫的天地之间,薄薄的青雾,升腾弥漫,如笼着轻纱的梦,迷茫之中,就在不远处,白首感受到了有一个轻微的存在。

乍看仿佛一团烟雾,可是隐约缭绕的风姿,就在那团团荷叶的最深处,就在下一瞬,白首突然紧张起来了,先是一团白影,再后来渐渐清晰了,白首的头低下了,这是一个女人,一个风姿绝代的女子,白首有点羞臊了,一个裸体的美女就在那田田的荷叶围绕着……

起先呢,白首从来没有想过看过别人,更没想过女性的问题,可就在这些天里,不是是天气变暖了,还是呢,自己寂寞太久了,白首有点莫名的躁动呢,虽然对着渺小的人群,还是高高在上的那种冷酷姿态,可是呢,围绕呢,红棺,白首有点埋怨白起的任性,最近自己是有点精神恍惚了,最近他对自己很拿不准,白塔他都不愿意出去了,要不是时不时看看孩子,白首就想一直躲在白塔里不出去了。

没多久,自己紧张容易累,再后来,白首好像犯了错误一样理亏一样几乎都抱着红棺不撒手了,抱着抱着,白起呢,依旧在红棺里活得滋润,那灵体的碎片,如一尾尾红鱼,怡然自得悠悠然然,白首最爱看白起的灵体碎片了,这些年过去了,碎片还是抗争着不融合,不过白首也没有再强迫,不过最近这段日子里,白首的心不再平静了,就说这一次吧,白首看看突然就在红棺里,白首看到了一幅女人的笑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冰月光辉阅读 2,630评论 0 3
  • 第九十章千古仙妃墓 白壁酣睡,白首沉痛,白起碎了,时空悠悠,一切又开始停滞不前了。 先是白壁久睡不醒,如果是一天两...
    聂聂风阅读 89评论 1 1
  • 第九十章 幻化葡萄 白首的时代就这样渐渐退出了舞台。 白璧还小,好在时代平静,不过存在的数量变得无比巨大之后,相离...
    聂聂风阅读 33评论 0 0
  • 倾世白狐,驾云而行,幻化白云一朵,一意孤行…… 大雁南飞,秋高气爽,策马而飞,白璧未瑕,张弓搭箭,意气风发,发现高...
    聂聂风阅读 44评论 0 0
  • 走过青春一场,总会经历一些荒唐的人和事,跌跌撞撞成长着,只要不负此生就好! 从懵懵懂懂的情窦初开,到后来的长情暗恋...
    荒唐的米儿阅读 1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