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老写婚恋故事,你有病呀!

对立的人,不过也是弱者,都在为生计奔波


在一位专业写手的指导下,我开始集中火力写婚恋故事三个月,发布在一个没有稿酬的文学平台上。

因为这个主题容易写。

为收到更多反馈,我推送到熟人圈,结果,骂声一片!

写的什么东西?低俗,无聊,你是不是终日谈情说爱?

我哪有时间?我得看书码字,找人交流。

一切轨迹围绕强攻婚恋主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遇到了第一家长期约稿的订阅号,我供稿了几个月,对方对稿酬只字未提。

她欣赏,就一直用,我也一直供,直到她放弃了经营这个号码。

然后,又有其它家开始找我。

什么是运气,就是坚持后的结果。骂我的人接着骂,说写作方向能不能 调整,这么写下去,会家毁人亡。

呵呵,我很穷,我爸不是李刚,我做微商,你也不买,那你养我啊。

既然帮不上忙,就不要堵住我有第二份收入的入口。

虽然我还是出道新人,笔锋不稳,我已经看到希望的光了。

稿费一般只是鼓励,哪里能维持生计。各媒体由于互联网的普及,文章满天飞,运营已经十分困难,加上培养我们这些新人,对约稿主题把握不准确,文章质量太低,编辑又不好意思枪毙,打消快要站稳的新人的积极性。

要问我为什么要写?我的男人怎么娶了我这种令人讨厌的女人?

不好意思,你喜欢的女人,我的男人不喜欢。你不喜欢的,恰好是他喜欢的。你不用咒骂我没有公德,扰乱社会风气,我也不评论你给资本家打工,毫无才气。

你不用担心我的婚姻,即使我二婚、三昏、五婚,都有对我着迷的男人娶我。

我可以自信的说:志同道合,情比金坚,你就讨厌我全家吧。

各种质疑已经铺天盖地,我告诉编辑,有压力。

编辑说,别管他,随缘,不该认识的人,让他流失,只要珍惜有缘的人就好。

看编辑一副对任何人的去留都无所谓的态度,我明白了做这一行,朋友越来越少的原因。

他对做全职编辑,也会有抱怨,也许觉得上司太low,考核不公平,待遇不好,却忍耐度日,不肯把负面情绪传递给我们这些新人。

从爱好读书的读者,变成后台与编辑互动的写手,我的价值观发生猛烈冲击: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用狼性精神,与对手势不两立。

我要传播我的思想,哪怕你再讨厌,也只能说说而已。没有你,我没饿死啊,再说了,等我走过这段“我长得还很丑”的阶段以后,还有很多人愿意跟我做朋友。

感谢我的空间里多年访客,这些从来不发声的读者默默的陪我走过孤独的写作之路。

我那么平凡,只想拥有一个终身的技能,来让有限的生命得到伸展,他们从来不看我的文章,只看我坚持的精神。

当被人嘲笑的时候,我很想说:你那么厉害,你救我啊。

他也不过浮萍弱草,如果有能耐,早已经脱离这个阶层,怎么会有空嚼我?

对立的人,不过也是弱者,都在为生计奔波。

讨厌一个人真的很累,回忆她的音容与虚伪的笑容,和难摸的城府。可是为什么要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来讨厌?

反正我不讨厌任何人,都是生命万种展现形式。

为了对得起,陪我走了快十年的熟粉,我不能因为反对的声音就停止。

既然我坚持了十多年,我还是会写下去,如果你要断指威胁我一刀两断,那好吧。

从此不来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