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老爸的鸡蛋羹

爱就是尽我所能把最好吃的都留给你。                            ——文/心碎纸人

      爷爷是个木匠,老爸继承爷爷的衣钵,也是个木匠,手艺人。

      都说手艺人实在、老实、能干、心灵手巧。老爸就是一个这样的手艺人,会雕花会木刻什么都能做出来,栩栩如生。

      老爸什么都会做,唯独一样不行,那就是做饭。遇到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双能干的手就没辙了,用老妈的话来说就是能把饭弄熟就行了,别要求什么美观、口感和种类……

      不过这么多年,老爸的私房菜就是鸡蛋羹,在老妈生病时,老爸就会早早下班蒸一大碗送到老妈的床边,微笑地看着老妈一口一口慢慢吃掉,空气里都弥漫着鸡蛋羹暖暖的爱的味道,羡煞旁人。老爸平时是不下厨的,唯一会做的就是鸡蛋羹。

鸡蛋羹

    老爸做鸡蛋羹可是一绝,有其独特秘方。记得有一次躲他身后偷偷瞄了一会儿。只见他围好围裙,在冰箱里取两颗鸡蛋打入碗里,然后加一点点盐打散,随后加入蛋液3倍量的凉白开和小半勺淀粉之后再次充分打散、打匀,几分钟后把蛋液过筛,滤去浮沫,之后倒入烤碗中,加盖盖子,将冷水放入蒸锅蒸15-20分钟,焖3分钟再出锅。之后一碗香喷喷的鸡蛋羹就新鲜出炉了。开吃前在蛋羹表面淋上一点点生抽、醋和少量的香油,那可真是天下第一美味。

      老爸对蒸鸡蛋羹很有研究,他经常说凉白开的量决定了蛋羹的老嫩程度,水越多蛋羹越嫩(也别太多啊,太多了就不成形了)。还有打匀蛋液很重要,如果不打均匀,蛋羹颜色黄白相间,卖相就不好了(老爸一看就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最重要的是蒸制的时间取决于蛋液和水分的多少,而且最好不要用生水来蒸蛋羹……等等等等,一说起鸡蛋羹,连葱蒜都分不清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老爸就会涛涛不绝,经验满满。这也是老爸唯一引以为傲的拿手好菜。

        有时候老妈忙的时候,放学一进家门就能闻到鸡蛋羹的味道,这一闻就知道今天是老爸做的饭而且中午只有鸡蛋羹。曾经一度吃鸡蛋羹吃腻了,我说老爸换道菜吧,真的吃腻了。哎,老爸可好第二天把咸的鸡蛋羹换成了甜的鸡蛋羹……我说老爸,咱还是规规矩矩吃咸的鸡蛋羹吧,老爸说好的,别挑食……

鸡蛋羹

        老爸说他跟老妈之间的爱情就是当年老妈在厂子里加班忙碌的时候,老妈可是个大美女,追求者真的是数不胜数,正巧,老爸也是其中之一。因为一次机缘巧合,木匠老爸有幸认识了老妈,得知她加班吃不好饭就特别心疼。那个年代,肉特别值钱,老爸工资不高也买不起,买了自己也不会做。老爸没辙,但喜欢老妈又喜欢得不行,聪明的老爸一分一毛地攒着钱,自己天天吃着白馒头,然后去集市上给老妈买新鲜的土鸡蛋。带回家一个一个做成鸡蛋羹,然后拿着保温饭盒给老妈送去。老妈很是感动,老爸凭借着美味的鸡蛋羹在众多追求者中成功脱颖而出,成功拐到老妈,与她喜结连理。在那个要求门当户对,媒婆说亲的年代,老爸和老妈却能自由恋爱,最后携手终身,多亏了老爸如鸡蛋羹一般细腻有爱的心。

          这是老爸的爱情,那天我吃着老爸的鸡蛋羹听着老爸的故事,老妈在一旁羞红了脸,那天第一次感觉鸡蛋羹真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了。软软的,滑滑的,很下饭,好吃又有营养。每一口都饱含着暖暖的爱。

        自从我和妹妹长大了,老爸工作忙起来之后,他就更少做鸡蛋羹了。都是老妈做饭,因为老妈的厨艺真的很好,只可惜我没遗传到老妈精湛的厨艺,只跟老爸学会了用爱去做鸡蛋羹……因为老爸工作忙,我们家也就好久没吃到鸡蛋羹了。

        记得最近一次吃老爸的鸡蛋羹还是两年前的高考前夕。那一段时间我特别紧张,压力很大,每天吃什么吐什么,一下子暴瘦了好多,饭都吃不下去。老妈也没有办法,医生一直跟我约时间去医院做个胃镜检查。我害怕不敢去,老爸看着也是心疼,他说要是“害怕我们就不做了,老爸带你回家做好吃的……”老爸就这样把我从令我害怕的医院带回家,回家的路上开车去了一趟超市,我知道,久违的鸡蛋羹又回来了。

          二十多年前,老爸攒钱给老妈做;二十多年后,老爸抽空给我做。

        就这样,高考前的一两个月,我都是吃鸡蛋羹过来的,虽然偶尔也还会呕吐,但身体真的好了很多。老爸每晚九点多加班回来就帮我蒸一碗鸡蛋羹,我十点左右下了晚自习回到家就能吃到香喷喷的鸡蛋羹。我们父女俩坐在餐厅,他看着我一口一口地吃,我闻着鸡蛋羹的味道冲他开心地笑。吃完之后我要洗碗老爸也跟我抢,要我洗涑一下看看书早点睡觉。然后抢走我手中的碗筷,身影消失在厨房的拐角……

        不知不觉,已经高中毕业两年,去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大学食堂里有一道叫“炖蛋”的菜,跟老爸的鸡蛋羹很像,但是味道一点都不一样。那天跟老爸打视频电话,老爸看我又瘦了很多,在电话那头乐呵呵地问“闺女,今年暑假什么时候放假啊?回来老爸让你妈多烧几个好菜给你补一补。”

      电话这头,看见对面头发渐白,皱纹渐多还笑得像弥勒佛的老爸,我说了一句:

      “老爸,我想吃鸡蛋羹!”



美食和谈谈情说说爱专题联合征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