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三。

 【一期三日】

【上下级,宠物,夏日祭【微调】】

 “就这样,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把我的话记在心里,打造更高的业绩。今天的会议结束。”偌大的会议室,清一色的职业装,唯一站着的人显得尤其醒目。

 那是即使是统一服装也磨灭不了的气质,就算被淹没在人群中也能一眼发现。深蓝色的头发温柔服帖地垂下,只有一搓呆毛显眼地立着。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给人一种【威不露却笑先闻】的感觉,深蓝色的瞳孔仿佛要把人吸入眼底,中间却有一道抹温暖的黄色,宛如深夜中高不可攀的明月。正好与他【三日月宗近】这一姓名相呼应。撇开这些不说,他的面容简直精致地如同顶级女人一般,却也不是,姣好的脸存留着属于男性的成熟与傲气,却也带有老人一般的淡定从容,说那句话的时候似乎还向自己身边望了一眼。

 真是有魅力的人呢。坐在离三日月最近的一期一振,是最容易将他容貌看的一清二楚的,自然是免不了对自己董事长的赞美。不知道为什么一期一振是绝对不会将【美丽】这一词眼套用于三日月上。

 正这么想着,一期一振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这可把思维游离的他吓了一跳,扭过头向上看,不出意料是笼岛绿那一张摸着淡妆却清纯的如大学生的脸。看了看周围,似乎所以人都要走光了,只留下几个还在收拾文件的人。哈啊,原来已经发了这么久的呆吗?

  “一期君还在想什么关于会议的事吗?”笼岛绿大大咧咧地用手臂搂住了一期一振的脖子,“可真是努力呢。”

 一期一振刚想找个理由把自己发呆的事情糊弄过去,笼岛绿的话不得不说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于是他赶紧接着话茬道:“是啊……某些事情还是没有彻底弄清楚……”

  “不过太努力也是不行的。”笼岛绿打断了一期一振的话,“你看董事长已经走的连影子都没有了。这可真是奇怪呢,最近董事长下午总是走的特别早。再也没拖过会,不过这对我们倒是好事一件,我可是巴不得早点散会。”

  “我也是。”一期一振在笼岛绿喋喋不休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文件。笼岛绿见状知趣地松开一期一振,让他站了起来。

 虽然有敷衍笼岛绿之嫌,但是一期一振真的是想要早点回去,或者是这一段时间都很想要早点回去。因为他最近成功晋升了一位光荣的猫奴。

 猫奴总是要早点回家照顾自己的主子的,一期一振也不避嫌。况且自家那位主子可是猫中猫。要是晚一点指不定那位主子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以最快速度到家的一期一振一打开家门,不出意料地看见自家主子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自家脚边转着圈圈,用自己光滑柔软的毛磨蹭着一期一振的脚踝,闹着他直发痒,最后咬住了一期一振的裤脚。

“别闹了,三日月。”一期一振无奈地蹲下来,身上的公文包还没放下来就抱起猫咪在脸边磨蹭,却被它避开了,伸出了小巧的舌头舔着一期一振的颈脖。说实话他还没有过照顾动物的经验,但是当这只黑色的猫第一次出现在他楼下,深蓝色,中间带着一抹黄的,与他上级一模一样的眼睛盯着他的时候,一期一振就知道他大概是被这只猫给俘获了,而且在他上楼的时候,那只黑猫还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走到门口,随着他进家门,趴到他的沙发上。一期一振一个脑抽经,就把他列为自家家人了,顺便再抽一经给他取了个和自己上级一模一样的名字。

   “真是奇怪,今天怎么这么缠人。 ”一期一振被自家猫舔的满脖子的口水,躲也躲不开,三日月却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继续坚持不懈地舔着他的脖子。

    虽然猫舌头小而柔软,但事实上长满了倒刺,粗糙的很,四舍五入就好比一片砂纸,被舔着实不是一个什么舒服的体验,况且三日月在某些方面可真是非常执着,口水几乎是流满了一期一振的整个脖子,顺着锁骨向下流去,打湿了一点点衣襟却也还是不停歇。一期一振此时并不好受,为了方便三日月的舔舐他还得用手托住它不停地移动,但作为补偿,一期一振趁这时不断地揩三日月的油,一会揉揉它细软光滑的毛发,一会搓搓它不老实的小脑袋,听着它因不满而发出的咕噜声。作为一个猫奴,被主子喜欢比被舔本身更令人享受。

 三日月没有停下嘴上的动作,却不知什么原因,眯起了深蓝带黄的双眼,只留出一点点缝隙,看起来阴险的很。一期一振是看不见,要是看见了准会吓一跳,因为这眼神好似随时要干掉一期一振发动政变,退一万步说也是要干坏事。果不其然,它趁着一期一振还在自我陶醉,稍稍一动小脑袋移上去一点,伸长了舌头去触碰自家主人的嘴唇,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

 这可过分了。一期一振脑海里一片混沌,等到反应过来自己不顾那位秒怂者的苦苦哀求把它从衬衣的外套的中间捞出来,扔出去是不可能的,走近沙发丢到柔软的沙发垫上。

 三日月一碰到垫子就马上委屈地缩成球,像个小怂包一样悄悄抬起眼睛观察一期一振的反应,这只视线刚好和清醒过来的一期一振对上,那清亮亮,好似赎罪的眼神仿佛一期一振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这又让一期一振心软了,蹲下来安慰似的去抚摸三日月,哪知对方以为他要惩罚自己,低下头眼睛紧闭着,那身子都有些颤了,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却是柔和的抚摸。疑惑地睁开眼一期一振却已经拿开了手,凑近三日月还在细微抖动的,一侧铺满黑色绒毛的小耳朵轻轻说了一句:“我去做饭了。”

 三日月咕噜了一下,缩了缩脖子,一期一振以为是答应了,就拍拍它又小又毛绒绒的头站起来走掉了。不过要是他知道那只坏猫纯属是起了色心的话,可能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一期一振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开始准备他和三日月晚饭所需的食材。因为只是一个人住,所以并不需要吃太多,隔几日去超市买一些放冰箱里就足够度过一个星期,前几天他还顺带了一包猫粮,奇怪的是三日月不仅不吃这种似乎是所有猫都钟爱的东西,反而还非常厌恶它,一包猫粮倒在食盆里三日月简直是要离它三米远。所以他不得不给他准备人吃的食物,关键是这只猫似乎还要向人进化,不吃带着可以令所有食肉动物为之疯狂的血的鱼啊,肉啊什么的。万分无奈之下,他只好做饭时捎上三日月那份,做一人一猫的量。

   不过三日月在遇到自己之前真的是一只流浪猫吗?那挑剔的口味和一看就知道有精心打理过的毛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只三餐不饱的流浪者所有。况且这样奇特的瞳色和美丽的外边,就算流浪也应该早就被收养了的是。不过倒是有听说过某只有主人的猫到别人家住了几个月才回家导致前主人和现主人打起来的事情,嗯,要是三日月并不是那样薄情的猫就好了。一期一振这样想着,突然又从三日月这一名字跳到了自己的上级三日月宗近。假如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被作为下属家的猫名的范本,尴尬的可能只是自己,因为那位心胸宽广的董事长很有可能并不会计较相反还会对自己报以微笑。

   直到一期一振把晚餐端上桌,三日月才在软软的沙发枕头上舒展开蜷着的身体,伸直了四肢张嘴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忽略颜色和形体的话大约可以自行脑补成一块泡涨的海绵,它睁开一直闭着的双眼眯着抬头向上看去,不出意料的看见了一期一振那张温柔,带着笑意而不断放大的脸。大约也只有一期一振敢这么做了,要是其它的猫大约会马上受惊炸毛,拿爪子糊主人一脸。所以着三日月也算上猫中极品了,就算在怎么受惊也会保持着似乎是独裁者的优雅,或者是它根本不会受惊。喏,这倒是与自己那位上司的品行相像了。

   三日月用它漂亮却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睛盯了一会一期一振,后来大概是脖子酸了就也低头不在看他,在枕头上啪哒啪哒自己柔软的肉垫,从沙发上溜下去跑到餐桌上端坐着,等待自己的主人缓过神与自己一同进餐。一期一振回头看见那位小黑球在餐桌上这才想起来他是要叫它去吃饭,前者苦笑了一下晃晃头,随着后者坐在餐桌旁边拿起了筷子。暗自诽谤着都是那位小祖宗的错,看似深不见底却带有明亮颜色的眼睛似乎是要把人的思想吸进去。一对上视线就无法离开,这又是与自己董事长一模一样了。大概是因为不太好意思一直盯着董事长,总不能说【您的眼睛真漂亮我想一直盯着可以吗】,虽然对方同意的可能性更大,但是自己也没眼瞧就是了,所以只好连同董事长的份去看三日月了。

   说起来,好像自己最近要出去一小段时间?一期一振嚼着鱼突然想起来。因为某些缘故,所有员工可以去海边旅游两天。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一夜,但是对于那群在公司里已经闷出蘑菇的员工们还是天大的好事,几乎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准备行程,除了一开始就明确不准备去的董事长。

   既然不去,那么准备工作也是不需要做的了。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三日月宗近就是这么想的,在决定集体出游的时候他就明确了自己绝对不会和大家一起,还把所有出游要准备的事务都交给了只是离他坐的比较近的一期一振,顺便交代一定要让一期一振代替他自己去陪同照顾大家,到时候他自己只需要报销就是了。反倒是一期一振非常负责,几乎是把这些事务当做项目来完成,以至于忘记他也需要出行。但是出游想想也是绝对不可能带宠物的,所以他除了把三日月放在朋友家寄养就只能花钱把它放在宠物店委屈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让三日月自己在家呆着。总之这个看起来很乖的小家伙好像是最难搞的存在,要是一个不和心意说不定这位祖宗会翘家一去不回来,但是这三个办法看起来都不是很可以行得通的样子。这点倒是让一期一振非常头疼。

   因为一直在思考很令人烦恼的事情,所以吃饭也不大令人愉快,即使并不是一个人用餐也是食如嚼蜡,但是不管心情如何餐后的碗还是需要有人清洗的,但这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拜托三日月。这以至于一期一振把餐具拿进厨房洗的时候依然在想那个令所有猫奴蛋疼的问题,并没有发现一只小小的黑色不明物体收紧爪子悄悄地跟着他走进厨房,甚至可以说是光明正大的了,因为聪明的绒球发现它的主人心不在焉完全不在状态。

 一期一振把碟子放进洗碗池里打开水龙头,大量清凉的水从里面直泻而下,击打在叠的并不高的待洗物上,激起白亮亮的水花全数飞溅在一期一振洁白的衬衣上,为了图舒服他习惯性把西装外套在吃饭前就脱去了,哪知今天会出这个状况。身上湿哒哒又冰凉的感觉并不好受,一期一振这才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一不留神就把水龙头拧到了最大,反应过来去关掉的时候前面几乎是要湿透了。吸满了水变得半透明的纺织物因过重而贴覆在一期一振的肌肤上,透出一点不过分的肉色,更勾勒出他通常不会显露的,美好又诱人的身材。

   “啊……”一期一振有些懊恼的叹了一口气,扯了扯自己衬衣的下摆,却没发觉自己本来就湿的手把衣服打湿的更彻底了,他轻轻晃了晃头,自言自语道:“算了,等会洗碗再换吧……”

   一期一振把水龙头重新打开,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裸有些湿意,原本以为是水从台上滴下去打湿了,动了动脚却没想到会越来越痒,并且感到湿意的肌肤面积为之更大了一些。

   “什么啊……”一期一振这才把视线从洗碗池转移向下,却看见一只黑色的蓬毛团在自己脚边打转转,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脚裸。一期一振不用想就是自家的祖宗三日月,三日月大概是注意到有人在看它,一抬眼刚好与一期一振的视线对上了。一人一猫短暂地对峙了一会,三日月好像是感觉到了一期一振眼神里的责怪,心虚地移开视线跳到洗碗台上,果就算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也完全不想改正,它安静如鸡地端坐在洗碗池边皱着眉头盯着一期一振的眼睛,又盯了盯洗碗池,大有一副要来指导指导下属工作的领导之范。

   一期一振是毫无注意到它的心思就对了,他一心只想着把这位可爱但是爱闹腾的小祖宗撵哦不请出厨房,他无奈地长叹一气,朝着别的方向甩了甩湿了的手,抱起猫咪放到自己眼前,却没想到对方丝毫不给面子地移开了头,他皱了皱眉把三日月的脑袋转过来强迫他们对上眼,几乎是哀求地说道:“我的小祖宗啊……这里太多水了,会把你的毛打湿的,你出去好不好……”

   怎想到三日月完全不听他的话,动了动身子就从一期一振的手中挣脱,顺着溜到了他的衬衣里面,幸亏一期一振提前把衬衣下摆塞到裤子里面才没用让这只混蛋做变速下落啪叽到地板上。但是他再想把这只球捞出来对方却又是不配合了,用双臂环着他的腰宁死不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1】 三日月宗近这条鱼,总是有满脑子的奇怪想法。这让山姥切国広好多次都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条正常的...
    Noel_3925阅读 1,486评论 0 3
  • 松本篇:新月(上) 第一章 怪物 1. 这场雨下的可真大。 刚入夜的时候不过是濛濛细雨,三更天的时候,反而有瓢泼...
    云云云央阅读 675评论 0 1
  • 第十一章 飞翔 1. 三日月彻底清醒过来是在三日之后了。 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他努力爬了起来,身上一...
    云云云央阅读 450评论 0 1
  • 美好的事物终将逝去,就像前一秒绚烂的烟火,此刻剩下的只是余烬;就像前一秒的你,不是现在的你;时间,是一切的根...
    萌龙在天阅读 145评论 0 0
  • 昨日梦中添悲歌, 铿锵直拨云九霄。 山有沟兮水有折, 万里寒声风如刀。
    春色天涯阅读 150评论 4 6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民国初年,繁华的上海,涌现了不少有财有势的家族,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钟家与吴家。...
    花忘情阅读 128评论 0 0
  • 轰!恐怖的凶煞之气,在牧尘体内猛的爆发开来,几乎是顷刻间,他的眼睛便是通红了起来,一种疯狂的杀戮从心底深处涌出来,...
    混沌天书阅读 1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