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赢——写在上班第一天

1.牛逼的表姐和表姐夫

春节期间,我的日子是过的十分逍遥,追剧,补觉,玩牌,刷手机……欢脱而轻松,没毛病。我想,这是大部分人的过年日常。

而有一天,先生告诉我,刚刚听亲戚说,他的表姐和表姐夫,仅去年一年,就赚了120万——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收入。表姐是某大型门户网站的记者,仅年终奖就有28万,表姐夫是IT行业的创业者,发展的很不错。目前在北京准备买第三套房。过年回来,他们开着新买的奥迪。

先生的表姐恰好和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所以他每次说起表姐,都会加一个“你学姐”以跟其他的表姐区分。然而,同一所学校毕业,差距却是这么大。我如今不过是一个二线城市体制内的上班族,拿着少的可怜的工资,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我跟先生说:“你看,我聪明,亦有才华,相貌也好,学历也拿得出手,为什么现在混成这样?难道是堕落了?”先生点头如捣蒜:“对,就是堕落了。你说到关键了。”

2.曾经努力的自己

是啊,想想现在的自己,还真的是丧失斗志,“佛系青年”,过着随波逐流,随遇而安的生活。而现在的状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想起初中时候的自己,因为小学在农村,所以,到镇上上初一的时候,还认不清26个英语字母,最开始上英语课的时候,几乎都是听天书,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我就采用最笨的办法,死背课文,默写单词,认真完成课后习题,好几次早上五点多就坐在自习室埋头默写默记。还记得偌大的教室,只有我一个单薄的身影,窗外还是一片漆黑,我在读写记中迎来陆续上自习的同学们。然后,一个月后的月度考试完,一下子开窍了,就好像你在黑暗的房间里四面摸索,找不到出口,突然一束光打来,所有的一切都明了了。那些看起来莫名其貌的字母和语法突然间像整齐有序的士兵一样,等待着检阅,此后,我的英语成绩就没有掉下过年级前三。

毕业后最初在设计院工作的时候,也是努力的。开始接触工程设计时,完全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图纸、报告、概算……所有的流程对我来说像一座喜马拉雅山一样难以攀登。大学时学过的CAD制图都只是皮毛,于是从画图开始练起,新建图层、新建样式……报告照着前人的模板研究学习,对照着写。概算中的面积匡算一点点向同事请教。记得当时我一直不明白水面线的计算,一个周末的下午,同在单位加班的李工——一个工作和家庭都经营的很好的大姐姐手把手的教我,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终于知道怎么算了。那时候一束金色的余晖打到办公桌上,心里满是轻松和愉悦。那时候晚上下班了也常到办公室去。短短两年时间,从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到亲自负责设计了十几个小型工程,那种成就感是显著的。

回看过去的自己,每一步都走的踏实而努力。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进入心仪的大学,实现最初的愿望。而现在呢?几年来的体制生活,已经渐渐磨平了我身上的斗志和锐气。一切只求过得去便可。年纪虽轻,状态却已暮年。心里也有目标,但行动上的懒惰,却逐渐让目标成为一个空壳。

3.别人的工作状态

昨天看到朋友圈一篇文章《我的朋友圈,初四已经上班了》。文中举例,有的人刚下飞机就开工,有的人一回北京,就将孩子交给姥姥,晚上开始梳理工作,第二天早上就进入工作状态。而有些人,根本没有休息,某知名大号的朋友项目组全体自愿留下加班。

其实,刷微博的时候就发现,明星们,最多过完初一,初二就开始去拍戏了。景甜、江疏影、张若昀……都发了初二开工的信息。而湖南台的《歌手》播出的时候,是大年初一,华晨宇的采访片段说,他为了改《双节棍》,两天两夜关在房间,也就是说,他一直没有休息。当然,最后这首歌在残酷的淘汰排名中获得第一也是实至名归。

即便是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明星们,也都这么拼,我们这些普通人,还有什么放纵的理由呢?

想到了辛芷蕾的一个采访,这个因为上了《演员的诞生》而大火的女孩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霸气的回答“我想红”。没有扭捏作态,没有故作云淡风轻。因为想红的愿望是那么强烈,所以才能沉下心来打磨演技,而不是靠炒作综艺和通告走流量,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红的持久。目标是这么强烈,追梦路上的艰难便也都成了过眼云烟。

所以,开工第一天,我立下决心,与过去几年不求上进,不思进取的自己告别。因为,我想赢!!!我不想十年后的自己像现在这样羡慕别人,也不想十年后的自己成为别人口中同情或者惋惜的对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