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龙皇 第八十五章 强手林立

96
生还者kevin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0.1 2019.05.20 12:02* 字数 5103

“欢迎,欢迎!”

原本在咖啡机前方埋头工作的店主放下自己手里的咖啡杯,走到洗手池旁边,把手洗干净,拿起搭在柜台边缘的毛巾,擦干净自己的手、脸和脖子,随即从柜台的一侧走出来。

坐在中央区域中距离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两侧的两名牌手也先后放下自己手里的牌,从各自的座位上站起来。两个人同时看向从自己的桌位旁边走过的店主。

“师父。”

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一些的男人率先开口,看向店主,抬起手,轻轻地捋自己下巴上的胡茬。他的头发略微有一点卷曲,末端呈波浪状,额头上方的一撮额发还染成浅褐色。

另一个左眼角上方长有一颗黑痣的男人则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看向钟卓越和燕海浪。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他也没有注意到跟随在两个人身后的庞盛——或者说,故意没有去注意。

“江陵”杨明剑温和地笑笑,拍拍自己徒弟的肩膀,沿着中央区域正中间的过道往前走,走到乱糟糟的桌位前方,看向钟卓越和燕海浪。

“今天生意不错啊。”钟卓越率先开口。

“江陵哥!我们想买卡!我们参加比赛的卡组里还差一些卡!”

“江陵哥!我们是昨天申请加入全国大赛QQ群的那两个!是浪子哥批准我们的!”

原本跟在钟卓越和燕海浪身后的两个年轻男生先后大步上前,一左一右地绕到杨明剑身边。

除了仍然坐在座位上埋头整理卡牌的三个玩家之外,其他所有玩家先后把脑袋转向这两个新来的玩家。

“哦?新来的啊?”

杨明剑笑着走到两个年轻男生身边,伸出双手,轻轻地拍两个人的肩膀。

“你们会参加全国大赛吗?先向周围的各位做个自我介绍,怎么样?”

“哦……我……我叫许迪……”长发男生露出有些害羞的表情,抬起手,挠自己的头皮。

“我叫施玉强……”雀斑男生把自己的背包摘下来。

“你们都还没有ID吗?”杨明剑问。

原本围在桌子周围的玩家们先后散开,有的坐到其他的位置上,有的走向两个年轻男生。其中两个大学生模样的玩家还露出怀疑的目光。

“呃……ID?就是网名吧?”长发男生许迪咽下一口口水,“我叫……钢铁猛男,他叫废柴一号……”

“哈哈哈!”

围在两个男生周围的男人们同时大笑起来。坐到椅子上的全都趴到桌子上,有的捂着肚子,有的不停地捶打胸口。仍然站着的也笑得前仰后合,身体像狂风中的小草一般来回摇晃。就连原本看上去比较矜持的两个女人也忍不住抬起手,捂住嘴笑起来。

“不是这样的啊,”杨明剑笑起来,“ID,就是你们在桌游界里的名字,也是绝大多数玩家们对你们的称呼。它和一般的网名还是有区别的,因为,在桌游界里,它起到的是和姓名一样,甚至比姓名还重要的作用。因此,最好不要直接用自己在其他地方的网名做ID,也不要用太长、太古怪或者太拗口的ID。大部分玩家也不会直接使用真名,或者儿时的昵称。”

许迪和施玉强对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给你们俩举个例子吧。”

杨明剑转过身,向自己的徒弟和脸上长有黑痣的男人招手,示意他们两个人走过来。两个男人并排走到两个男生面前。

“这是我的徒弟,天道,”杨明剑率先将手伸向自己的徒弟,“他的真名叫文恒嘉。”

“哇哦!”许迪率先发出一声尖叫,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文恒嘉高挺的鼻子,“你就是天道啊?前几天在烈城举行的那场巡回赛的冠军?”

“你好。”

文恒嘉温和地笑笑,伸出手,轻轻地握住许迪的手。他的手洁白而修长,还软绵绵的,如同上好的丝绸一般,看上去有些像女人的手。

“这一位,是本店的资深玩家,SKY,”杨明剑把手指向长有黑痣的男人,“他的真名叫蒋培伦。自从本店开张之后,他就一直是本店的常客,更是VIP客户之一。”

“对!还有我们!我们也是!”

“我也是!”

几个男人先后举起手,或者挪动身体,向文恒嘉和蒋培伦的方向靠拢。几个男人组成一道不规则的弧形人墙,脸上露出或得意或猥琐的笑容。

“大……大佬们好……”许迪尴尬地摆手,动作如同机器人一般僵硬。

“行啦,”钟卓越从人群中钻出来,示意聚在一起的玩家们先散开,“江陵,你先给两位新来的小哥挑卡吧。大家都去忙自己的吧。待会儿,我和浪子要跟江陵谈一些事情。”

原本围在一起的玩家们立刻作鸟兽散。杨明剑伸出手,示意许迪和施玉强跟他走。许迪和施玉强立刻乖巧地跟到他身后。三个人一同向摆成一排的货柜走去。

“小虫哥!小虫哥!我来拿货!”

正在这时,一个梳着鸡冠头、戴着宽边黑框眼镜的瘦削男人大步流星地从店门跑进来,径直走向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庞盛。他左手攥着手机,右手拎着一个大塑料袋。毫无疑问,他正是庞盛口中的那个“阿黄”。

“你这个家伙,怎么现在才来!”

庞盛笑着拍“阿黄”的肩膀,随即大步向前走,向柜台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在柜台另外一侧的墙边,摆着两排低矮而厚重的铁皮储物柜。这些储物柜沿墙壁摆放,一直排列到另一边的厕所和员工专用房间的门边,排成两道黑色的“城墙”。


不一会儿,围在店里的玩家们纷纷散开,各自找不同的桌位坐下。

杨明剑、钟卓越和燕海浪坐到餐饮区中最靠近柜台的一张桌位上。三个人面前分别摆放着三杯不同的饮品。杨明剑面前摆放着一杯热拿铁。钟卓越面前摆放着一杯蓝山咖啡。燕海浪面前则摆放着一杯刚刚调制好的鸡尾酒。

“浪子,你已经确定要参赛吗?”

杨明剑轻轻地啜饮一口咖啡,随机转过头,向文恒嘉和蒋培伦所坐的那一桌看去。文恒嘉和蒋培伦的对战已经结束,两人正在分别和另外两名玩家对战。三个人都可以看到,蒋培伦和与他对战的那名玩家脸上都露出紧张的表情,两人目前应该处于僵持状态。文恒嘉脸上的表情则很轻松,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坐在他对面的玩家则抓耳挠腮,不停地看向自己的手牌,似乎不知如何是好。

“没错。我目前还是想参赛。”

燕海浪也转过头,看向文恒嘉的脸。他用两根手指夹起酒杯,将酒杯夹到自己唇边,优雅地抿一口酒。

“去年的比赛,我就没参赛,和青蛙、炸药他们几个一起当裁判。正式上班之后,我参加比赛的机会变得更少,很久都没认真打过比赛。再不参赛,我很可能会和新玩家们聊不到一块儿呢。”

“是因为那个龙皇吗?”杨明剑问。

“差不多,”燕海浪靠到椅子背上,摊开手,“我感觉,龙皇很像他的师父。”

杨明剑和钟卓越同时瞪大眼睛,看向燕海浪。两人原本想要端起咖啡杯的手同时在空中停止。

“哪一方面?”钟卓越率先开口。

“打牌的风格,”燕海浪说,“还有,装修和经营店铺的风格。说真的,他的卡店的装修风格,和这里有点儿像。只不过,他那里的空间没有这么大,设施也没有那么多。”

“他的店也是卡店兼水吧?”杨明剑问。

燕海浪重重地点头,随即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刚刚响过一遍的手机。他皱起眉头,开始回复手机上的消息。

“你觉得他的水平如何?或者说,和天道比起来,如何?”钟卓越问。

“这个不好比较,”燕海浪摇头,“之前,由于被砸店,他没有去参加烈城的那场巡回赛。他们那边一共有五人去参赛,是那个叫斗神的玩家带队。不过,根据我的感觉,他和斗神的水平应该差不多,很可能会更强一点。我和他们两个都打过几局牌,感觉应该是这样。”

“是吗?我记得,当他还叫飞龙的时候,他在全国大赛最好的成绩可只是32强。”钟卓越笑道。

“对啊。”

杨明剑喝下一大口咖啡,把目光投向中央区域靠近店门的桌位。他的目光落到站在桌子旁边的长发女人身上。这个女人看上去大约比他们三人略微小几岁,柔顺的长发顺着脖颈两侧自然下垂,一直垂到接近胸口的位置。此时此刻,她正站在刚刚买到新卡的许迪和施玉强身边,一本正经地指点他们两人修改卡组。不过,许迪和施玉强都忍不住时不时地把目光投向她曼妙的腰肢。崭新的套裙恰如其分地勾勒出她的身材轮廓。

“我也记得。在我拿冠军的那一年,打64强赛的时候,他和凌落打决胜局。本来他很可能会赢,结果,凌落抽到那张花妖女皇之后,一举翻盘。当时,他好像都气坏了。最后还是他师父过来劝住他的。”

“是啊。”

钟卓越也忍不住笑起来。他转过头,看向位于自己右手边的照片墙。在看似杂乱无章的照片墙中间,有一道浅褐色的圆弧,刚好将整个照片墙分成上下两部分。五张大合照刚好位于圆弧上方,排列成和圆弧的弧度一模一样的弧形。他的目前停在从左往右数的第一张照片上。位于照片中央的人,正是他自己。确切地说,是五年前的他。照片上的人整整站成两排,前一排是身穿比赛纪念制服的参赛选手,后一排是工作人员。他被所有人簇拥在中间,手中高举着闪闪发亮的冠军奖杯。

“谁也不知道,北冥到底去哪里了。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没有他的消息。”

“应该是彻底不搞桌游了吧。就像辉哥和权哥一样。当然,他也有可能是因为某些重大变故而决定消失一段时间。”

杨明剑也转过头,看向圆弧中央从左往右数的第二张照片。照片墙上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他亲手钉上去的,位于核心位置的前五届全国大赛合影更是他精心修缮后才悬挂上去的。在从左往右数第二张照片,也是第二届大赛的合影中,站在照片中央、高举起冠军奖杯的人,变成他自己。钟卓越则站在他身后的工作人员们中央,脸上满是欣慰的表情。站在他右手边的人,正是四年前的大赛亚军,“北冥”张俊卿。体型微胖的张俊卿和体型偏瘦的他紧挨在一起,穿着一模一样的纪念制服。和第一届大赛相比,第二届大赛的纪念制服的做工更好一些,胸口部位还加印上约有拳头大的星火公司LOGO。

“不过,我希望他没有什么事。他是个非常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他不会再回来,我还真觉得有一点可惜。”

“也没什么可惜的啊,”燕海浪看向文恒嘉,“你和他的徒弟,都已经成长起来。我感觉,这一次比赛,天道很有可能会拿到不错的成绩。他配的那套裁决天使,好像是你店里最厉害的那一套,对吧?”

“可以这么说,”杨明剑露出几分得意,“这几天,很多人都在抄他的那一份配置呢。我和他说过,这几天最好多练练内战。这一次大赛,用天使卡组的人肯定会是最多的。裁决天使又是几种分支中相对最稳定的一种构筑。”

钟卓越转过身,向比赛专用区域看去。庞盛和“阿黄”正坐在一条长桌子的边缘位置,两人似乎正在争论什么。两人的卡组和一些没有被装起来的散卡散落在两人身前的桌面上。另一个肩膀上斜挎着单肩皮包的男人站在他们身边,用好奇的眼光看他们。

“照这么说的话,那些专门报复社会的人恐怕得哭晕在厕所吧?裁决天使打削血卡组,胜率几乎可以说是九一开。”

“差不多吧,”燕海浪先看向庞盛,再看向斜挎着皮包的男人,“但也不是绝对的。小虫这家伙,总能带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不过,Destiny怎么也对他感兴趣?他不会也想玩削血吧?”

“你绝对是想多了,”杨明剑笑起来,“Destiny不可能和小虫是一路人的。他也会用天使,只不过,还没想好该用哪一种。他的卡组还在改。”


“哈喽!”

“大家好啊!”

两个响亮而浑厚的声音同时从店门口响起来,瞬间传遍整个店铺。

一个大胖子率先从店门走进来,向所有人伸手。这个胖子像是刚刚从桑拿房里钻出来一般,全身上下露在外面的皮肤都热得发红,身上的短袖衫和大短裤全都被汗水湿透。他迈开两条又短又粗的胖腿,像一只螃蟹一样往斜前方迈步,向比赛专用区域走去。

“我靠!九重天这家伙怎么热成这样?”燕海浪忍不住感叹一句。

“胖子基本都是怕热的啊,”杨明剑笑着说,“我还希望多来几个像他这样的客人呢。有他在,我的冰饮料和冰激凌就不愁卖。做餐饮业的,谁不喜欢胖子呢?”

当“九重天”歪歪扭扭地拉开一把宽阔的椅子坐下之后,跟在他后面的三个彪形大汉才先后走进店里。为首的高大男人剃着平头,脸上还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他的身高至少有两米,进店门的时候稍微弯一下腰才钻进来。不仅如此,他还穿着一身黑衣服,带给别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转过头看他的几名玩家都只看他一眼便立刻把脑袋转回去。

“终结者也来啦,”杨明剑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今年,他们几个来的倒是挺早的。我得去招呼他们啦。”

“很不错嘛,”钟卓越点点头,端起咖啡杯,啜饮一大口,“我感觉,今年的大赛,很可能比往年都要精彩。”

燕海浪也笑着点头,向照片墙看去。从天花板上射出的一道光束刚好照射到照片墙上,照亮圆弧中央的五张合影。五颜六色的礼花状光斑从每一张相框表面浮现出来,交替闪烁。


“老板娘!我们要两杯芒果冰沙!”吆喝声从比赛专用区域响起来。

“好嘞!马上就好!”

之前一直在柜台后面忙碌的老板娘从电脑后面钻出来,转身走向宽阔的制冰机。几分钟之后,她端起盛放满满两个塑料杯的芒果冰沙的托盘,慢慢悠悠地向比赛专用区域走去。

“雨溪应该快要生了吧?都已经这么大了,还在工作啊?”

钟卓越略微低下头,看向老板娘隆起的小腹。她系着一条宽阔的花布围裙,刚好遮挡住她向外凸起的腹部,以及略显膨胀的身躯。

“哎呀……之前一直没有招到人嘛。还好,前几天刚刚招到两个,一过来就能顶上。我明天会带她再做一次检查,之后家里就会安排她住院。我也劝过她,让她安心去养胎。她说不想让我太累。”

刚刚将所有新来的客人安排完毕的杨明剑大步走回来。他的脸上布满笑容,带着一点欣慰,也带着一点愧疚。


2019.5.20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84)江溪卡牌

下一章链接:《极战龙皇》(86)大开眼界

极战龙皇
极战龙皇
42.5万字 · 3.2万阅读 · 5人关注
桌面游戏,简称桌游,是一种轻松而健康的休闲娱乐方式。 它包含各种卡牌游戏,各种棋类游戏,以及各种让玩家们坐在一起互相交流的语言类游戏。 这个故事,便来自于桌游圈子。 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机缘巧合之中,加入桌游世界。在和蔼可亲的桌游店主的指引之下,他逐渐交到许多朋友,成为全市桌游圈子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一场意外事故之后,桌游店被迫关闭,店主师父退隐,老玩家们也作鸟兽散。已经成长为青年的他,毅然接过师父肩上的重担,成为新的桌游店主,发誓让整个圈子重现往日的繁荣。 面对稚嫩的新玩家,他就像面对过去的自己一样,一点点地指引他们,一点点地付出努力。 然而,任何店铺的经营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问题挡在他的面前,各种各样的麻烦接踵而至…… 他逐渐感到劳累,感到迷茫,甚至感到不甘心…… 但他始终相信,只要付出努力,就没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难题……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