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奇幻】三荒之地 七 上

字数 3388阅读 95

第七 午夜空袭 上

乌尔撒停住中军,五百亲兵高举火把将他围在中间。他深知秦璋之勇,绝不肯轻易冲在前列。

北沙拓骑兵白甲黑马声势浩大,几千骑兵左右包抄,像一只巨大的怪兽快速收拢双手,妄图掐死怀抱中的两只小虫。

可惜秦璋与张合率领的骑兵绝非两只小虫,而是两支快箭,两只正要会合的快箭。

张合率领的骑兵只认准秦璋的方向疯狂突击,左右夹击北沙拓骑兵虽对这支遛了他们两个时辰的贤城骑兵恨之入骨,甫一交战,才晓得这支队伍冲锋陷阵的杀伤力简直比贤城弩箭还要大。

北沙拓骑兵虽然也砍杀了一些贤城精骑,却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支骑兵向秦璋处会合。

秦璋见张合杀了过来,也带领骑兵接应,鲜血飞溅、北沙拓武士纷纷落马,两支队伍还是合在了一起。虽然加起来不过七百人左右,更被几千北沙拓骑兵围在当中,但是有秦璋与张合在此,还有一个光着脚跑就能跟上的黑洲武士头领,士兵们都坚信,这一仗一定能胜!

红、白、绿三色焰火又一次冲天而起,秦璋与张合面色一喜回头望去,同时大笑起来。

张合道:“老离虎,还是未老,啸风峡外的血腥气他都闻得到,厉害。”

秦璋道:“奶奶个熊,我们发出的信鸽想必是一只都未到达,否则这老将军怎会现在才到?”

张合把脸上血迹擦了擦:“看声势,老离虎将军至少带了两千军马。”

秦璋摇头道:“何止,绝对有三千军马!兄弟,我们去迎接离虎将军!”

诺!

秦璋在中,张合与穆塔博一左一右,高声喝道:“西镇离虎!

七百名士兵也认得那三焰齐发的信号,知是威震三荒,扬威并州的离虎老将军前来接应,士气激增何止一倍,当下随着三人一面高喝飞血!离虎!一面大砍大杀,竟一鼓作气杀了回去,与离虎兵合一处。

铁戈回首看了看啸风峡上激战正酣,离虎已护住胡商,秦璋与张合眼看也要会合大队。心中已想过几种贤城可能采用的计策,叹了口气道:“都传闻离虎带军勇猛如虎、秦璋百战不败,二人皆有勇有谋,今夜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他当下整齐军队,拦在啸风峡前,等待着贤城军队的冲锋。

秦璋见北沙拓与狄族人都在重整军队似要前后夹击,却毫不在意,领了张合、李通、穆塔博会见离虎。

秦璋与离虎也不客套:“将军,北沙拓近五千人,至今还未曾用过多少箭,我方弩箭几乎用尽。”

“嗯,明白,我那一千军马由离豹率领,已抢上啸风峡,最多半个时辰肯定拿下沙郎匪。我军与狄族对冲一阵相互射击,他们的弓箭也所剩不多。”

“将军有何计划,秦璋全力配合。”

“我打算再冲一阵,冲至啸风峡口,算时间离豹也该拿下峡上的众匪,我们守住峡口,占据峡上,让胡商随小队人马进西镇,他们狄族蛮子和沙拓子若是不识相,西镇援兵一到,我叫他们一个也走不成!”

秦璋道:“狄族人想必也能猜到几分,他们迟迟还未进兵,看来是想死守峡口。”

哦,这群蛮子看来有点本事,为首的是何人?”

乌仑部的少酋长乌仑铁戈。”

“治军严谨,勇悍异常,看来不像个无名之辈,怎么未曾听说?”离虎奇道。

“能在离别之虎与飞雪战神合击之下活得过今夜,以后一定是大大的有名!”李通插口道。

离虎哈哈大笑:“不错,就看这小子的脖子有多硬,能不能扛得住我的双刀!”

张合、李通、穆塔博各帅本部,分配全额弩箭,将步军与胡商尽数带上马来,货物全部丢弃!秦璋、离伤、离痛、随我直扑铁戈中军!全军!准备冲锋!

诺!

“少酋长,贤城军队打算冲锋了!”

“来吧,他们已没什么弩箭,若是冲锋,我们狄族人还未怕过任何人!”一名铁戈旁的百夫长说道。

铁戈高举九环巨刃钢刀,如猛兽般吼道:“乌仑宗巴的子孙,死战!”

“死战!死战!死战!”

迎着狄族铁甲的冲天呐喊,贤城全军也齐声高喝:飞血!离虎!

离虎与秦璋双骑并列,率领大队直冲啸风峡。

远处的乌尔撒见贤城军马冲向啸风峡口,脸上现出一丝诡笑,对左右道:“怎样?我所料果然不错,离虎还是来了。”

左首道:“离虎与秦璋联手,就算我们与狄蛮子前后夹击,也未必讨得了好处,不若……”

右首一名披头散发,头戴铁环,上插黑、红、白三色鸟羽;面上蒙着白纱,嘴部却突起一大块,全身裹着白袍的人偏头看向乌尔撒。

乌尔撒对着这人深施一礼道:“还请尊使大显神通。”

那人点点头,也不答话,霍地长身站在马上,白袍下赫然露出一双巨大的鸟爪!那双鸟爪前后一分,抓在马脖颈和马背上,一用力,双爪竟深深刺了进去。

那匹并州马疼的狂奔乱跳,想把背上的这个家伙摔下去。却见那人忽地抖落白袍,现出全身,竟似一只通体乌黑,半人半鸟的巨大的怪物。

这怪物面上白纱中发出几声刺耳的鸦叫,一振双翅,平地挂起一阵大风,双翅振了几振竟离开地面缓缓上升!

北沙拓众骑兵都是骇然,连战马也吓得惊叫起来,纷纷后退避让。

那半人半鸟的怪物竟振动羽翼把战马抓到了空中,越飞越高,只一会就有十几人的高度!

忽听半空中群鸦乱叫,无数巨大的黑影从墨一样的天空出现,围绕着那只头戴白纱的怪物。

一只黑影探出双爪抓向战马肋部,战马惨嘶不止,乱踢乱动,竟被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出来,鲜血如雨般从空中洒落。

又一只黑影紧紧抓住马头,与那带白纱的怪物合力将战马扯住,一时间无数黑影怪叫着扑上来,疯狂啄食撕咬那匹可怜的战马,只一会,那匹战马就皮开肉绽肠穿肚破,犹如在草原上被群鸦分食的尸体一样!

马血与小块的马肉从空中纷纷落下,北沙拓骑兵都已吓得坐不住马鞍,纷纷想掉头逃窜。

乌尔撒挥刀喝道:“退后者,斩!”

话音刚落,空中一声极其刺耳的鸦叫,那无数黑影撇下几乎被撕扯光了血肉的马尸,向远处的战场飞去。

马尸哗啦一声砸在地上,就连乌尔撒也打了个激灵,他吩咐道:“前进,备好弓箭,无论贤城人还是狄族蛮子,一律射杀!”

乌尔撒五百亲兵中有一人在众人都惊魂未定时,从袖中放出一只灰色信鸽,那鸽子腿上系着一个小竹筒,振翅在无数并州马身下穿行,向后飞去,待穿过最后一名骑士的马匹后,忽地飞上高空,消失在莽莽墨原。

战争已进行之最惨烈的阶段,狭路相逢勇者胜。

离虎左手刀长三尺七寸,重十五斤,曰:分;右手刀长四尺三寸,重十五斤三两,曰,离。两柄刀均是刀背下弯,刀刃前宽弧朝外,刀刃后窄弧度向内,正是贤城巨匠为其量身打造的扼虎刀。

由于离虎长年在三荒西镇守卫,这对形制奇特,杀伤力巨大的扼虎刀斩敌无数,终于被人记住,将造型画给了并州铸剑名家。并州黑玄滩锻铁一族花了半年时间赶制了三千把扼虎刀,重金卖给并州各国。从此,并州与三荒之地就常有配备扼虎刀的军队和强匪。

但无论再怎么仿制,这些刀的材质、重量、形制、杀伤力都不能和离虎这对分离双刀相提并论。

老将离虎雪白胡须已被鲜血染红,手中双刀砍杀之下,挡者披靡。两名狄族骁将见离虎势猛,挥动长枪刺翻了近前的贤城骑兵,拍马来战。

离虎正砍翻左边一侧的一名士兵,忽见右侧长枪迎面刺来,左手刀向外一架一带,已经那人顺势扯得向前;右侧又有一人轮动钉锤当头砸下,离虎一磕马镫,座下乌雷豹猛向前一窜,那狄族骑士钉锤打空,用力太猛收势不住,已将半个身子送给了离虎。

离虎双刀左斩右劈,顿时将两人砍落马下。离虎正要催马向纵深杀去,左面离伤、右面离痛两人担心老父亲杀的兴起有了闪失,急忙赶上将老将军缰绳拉住!

离虎大怒:“犬子岂敢!老夫焉能落后,快给我放开!”

离伤道:“父亲勿怪,自古上阵父子兵,您若杀将进去怎可少了我兄弟陪伴?”

离痛道:“大哥说的不错,这么爽快之事父亲大人怎能独享?我们父子三人并排杀将过去,谁人能够阻拦?”

离虎豪气大盛,目光如虎,哈哈大笑:“我儿!随我杀!”三人抡刀纵马,后面跟着几十名亲兵,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铁戈也正在疯狂砍杀中,全身被炽热的战意燃烧,寒冰一样的双眼映着火光,冷酷的脸上没有却任何表情,不会因砍到对手而兴奋亦不会因伤痛而扭曲。

他就像被鲜血染红的钢铁巨人般力大无穷又坚硬无比,又似被摧毁一切主掌生死的魔神附体,每次轮动九环巨刃钢刀,必有血光飞起。他除了下令外一直咬紧牙关,绝不会大声呼喝怒吼,他冷静无比却又异常享受,他为战而生为杀戮而活,只有此时他才能感到生命的意义,只在此时,他才能将家族、荣耀、领地、权力、阴谋、甚至难以琢磨的爱情统统抛诸脑后,轻松,他此时最大的感受竟是轻松。

直到铁戈看到左前方的狄族骑兵人仰马翻被硬生生被冲出一条路,才从无比享受的状态下跳出来,立刻进入了领军主帅的状态。他召集左右猛将急急向左杀去,眼中已看到离虎父子,铁戈高声喊道:“离虎!铁戈在此!”

离虎听得右侧有人高呼其名,定睛一看正是狄族主将,他已记不得秦璋告诉他铁戈的名号,一带缰绳,带着两子向右杀去。刀光飞舞中,离虎也高声叫阵:“离虎在此,留下你的首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