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土豆,害母亲差点死于非命!

                                    一袋土豆,害母亲差点死于非命!

    

这两年,每到土豆收获的时节,就有位老大妈张着一说话就漏风的嘴,对我说:“我年轻时苦啊,比黄莲还苦!你不知道,那时……”

这位老大妈,就是我母亲。


我尽管已听烦了,但还得故作认真听下去,因为母亲被压抑了大半辈子,临老了才得以诉说心中的委屈。


1984年,那年我刚满2周岁。


“你吃去死啊!家里就这么点土豆你也往娘家背!你想饿死我们全家!”奶奶指着母亲的鼻子怒骂。


奶奶盛怒的表情,把一向温和、惟命是从的母亲,吓得浑身抖索!母亲战战兢兢地说:“娘,今年收成不好,全家靠这填饱肚子!土豆捎回


我娘家,我不也跟着挨饿!会……会不会是家里进了小偷或被老鼠叼走了呢?”


奶奶根本听不起母亲的解释,更大声吼道:“啊!翅膀硬了,还敢狡辩!我人老,但不糊涂!我问你,这袋土豆从地里挖回到家,总共才一周时间不到。


你瞎了,看不到我最近不是整天在家带妞妞(我的小名)?难道小偷是妖怪,能从我眼皮底下把土豆偷走?


再说老鼠叼走土豆,哼!怎么可能,这不是1、2斤土豆,是大半麻袋,整整三十斤啊!老鼠能叼得一个不留?”


母亲愤愤地说:“反正我没偷!不要冤……”

“啪!啪!啪!”站在奶奶身旁,满脸通红的父亲,突然窜到母亲身前,狠狠地连扇母亲三耳光。


鲜血无声地从母亲嘴角滑落下来,母亲被扇得晕头转向!

父亲身旁,一声不吭的伯伯,面露凶相和兴灾乐祸的神情夹杂着!


“你再敢还嘴,我今天就废了你!”父亲怒气冲冲嘲母亲吼道。

“呜呜!呜呜!我没偷,你们全家人来欺负我!啊!我命苦啊!呜呜!呜呜!你们会遭雷劈的!”


母亲像一头绝地里反抗的母兽,冲站在他面前的奶奶、父亲、伯伯咆哮道,“我和你们拼了!”母亲随手拿起身边的一根扁担,朝父亲挥去!


父亲连忙躲闪开了。

扁担在空气中划了一下,重重地降落地面!


 “啪!”这次是伯伯重重的一巴掌,甩到了母亲脸上!扁担“哐”的一声掉落地面!


母亲跌坐地面,发出惊天恸地的哭喊声:“绝种绝孙的一家人啊!我是瞎了眼,嫁了这样的人家啊!”


父亲心有余悸地骂道:“死婆娘,你要谋杀我啊!你再骂,我今天就剁了你!”

伯伯突然嘲父亲大吼道:“我帮你教训你老婆了!到此为止!”


母亲用一双绝望而又愤怒的眼光望着伯伯,骂道:“我被老公、婆婆

欺负也就算了,你这个兄长也来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会下地狱的!”


说完,母亲猛地站起冲向屋外!

“又去你娘家,告状是吧!去吧,我在家等着!”父亲吼道。


一脸得意,面露威色一直纹丝不动站在原地的奶奶,嘲父亲喊道:“还不快拉住你老婆!要把脸丢到多远?地里的菜还要人去浇水!”


父亲追上母亲,把母亲往房间推!母亲哭喊着不肯,但被父亲推得几个踉跄后,硬是被关进了房间!

 

下午,母亲被父亲押着去菜园里浇菜了!

母亲告诉我,那天我也被带到了菜地里,母亲趁父亲去挑水的间隙,抱着我哭道:“妈妈哪天死了,妞妞舍得吗?”


小小年纪的我,当然听不懂母亲的话,只是看到母亲哭哭历害,连忙钻到母亲怀里,连连说:“妈妈不哭哭,不哭哭!”


母亲想起初秋时回娘家,嫂子唠叨3个孩子吵得不安宁、田里的农活又多得打结,到入冬时,怕3个孩子的棉鞋都没做好!


母亲说:“嫂子,我刚嫁时,给我男人那一大家子做了很多鞋,到现在他们每人至少还有3双!你知道,孩子长得快,不能预先储备,需


年年量着脚长做,所以我今年只要做妞妞的鞋。我一起把3个侄子的鞋也做了,做好就送来!”


舅妈感激地看着母亲,但不无担扰地说:“你婆婆很封建,要是知道你给娘家人做鞋,又会以为娘家占便宜!”


母亲立即会意到,说:“嫂子,放心吧,我就说都是给妞妞做的,我做成不同款式,他们也不会想到这上面去。”


母亲从娘家回来时,包里背了两大塑料袋饼干和几斤水果,母亲心里明白,舅妈是为侄儿们的棉鞋提前堵嘴!


母亲白天忙完地里的农活,晚上哄我睡着后,已近10点。母亲就急急忙忙坐在房间昏暗的灯光下赶做棉鞋!


从剪鞋样至缝完一整双鞋,母亲连续一个多月熬到下半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上床睡觉!


母亲也想过晚上让婆婆、父亲带娃,她好早点专心做鞋。但父亲的大男子主义,奶奶的封建思想,使母亲张了几次口,不敢说出口。


那天,当最后一双棉鞋做好,父亲起夜小便,父亲看到母亲做了4双款式各样的棉鞋,喊道:“蠢婆娘,妞妞的脚每天都在长,你一下做这么多鞋,难道要让妞妞的脚按你鞋的长度来长?”


母亲没有理会父亲,他早已失望到对父亲的辱骂往肚里咽!


见母亲不作声,父亲觉得纳闷,突然像想起什么来似的,大声吼道:“好啊!心虚成哑巴了,你是在给你哥的三个小子做鞋!”


母亲知道父亲是极聪明的人,他迟早会知道这事。再说姑姑为外甥做鞋,是天经地义的事。婆婆不愿意,但老公应该不会阻拦。


于是便平心静气地对父亲说:“孩子爸,嫂子家三个孩子,她实在忙不过来,我能帮点也就这事了。再说,嫂子也给了我两大袋饼干和不少水果,我也不是白给她做!”


不料,父亲刚才的大吼,早已把奶奶引来了。

年近80的奶奶突然变得精神抖索。


“嘣”的一声,母亲的房门被奶奶一脚踢开,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奶奶骂道:“好啊!好在我没耳聋!说!除了送鞋,还预备往娘家送什么?”


母亲被奶奶的气势吓坏了,只得撒谎,结结巴巴地说:“不是……不是为娘家做鞋,都……都是给妞妞做的!”


奶奶用一双不容欺骗的眼神望着还坐在床上满脸通红的父亲,问道:“你老婆说的是真话吗?”


父亲的价值观是,老婆是外人,可以任意打骂,父母、兄弟姐妹是一脉相承,得尊敬孝敬。所以父亲迂腐的观念差点害死母亲。


父亲点头,说:“娘,她是给她的外甥做鞋,但也不是白做……!”

“放屁!这次不是白做,以后呢?这给了第一次胆,往后胆子越来越大,把我们卖了,都不知道!”

 

这时,伯伯已悄悄来到母亲房间。


母亲悲从心来。心想,有个蛮不讲理的婆婆,已经够受了!这又来个心肠狠毒的哥,自己怕要死于非命了!不由得一身寒颤袭上心头!


果然,伯伯挑拨离间地说开了:“大弟,这年头得计算着过日子,村里媳妇,只要娶进门,哪个不是和夫家一心!你老婆倒好,心都在娘家!


要是哪天熬夜,为娘家赶活,把命搭上了,她娘家的人到时反过来问责,我们到哪里说理?!”


两母子一唱一合,吐出的话,刺痛了母亲!母亲激怒了,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们真不是人!你们拍着自己胸脯问问!上次娘生病,我哥来看望,少了二斤肉还是少了二罐麦乳精?!”


父亲气得脸更红,吼道:“你再说,我打死你!”

母亲吼回父亲:“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说!我们家农忙时,只要一声招呼,哥嫂就轮流过来帮忙!我想回去帮回,哥嫂考虑到妞妞还小,硬是不让我回去! ”


父亲握紧了拳头!伯伯则一副被冤枉、无所谓的样子!


“我嫁给你们家,哥嫂一分彩礼没收!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还这样欺负我,你们不是人,是鬼,比鬼还可怕!”母亲说完,嚎啕大哭起来。


奶奶一脸威严地对父亲喊道:“你老婆这样骂我们,你都治不了?!”

父亲本已心情狂燥,被奶奶一煽风点火,握紧的拳头挥向了母亲!

这一拳头打在母亲两眼正中!母亲顿时眼冒金花,跌倒在地!


那晚父亲骂了一晚,母亲哭了一晚!

奶奶和伯伯则一脸得意地各自回屋睡觉了!


 

母亲常说,她50多岁时,眼就看不清了,就是当年挨打太多,哭太多了!


事后,母亲没把做好的棉鞋送给舅妈。

她想还舅妈的人情,但身无分文,想捎一些农产品给哥嫂,但怕又会被打!只能骗舅妈没时间做!


这次土豆无缘无故丢失,奶奶想起前几天的棉鞋事件,自然认定土豆是被母亲捎回娘家了!


母亲咬死都不承认。但母亲也想不通,好好的土豆,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土豆丢失后,母亲更不敢回娘家了!

母亲在婆家一家人无数辱骂和猜疑中度日如年!


后来母亲含冤昭雪,得谢那灶神爷!


我们那里的规矩,是每年过农历新年,家家户户须把家里的灶间修缮一番!


当父亲和伯伯合力,把后灶又重又圆的铁锅撬开,端起时,他们惊喜地发现,后灶最里面,火苗漫延不到的空间,整齐地堆满了一颗颗大小不一的土豆。


他们排开一字形,并排站位,小心翼翼地一个个拾出来,传递至麻布袋里,一称,不多不少,刚好三十斤,前几天丢失的土豆又回来了!


原来,这三十斤土豆真是被老鼠一个个叼到老鼠洞里(后灶里面)了。母亲感受到婆家人都沉寂在土豆失而复得的喜悦中,他们对母亲说话的声音也低了些。


但至始至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和母亲说句软话!母亲叹了又叹!这是自己的命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