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枫叶与被遗忘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男孩子的名字叫叶蕾,一个很女性化的名字。

     叶蕾步入高中快一年,但是能与他处得来的伙伴却至今仍未找到。他的性格是孤僻的,这一点他心知肚明。叶蕾缺少的是这个年代孩子所持有的顽皮秉性,动若脱兔一词从未在他的身上有所体现。

    他爱读书,每当同学们仍在揣测下一个梦境会是哪一位公主光临时,他早早地倚在宿舍的窗户边上借着刚刚崭露头角的太阳的微弱的光啃着书。每当同学们下课后在教室与走廊间不断穿梭打闹时,他将自己紧紧钉在椅子上,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啃着书。每当同学们放学后在操场上驱散着一天学习所带来的压抑时,他一个人逛着图书馆,形同兔子觅食般,寻找他还未啃过的书。

    叶蕾深知这一切并非他所憧憬的高中生活,他并不喜欢,但他无可奈何。

                                     1

    一天,叶蕾放学后直奔图书馆,最近他闹书荒。本身便过着没有与人交际的生活,倘若再无精神上的享受,会致使一切的生命运动都太过枯燥乏味。书是他生活中的不可替代品。叶蕾在图书馆来来回回寻觅他喜欢的东西,一会儿踮起脚尖在书架的最高一行瞻望,一会儿半蹲下来在底行里摸寻,可见这只兔子十分挑食。

    叶蕾好不容易找着了一本,欣喜若狂的他直奔楼下的阅读室而去。一路上他蹦蹦跳跳,鞋子踩在地面上啪啪作响。图书馆的宁静再加陪衬。兴奋过度的他在转弯时并没有分些心思多加注意,与人撞了个正着。两人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脚跟,叶蕾胸前抱着的书也险些落下。

    叶蕾知道他惹了祸。他一时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向人家表达歉意。这些都是他平时少与人接触导致的。纵使如此,叶蕾也还是忙向对方鞠躬,嘴巴一张一合地像在说对不起。

    忐忑与焦急引发的心跳加快仍在叶蕾心中没有一丝消停,对方同样还没做出任何回应。叶蕾开始慌乱,脸整个拧成一团。他试探性地把头抬起,想再向对方赔礼道歉。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却在眼神中渐渐展露。

    女孩的胸前同样抱着书,正冲着他笑。薄薄的嘴唇往上咧,一口白牙在她粉红色的唇膏的陪衬下凸显洁白透亮。叶蕾的脸瞬间烧了起来,脸颊像被人直扇了两下,红红火火的他的心蹦得更快,与秒俱增,可以很清晰地听到扑通声。叶蕾把胸前的书抱得更紧,生怕这声音入了女孩的耳。

    女孩脸上挂着两颗大眼珠子,鼻子扁平,给人一种凹陷的感觉。即便如此也消磨不掉她的脸所透出来的——俏。

    两人的眼神刚一对上,叶蕾赶忙躲开,他在面对外人时毫无招架之力。但转念一想,觉得刚才女孩可能未接受他的道歉,内心又揪成一团。叶蕾把胸前的书用腋下夹住,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诚诚恳恳的又鞠了一躬——这是他以往在书中了解到的向人致歉的方式。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女孩也不知道听清楚了吗?

    女孩见状,脱开一只抱着的手掩嘴就笑。叶蕾的心有节奏跳动所发出的声音中夹着一阵阵急促的呼吸声。他硬把鼻子憋住,原本涨红的脸又给别人再扇两巴掌似的。

    四周的气氛宁静了好一会儿,女孩才走向他跟前。松开掩嘴的手,抡起来就是一拳,似重非重地打在叶蕾的胳膊上。“咱们两清。”这一声清脆的,透着一股傲娇气味的声,打破四周的俱寂。

    叶蕾听清了女孩的话,直舒一口长气,把憋着的鼻子再次打开,贪婪的吸。女孩没绕开叶蕾向前走,而是转身朝出口走,图书馆中又多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

    待叶蕾的脸蛋褪去红润,他才迷迷糊糊回过神。刚才的一切,包括女孩看他的眼神,女孩那楚楚动人的样子都在叶蕾的万千思绪中挥之不去。她的一拳不让叶蕾有所痛觉,反却是怦然心动——以往从未有过的对女生的垂涎。女孩已走远,但叶蕾对刚才的事还耿耿于怀,他怕又与女孩撞着,一步步都格外的小心翼翼,左顾右盼。一小段路的距离他摸爬似的走了很久。一出图书馆的门口,再不敢去阅读室,往宿舍直溜去。

    一路上,想起女孩的丸子头,顺带联想起油炸丸子,肚子一下便开始闹腾——该是饿了。

                                    2

    图书馆楼下的阅读室里,一连几天少了个熟悉的身影——叶蕾独自缩在角落的窗户边上啃书的身影。自那件事后,叶蕾对图书馆三个字心存余悸。隔天,叶蕾没有来;隔两天,叶蕾没有来;隔三天,叶蕾没有来;隔四天,叶蕾没有来;隔一个星期,叶蕾还是没有来。他害怕与女孩见面,叶蕾心如明镜似的知道他当时的样貌有多窘,有多么的狼狈不堪,站在另一个角度讲,这是叶蕾至上高中以来第一次与女孩有过接触,言语,眼神以往都未曾有。叶蕾活在他的童话镇里静好,白雪公主的到来让他的童话镇鸡犬不宁,反倒是添抹一笔别样的色调。对于一个女孩子有心动的微妙感从未有。

    叶蕾再去图书馆时,脸颊似乎还存留着因那女孩的笑而引起的尴尬的,害羞的红。阅读室里寂静得很,叶蕾常倚着的窗户,风正呼呼从哪里往房间里边吹。叶蕾抱着本书,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往往常的座位走去。他很久没有好好的享受过属于自己的时光。他往窗外嗅了嗅,算是给大自然问好,便急切地翻开书,在另一个世界里浮游。

    一只乖巧的小手向叶蕾的视线里挪。叶蕾注意到时,小手已在他的视线中兜了两圈。如醉如痴的叶蕾回神时,女孩在他身旁站了有些时刻。女孩的笑颜灿烂如春天,今天她没有扎起丸子头,任头发向下垂,飘逸且柔软。女孩嘴唇依旧是樱花的红。眉毛淡淡一缕,不是特别美艳。但不会因此瑕疵而掩盖她的美。不,或许残缺才是真正的美。如童话中的公主。

    女孩喜出望外地看着叶蕾,叶蕾抬头似见了心仪的人——或许说本来就是。脸像在热水中的温度计,红蹭蹭的从下巴渐到额头去。叶蕾忙把脸挪回,埋在桌下,心脏急促的蹦跳声立即而来。

    女孩见了,笑吟吟地走到叶蕾旁,从胸前抱着的书中抽出一片叶子——是枫叶做的书签。盘根错节的根丝清晰可见。少了往日的植物气息却多出一抹古色古香。叶蕾仍趴着,脸终于绷红,他没有瞧见女孩往他课桌上的书里夹书签。

    女孩走开,同时叶蕾低着的头眼睛的余光扫见女孩离开的动作。他怯怯抬起头,望着女孩的背影——单看背影就很美——叶蕾想。

    不过女孩并未走远,而是在阅读室的入口处的课桌上看着书。阅读室里恢复原本的样貌。叶蕾此时已无法再去另一个世界中浮游,忙站起,用书把朝着女孩一边的脸给挡住。他害怕与女孩对视——那一双极有魔力的眼睛。叶蕾强忍住镇定,径直走出门口,一脚刚迈开,一脚便用力往后蹬,撒开腿就往宿舍里跑,不料一脚滑倒,扑通一声整个人硬是砸在地面,火辣辣的痛觉从膝盖处传来。但他不敢叫出声,而是咬着牙,连滚带爬地逃走。

    隔着一面墙的阅读室里,女孩还在认真的读书,好似什么也未听见,不然她闻声出来,怕会把叶蕾逼人窘境。

                                   3

    隔天叶蕾照常去阅读室,搁在先前,他肯定要好几个星期都不敢再踏入。可是今天去,是想向女孩道谢。昨天叶蕾回到宿舍后,才发现书中夹着的枫叶书签。他早早的在一张便利贴上,工工整整写下“谢谢你”外加一个句号。字迹不算好看,但叶蕾足足练习一百多次。把字写得力透纸背,这才心满意足。

    路过昨天的女孩坐的座位时,叶蕾一溜烟的功夫就把粉红色的便利贴贴在桌上,然后快步走去,生怕被人看见——其实阅读室里向来少有人烟。女孩也是叶蕾最近才注意到的,可能是他平时啃书太过认真的缘故。

    叶蕾在他往常的位置做下,思绪和窗外的风一般翩翩起舞,完全没心思看书,眼神还时不时往女孩那个座位上扫,这个动作他机械地做着,手中的书完全的幌子。

    女孩来了,今天她扎起丸子头,虽隔着几米远,叶蕾还是瞅见在散落的灯光下的一张“俏”的脸,樱花口红反着光。叶蕾若无其事地看着书,心中却如小鹿乱撞。

    女孩看到便利贴,再次露出她的笑颜。

                                 4

    一连几天,叶蕾都像往常一样,去图书馆里看书,女孩同样也去。两人隔着阅读室最远的距离,自顾自的看着书。叶蕾总会去偷瞄女孩一眼,不敢多看——他害怕自己因想入非非而脸红。每天女孩先走开,走的时候并没有给叶蕾道别,该是怕搅了他读书的雅致。其实叶蕾是无心读书的,不过拿着书装腔作势罢。女孩走的时候,他都知道,并且他还会把头伸出窗外去看女孩,女孩必须从叶蕾窗户边的过道上走,她很美——叶蕾想。有一次叶蕾迈开思想的禁锢,鼓起勇气跟女孩道别,原以为女孩会欣然回头,怎知现实是出人意料的。至那之后叶蕾的此种念想也淡了去,不过他佩服自己,佩服自己丢掉以前的胆小怕事。目送女孩离开后,叶蕾也就回到宿舍,去寻找现实世界里的粮食。

                                   5

     这个星期的星期四,很特别。今天是叶蕾的生日,他的手上比平时多拎了个小蛋糕。

     叶蕾进阅读室里就赶忙把蛋糕放在女孩的位上,和上次一样撒开腿就跑。在自己的位上计算着时刻。一回头,女孩果然刚踏入阅读室,她总是那么准时,叶蕾也总是丝毫无误。

    女孩今天的着装比以往更俱韵味,丸子头上别一个粉红色的发夹,蝴蝶型的,看得出来她是一个自信的人。

    盒装的小蛋糕在课桌上格外显眼,女孩走近时还存在疑惑,转念间,便想起叶蕾。虽然还没下定论,但笑意已在她脸上浮现。她拿起蛋糕朝叶蕾对位的方向走去。

    女孩做下后,把两鬓不能扎上去的一撮小头发理了理,顺势夹在耳朵上。

    叶蕾目睹着一切,不过他并没有把视线往外挪,脸上也仅有微微的红润。

    女孩指了指蛋糕,说“今天你生日吗?”

    叶蕾有点害羞的把视线移开。

    “生日快乐。”女孩像是默认一般。

   叶蕾回过头,笑着有点点头,像在说谢谢。他的心跳的频率在加大,他努力控制住,净量不发出声响,奢望不被女孩听见。但是尴尬两字已写在他的脸上,无处可藏。他赶忙把微热的脸朝向桌上的书。

    女孩把头往窗外伸,风吹抚她的脸颊。她满意的把头缩回,说“这个月生日,该是双子座吧。”

    叶蕾点点头,不做声。女孩点着头,笑了起来,好似在夸赞自己的精明。

    “十七岁吗?还是已经十八了?”

    叶蕾左手比出一个拳头,右手比个六的手势。给女孩传述自己才十六岁。叶蕾的眼神与女孩的挂上。叶蕾的心中有点触动,不过他没有逃避女孩的眼神。他终于给自己的心灵开了门。

    女孩望叶蕾的书一眼,问“你都喜欢看什么书?小说吗?”

    叶蕾支支吾吾,欲言又止,好比上了子弹的枪忘记拉栓。他在书包里翻腾,拿出一张字和一支笔,写下“散文”两个字,递给女孩看。

    “你的字蛮不错的。”

    叶蕾偷笑。女孩是第一次见他笑,嘴角也跟着上扬。

    “送你。”女孩从书包中捧出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对叶蕾说:“祝你生日快乐。”说完双手捧着递给叶蕾。

    任何一个男生都不会拒绝心仪女生的礼物。叶蕾的手开始发颤,他咬牙控制住,嘴唇边的牙痕愈来愈深。叶蕾接了过来,急忙在桌上的纸上写下“谢谢”,双手碰给女孩看。

    女孩笑着说:“不用客气。”

    叶蕾像得了玩具的小孩,打开书就开始啃,不顾吃相有多狼狈。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份礼物,一份来着心仪女生的礼物。

     这次女孩在叶蕾对面坐着看书。等女孩再次抬起头去看叶蕾时,叶蕾却在抱着头痛哭,哭得撕心裂肺,但女孩先前却没有所察觉。

     “你怎么了?”女孩站起来,一脸恐慌,她伸手去摸叶蕾的头。

    叶蕾这时愈发不可收拾,他抽泣着,颤动着,他不想让女孩看到他懦弱的一面。他从座位上站起,双手掩住口鼻,朝门外跑。女孩有点害怕,她怕叶蕾出什么事。想去追,叶蕾已无了踪影。

    女孩惭愧的质问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

    风吹向她,舞乱了她的散发,但她顾不得这些。不见叶蕾回来,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她看到桌前那一本刚刚送给他的书——《撒哈拉的故事》。风带着纸页舞动,她看到她送给叶蕾的书签也夹在里边。

    “哑奴。是哑奴!”当女孩看到书签所夹的那一章的标题时,发出这样的惊叹。

    风吹进屋内,把女孩眼角的两行眼泪吹落,滴在桌子上,在静得出奇的阅读室里发出“铃”的一声,格外的响。

                                    6

     隔天,叶蕾在教室里如死尸般地坐着。眼红了一圈。有人把他的书包送还给他,还带回一封信。叶蕾赶忙打开,上边是女孩写给他的:

     上帝关上了我们一扇门,忘了打开。可能是我们太优秀,他有点儿嫉妒。你道不出心中的话语,而我聆听不了任何声音。少了什么其实不可怕,要有一颗自信的心。

     我想,你与哑奴的处境是相似的。怀揣着一颗爱心,一颗无法表达的心。你们都在用自己的行动诠释自己的内心,点点滴滴我都看得到。我希望你会想我,就如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中所描述的那般“我怀念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颗沙子,从此世间有了撒哈拉沙漠。”

     借你笑颜灿烂如春天,可以不归还。

     你说我昨天的样子好看吗?

               

                                                         被遗忘的人



    THE END。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