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新语之骚话篇(一)

 .口头禅篇之一

 (一)高难定那优越感满满的粗口—— “是什么猪狗!”

这掷地有声的五个字出自安史之乱中白孝德斩刘龙仙故事,见于《武经总要》,虽只寥寥数字,却将刘龙仙的骄横跟素质低下表现得淋漓尽致,而骄横与素质低下正是“常州狼”高难定的标签。

高难定的这句口头禅多出现在他对部署同僚甚至上级的低能感到不满的时候,鉴于高难定的滔天权势,大多的时候人家也只能由得他逞凶了,但有的时候,这句高难定在少年时为了能和最高楼的江湖人们打成一片而刻意养成的口头禅,也会让他惨遭打脸。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就是被时人传为笑柄的“狗降狼”。

此事发生在大梁河之战后,那时的天荒朝已彻底粉碎了远朝的三路攻势,转入战略进攻。在商议接下来的行动的一次“重玄奏对”(一种只有天荒朝的高层可以参加的,在重玄殿进行的军政大事会议)中,作为负有主持会议任务的执柄(官名,相当于丞相)的高难定发现发给与会人员的一份进军计划上,地名错漏百出,规划的行军路线在地理上根本就无法实现,便随口道:“这是哪个不知地理的猪狗写的?要把我们的大军开拔到横海军去打沈归痕吗?那有时(樊无期的字)公岂不是要吓死?!”此语一出,多为知兵者的殿上诸公大都也哄笑起来。难得地机灵了一次的凌厉张狂想到了什么,便不怀好意地大声附和道:“抚远王高见啊!”他话音未落,御座上的萧寒浅便破口大骂起来:“寡人就是条狗,也能咬得你这头狼叫老子!”原来,这份计划是萧寒浅亲自草拟的,而负责修订的相关官员不敢揭大君之短,便依原样抄送给了与会众人......

(二)超级心理咨询师沈归痕——“且宽心。”

曾被沈归痕评价为“知我”的萧寒浅最爱用“中和”二字形容这位自己的宿敌兼挚友,即使是自许心如冰镜的天荒大君,也承认要论情绪管理能力,沈归痕是他一生中见过的,为数不多的能与自己相较的人之一。

《天意》中,四天子和樊无期,真荒久长组成了六人冒险小队,一起探寻“天子再世大典”的秘密,并为之搜寻必备的器物。一路上,险象环生,奇遇不断,众人也因此结下了真挚的战斗情谊。如果用冒险小队的职能构成来考察这六人各自的分工,陈没和真荒久长是当之无愧的战士,樊无期则是随时准备疯狂表演的吟游诗人,慕容苍是奶量充足,辅助给力的牧师,专心划水的萧寒浅可以略过,领导群伦的队长之职便落在了沈归痕头上。 每当大家两眼茫茫,心烦意乱,沈归痕的一句“且宽心”总能把队伍的情绪拉回正轨。

莎翁的《亨利五世》里有一千古名句:“今日与我共同浴血的,便是我的兄弟。”尽管在日后反目成仇,曾经共历生死的六人仍然在心中为彼此留着一个位置,所以沈归痕才会在萧寒浅逃离中土后停止对他的追杀;所以萧寒浅才会在远朝战败后宽恕沈归痕的家人,对沈归痕也只是提出了从此要永远守护'绝地天通之阵",不得再涉红尘的要求;所以慕容苍才会在为了“举世长乐大典”的进行被迫杀死誓死守护“绝地天通之阵”的沈归痕后情绪失控,几近疯癫;所以陈没与樊无期才会出现在天荒朝为沈归痕举行的衣冠葬上,并根据真荒久长的建议,把“且宽心”三字刻在了沈归痕墓碑上一个不显眼的位置。

当陈没杀鸡用牛刀地呼唤出烈皇的“万古之刀”,用刻字的方式送老友最后一程,当樊无期弹起那首象征着一切的开始的吹错了的《消寒浅》,他们又成了在那个初春,为了拯救世界踏上旅程的少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