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8

明天一大早就要去市里参加优质课观摩活动。距离市里有六七十公里呢!因为时间紧迫,又是第一次去这所学校,加上早上市里又有上班的小小高峰,所以,为了妥当起见,我没有自驾去,而是选择了拼车前往。老司机经常跑车,对路熟识驾驶技术又娴熟,尽管价格比公交贵一倍,但误不了事最重要。

同事“小百科全书”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这是专门跑县市两点的黑出租车司机。他们专门跑县城周边区域,价格比出租车优惠的多。我给打了电话,说好价格,约好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在约定的地方见面,不见不散。

早早的上床了睡觉,定了凌晨五点的闹钟。可以少睡几分钟,咱们等人家,别让人家等咱。洗漱完毕,吃了几口面包,喝了一杯热水,压了压。抬腕一看才5:40,还早着呢!我家住的地方,距离和出租车司机约定的地点不远,大概只有500米。不在家停了,开门下楼。

天还没亮呢,微弱的上玄月散着幽幽的光芒,小区里的路灯已经关了,高大的居民楼笼罩在灰暗的夜色中,只有一两户亮着灯,可能是起早的职业吧。空气有点冷,我不禁裹紧衣服匆匆往前走去。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三五分钟的功夫,就到了约定的地方。路上没有我要等的车,因为没有亮起的车灯。只有一辆辆孤单的私家车停在路边睡觉。形单影知的我站在路边欣赏着寻常看不到的小县城的凌晨景象。

六点钟的小县城还在睡梦中酣睡,静悄悄、昏沉沉……街里的的商铺大都是铁卷闸门把守。只有一两个早餐店里发出微弱的灯光,里面的人影在晃动,他们没有说话,好像还没有睡醒,也怕惊扰楼上邻居的清梦,各忙各的,店里还没有吃完饭的人,太早了。

等了有五分钟左右,车子还没到。我终于下定决心到早餐店喝口热饭,慰籍一下寒凉的胃。点了一碗豆腐脑,因为它不会太烫,没有要饼或者包子,因为怕出租车突然来到,我还没吃完,耽误事儿。对出租车司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豆腐脑,正要擦嘴,手机响了。我赶快接通,出租车已经到了。我麻利地付了豆腐脑的钱,疾步来到约定地点。就在早餐店门口的前面不远处,一辆褐色的七座商务面包车,按着喇叭,闪着灯光。没错,就是它了,不然大早上的,没有谁无怨无故的对我响喇叭。快步上前拉开车门,车里一股热流迎面扑来,好暖和呀,车里开着暖气呢。面包车中间已经坐了两个人,两个女同志,她俩瞪我一眼,好像责怪我带来了冷风。随即又闭上眼睛,继续打盹,没有搭理我。她俩我赶快拉上车门,拉开了副驾驶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位。

跟司机确定好是这个车子后,车子很快开动了,司机说还得再接人,这时车后面飘过来一个声音:“你坐车后面一排座位吧,一会儿我们的刘校长、王校长再坐到副驾驶和中间的位置!”口气不容置疑。

嗯,我听了心中有点不悦,扭头往后一看,中间座位,一个穿着白色棉袄的女子面朝着我的方向,与我对视着。不过光线太暗,我看不清她的脸。我有点纳闷,我是拼车,还是上了别人的专车呢?!掏钱坐车你凭什么指使我怎么坐?有点反感,所以没吱声。

车还在路上,好像去接那两个校长,这时身后又响起了白棉袄那又尖又响的声音:“唉,要不咱俩都坐到后排,把位置留给两位领导坐吧!我征求你的意见啊,不过,我们最好坐后面,王校长,刘校长年龄大了,还有点晕车……”

呵呵,第一次没有回应她,第二次“白棉袄”语气略有缓和,还甩出一个理由。看来我不妥协,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好吧,出门在外,以和为贵。本想回她的话说句“同意!”

哪知她又继续说道:“你理解一下,我们是最早上的车,但是我们把位置留了出来,你得明白这个理儿不是?!”咄咄逼人。

我去,我自己想拍领导的马屁,自愿往后坐的嘛!刚才,我第一次拉车门,你为什么不示意我坐后排?自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中间的人不下车或者不让路我是过不去的,或者你往后排走,我才能有座位坐,也就是说当时我只能坐到副驾驶了。现在你道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坐在哪里都可以,这个无所谓,只要能到目的地。但是,受到一个陌生人无礼的指挥,就让人不舒服了。

我现在如坐针毡,成了“白棉袄”拍马屁的绊脚石了,架不住他们的三五个人的攻势,我只好退一步海阔天空了,最主要不想再听到这个尖酸刻薄的声音。

我从副驾驶下了车,又一次站到中间车座下面。她说,你跟小丽往后做吧,我有点晕车。这个小丽识趣的躬身往后走,这位厉害的“白棉袄”没有往后走,她一动不动地坐在中间座位上。

我说:“你不是跟我一起坐到后排座位么,怎么了?”我当做没听见她刚才说的话,明知故问。

她捂着额头说:“啊,那什么,我有点晕车,你往后坐吧,我不就不往后坐了……”

听到这里,我一屁股坐在中间和“白棉袄”平行的车座上,厉声回敬说:“不好意思,我也晕车!”

好一个变色龙,把人引到后面,自己全身而退,真像一个泥鳅一样滑滑溜溜的,我不去看她的表情,对这种人的面貌不好奇。“白棉袄”一定气坏了,她可能恨不得把我吃了。哈哈,我已经让步了,你不能得寸进尺,只能这样,我不可能成为你拍马屁的帮衬,助纣为虐。

“白棉袄”电话响了,接通电话温柔的声音想起:“王校长别慌,在家里等着吧,还得两分钟才能到,别慌哈,在家暖和会儿,还没到呢!”

话音刚落,车就停在了一个小区的门口,这可能就是那个所谓校长的居住的小区,出租车司机说要打电话催一催,“白棉袄”急忙制止,她来打电话,谄媚的声音又飘过来,“王校长,你别急,慢慢走,车子在门口等着你呢!”

足足等了有五分钟,一个靓丽的大波浪缓步走出小区大门,年纪可真大呀,30出头啦!打扮非常入时。她拉开中间车座的车门。

“呀,王校长,您坐副驾驶位,早就给您留着呢!”“白棉袄”的声音无处不在。

这个王校长也不回答,转身拉开副驾驶大门,优雅的入座一股香气瞬间充斥了整个车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阿嚏!”

后面那个马屁精白了我一眼,又是一阵寒暄。“白棉袄”说十句,前面的王校长只是“恩”、“啊”的应付一两个字,其他几个她们一起的同事没有出声。

又一次七拐八绕,那个“白棉袄”口中的刘校长居住的小区到了。到小区门口已经是六点四十分了。司机师傅修养很好,丝毫没有着急催促,在门口等等两分钟,他没有打电话的意思,因为他知道,打电话是后面那位的专利。果然,“白棉袄”又开始说起来了:“刘校长,您别慌,车在门口等着呢,慢慢走,别慌啊,刘校长……”

我去,脸皮会不会太厚。这么霸道的服务,这么霸气的下属,领导你可以包车呀!又是你们自己的专车,搞得跟干啥似的,把我也跟她同类了!

这个刘校长很快出现了,因为早上去市里的一般都是参加学习培训。时间紧,这个刘校长是最后要接的人,估计在家也等不及了。刘校长身体肥胖,她笨拙的上了车,这个“白棉袄”立刻点头哈,一边往后挪一边笑眯眯的说:“王校长,您坐我这里,早就给你占好座位了……”

这个王校长中午挤上了车,嘴里还嘟囔着,“咋这么多人呢?哎呦哎呦,隔着我的腰了,真费劲!”

这个还勉强算有点年龄,不过距离老人的头衔还有十几年呢,只是体态老年化罢了。唉,离开县城上高速已经6:50,天大亮了。

一路上,我塞上耳机,把热气腾腾的说话声音堵在耳朵外面。出租车司机停在听课所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时间还不算太晚。径直奔向校园,原来,“白棉袄”们也是来市里听课的!因为,身后传来一阵大声的说笑声,那声音就是“白棉袄”的,笑声又假又空又响亮,肆无忌惮,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八点准时开始讲课。听的第一个课题是二年级的《狐假虎威》。当讲课教师说道:狡猾的狐狸,借助老虎的威风,把百兽吓跑的时候,我想到了到这个“白棉袄”,她是狐狸吗?不,不还算是,狐狸虽狡猾但聪明过人,“白棉袄”也就是只哈巴狗吧,只会在主人面前摇尾乞怜,狗仗人势罢了!这种教师如何教书育人?着实让人堪忧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一次做的梦都是一场大戏,醒来以后很快地消退下去,趁着记忆还在赶紧抓着身边能记录的东西立马记下来,一边记,它们一边...
    一听可乐啦阅读 7评论 0 0
  • 漫步晚秋 第十七章 杨晓倩来到了伍慧清的水稻田,她笑着对她说:“慧清妹妹,姐姐是干过农活的,有什么活让姐姐来干?”...
    刘老师_9e2c阅读 22评论 0 0
  • 今天返校还得开车。如果没有上次的事,我肯定是迫不及待地驾车而去。虽然当年学车不积极,但真正开起来,胆量大,不怕磕碰...
    碧潭止水阅读 20评论 0 0
  • 谢谢智慧的桂军师姐! 如果知道他的阻力点在哪里,当下就帮他舒缓,哪怕是孩子的作业多完不成,我们也可以帮他抄写,以便...
    利花花阅读 328评论 6 11
  • 还有半个月, 母亲就打来电话,怯怯的问: “今年回来过年吧?” 得到我的肯定后,像是变得高兴起来: “腊肉、血粑、...
    白云之外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