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薄哲学(11)僵尸论证

96
图林根人
0.1 2017.09.24 21:10* 字数 2013

地图

交互二元论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和我们对物理世界是因果闭合的信念是相矛盾的。所谓因果闭合,就是说影响物质运动的只能是物质,不能是别的比如心灵;同样物质也只能影响物质而不是心灵。虽然从不明说,不过物理世界是因果闭合的信念,几乎是一个当代人的必备修养,除了少数相信奇迹的基督徒或者某种宗教的信奉者,估计都会认为它是对的。

但这里我要提醒一句,信念始终是信念而已。它不是一种你可以证明是正确的东西,而是某种你认为正确而且从没犯过错的东西。比方说,假如有人和我说“我是存在的”和“世界是因果闭合的”这两个有一个是错的,问我选哪个,我会说选后者。因为前者我可以亲身体认,后者只是一种信念而已。今天,因为有量子力学的存在,物理世界是否因果闭合是可以怀疑的,我这句话是有争议的,很多人认为量子力学并没有改变物理世界因果闭合这个事实。因为这属于我自己也无法确定的事,所以这里也不宜过多展开。

笛卡尔就是认为物理世界并非因果封闭的,因为他持的是身心交互论,身体会影响心灵,而心灵会影响身体。但莱布尼兹持的是身心平行论,认为两者以一种非因果的关系相关。之后几百年间,这个问题很奇怪地被忽略了。这段时间最火的问题是认识论的问题。虽说如此,人们依然会在这个问题上持互相差别很大的立场。总的来说,从贝克莱到黑格尔期间,唯心论占优,之后是唯物论占优。

然后大概在几十年前,一个叫心灵哲学的领域悄悄地火了起来,人们在讨论的,大抵上就是笛卡尔、莱布尼兹时代在讨论的那些问题。

关于僵尸这个概念,最早是谁提出来很难说清,但是哲学家Chalmers是这个概念的大力倡导者。Chalmers是澳大利亚人,本科和我一样是数学系的,本科毕业后突然对意识问题产生了深沉的兴趣,所以就改读了哲学。这人穿着有点另类,有一次接受采访,有人还问他怎么现在着装变得正式了,他好像是说他有点想改变一下形象了o>_<o

其实这个概念很容易就能想到,我是2006年买了《当代心灵哲学导论》以后才知道有心灵哲学这个领域的,但是我2005年在给我的小伙伴解释为什么当前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无法解释为什么有意识这样东西时,情急之下就提出了“僵尸论证”。

那是属于我自己版本的僵尸论证,僵尸的定义和学院版本的一模一样,不过论证的过程简单很多。我不会告诉你们学院版本的是什么样的,你们感兴趣自己去找。

僵尸说的是这么一个人,他的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任何一个细节,都和真正的人是一模一样的,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像人那样运作,但是他没有任何感受。虽然他没有感受,但不表明他会表现出来他没有感受,他也会像人一样说自己饿了,或自己牙痛,区别只在于在他自己内心没有对应的事情发生。

在我看来,假如这个世界是由物理学所研究的那种物质构成,没有别的东西,那么我们本来应该都是僵尸。因为物理学本身并没有保证感受会出现。这个世界像是一个巨大的微分方程,每个粒子的二阶导数,也就是它的加速度是和它所受的力有关的,而它所受的力又是受它所处位置有关的。这样一个微分方程在时间之中运转,每一刻的状态都被完全地决定,但是没有感受。

最奇怪的正是,为什么我们的世界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不是僵尸?

另一个有趣的角度是,僵尸有和人类一模一样的进化优势。因为他的行为和正常人类一模一样,那么人类能做到的事他也会做到,那他的进化优势就是和人类同等的。

有人会说,僵尸是不一致的假想物,因为一个像身体和人类一样的僵尸,也会像人类那样有思考能力,有意识。这么说也许是对的,在我们的世界,有着和人类一样的身体结构就会一样有思考能力,有意识,问题在于有哪个自然规律是用来保证这一点的?不论生物学还是神经科学,最终都可以在物理学的框架下得到表达,但物理学本身并没有任何规律来保证,意识这种东西必须在如此这般的结构中显现。

我就是想问为什么?关于这个世界,有哪个规律决定了一个身体像人类一样的僵尸,就一样有意识?不,应该说的是,什么规律决定了我变得有意识,从而不是一个僵尸?难道我不能看成一个巨大的微分方程吗?为什么一个微分方程会有意识?

理解僵尸论证的关键就在于理解物理学,理解物理学强大的解释能力。这个学问很霸道,它打算解释世间所有的一切。我打个比方,在经典力学的背景下,假如我们有无限强大的计算工具,我想知道明天股市暴雪动视的报价是多少我只要把今天某一刻的状态输入一个机器,每个粒子每个粒子,事无巨细地输入,然后让这台机器解这个微分方程,再看它明天某个时刻每个粒子的状态,再解读那个物质世界表明的内容,我们就能知道暴雪动视的报价。但是,我要在一个什么样的意义上相信,一个微分方程是有感受的呢?为什么当把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代入这个微分方程,它就能拥有感受?这个世界每一件事都可以看成是是这个巨型微分方程中的一个方面,除了我们看到的颜色,听到的声音……因为本来它们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应该存在的,但事实却是,它们存在了。

我重复了一些话,因为我认为那些道理的意义值得不断重复o>_<o下边我会讲到功能主义和中文屋论证。

浅薄哲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