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欧小姐癔症研究

一、症状汇总

二、创伤事件(重大事件)列举

三、成长史

四、家庭情况

五、分析治疗好过程整理

六、核心冲突

七、分析过程双方互动的重要时刻

八、双方移情反移情

九、分析师的动力学理解

十、对治疗的感想

一、症状汇总

语言错乱、厌食、神经症性咳嗽、视觉紊乱、挛缩和麻木

1.语言错乱  首先引人注意的是她说话中一时找不到用词,这种困难逐渐增多。其后她失去语法和句法的支配,不会动词的变化形式,最后发展到只会用不定式,在有规则变化的过去分词中出现大部分都是错误的形式;而且她省略了定冠词和不定冠词。随着时间的发展,她几乎完全不会使用词语。她费力地用四五种语言罗列起来,而且逐渐让人难以理解。两周后她变得完全不能说话,尽管她尽力想要说话,但不能发出一个音节。

2.厌食    长期的焦虑干扰了她的进食,逐渐导致有强烈的恶心感觉。

3.神经性咳嗽    她坐在父亲的床边,听到从邻居家传来的跳舞音乐声,突然觉得想去参加,通过自我责备,克制住这个念头,于是她出现第一次的咳嗽症状。从此,在她疾病的全过程中,她对任何明显节奏性的音乐反应都是神经性咳嗽

4.挛缩和麻木    安娜在照顾生病父亲的一天晚上,醒来后极端焦虑病中的父亲,她的母亲暂时走开一会儿,安娜坐在床边,右手搁在椅背上。她好似做了一个活灵活现的梦,看见一条黑蛇从墙上下来,朝向父亲,并咬着他。她试图赶走蛇,但她好似瘫痪一样。她睡着时搁在椅背上的右臂发麻和轻瘫;当她看着自己的右手指时,就好像右手的手指变成了小蛇,指甲就如蛇头(可能是她试图用局部麻痹的右臂驱赶蛇,而右臂的麻痹和轻瘫随后便与蛇的幻觉联系起来)

5.视觉紊乱      当她坐在父亲床边含着眼泪时,父亲突然问她什么时间了。她不能看清楚,费了好大的劲把手表贴近眼前才看清。这时手表的表面似乎显得很大——由此说明引起她的视物显大症和内斜的原因,或进一步说,她尽力克服眼泪,以使生病的父亲看不到这情景。

二、创伤事件(重大事件)列举

1881年4月5日,她非常喜爱的父亲去世。在她生病期间,她很少见到父亲,而且每次见他的时间很短,这一事件可能是她经历的最严重的心理创伤。

三、成长史

安娜欧生于1859年2月27日

安娜欧患病那年(1880)正是21岁

布罗伊尔描述安娜在成长中一直是健康的,没有显示出神经症的体征。她非常聪明,并有敏锐的直觉。具有很强的理智。有大诗人富有想象的天赋,但受到严厉的和带有判性的抑制,正是由于这一特点,她完全不受暗示的影响;从不受哪怕一丁点儿的断言的影响,而只是受争论的影响。她的意志力是旺盛的、顽强的和持久的,有时甚至达到固执的程度。

她的性欲未欲发展,从未谈过恋爱。《癔症研究》车文博2014年6做第一版161页

安娜自述自己的生活,沉湎于整天白日梦,她称这是她的“私人剧场”,而这可能在她的疾病中起决定作用的。

安娜幼年时期的情况所见不多。她的英语很流畅,并用法语和意大利语阅读,过着维也纳上流社会妇女的日常生活,骑马,做些刺绣。

1888年,她与母亲定居法兰克福,此后她写过短篇小说和戏剧小品,出版过自己的著作,并热心于社会公益方面的事情,在当地颇有影响。

1936年5月28日去世

1954年,原西德曾发行一枚印有她画像的邮票,以示纪念。

四、家庭情况(时代背景)

1.时代背景    维多利亚时代传统保守、拘于形式、有严格的教化要求,崇尚道德修养和谦虚礼貌而著称,还形成了许多进餐礼仪,对罪恶零容忍,主张性节制,是一个非常严格的时代,循规蹈矩安守本分是他们日常操守。

2.家庭情况    她的父母都出自名门望族,历史上出现过几个智力不凡的人物,母系这一边的后裔中,其中一位就是有名的大诗人海涅。安娜的母亲长于交际,与当时许多著名的商贾、金融家和犹太社团领导有联系,其兄亦为有名望的绅士。

五、分析治疗好过程整理

安娜每天下午陷入困倦状态,日落时分后从前述阶段进入一较深的睡眠——“云雾状”。在深睡眠持续约一小时后,她变得烦躁起来,来回扔东西,总是闭着眼睛反复地说“痛苦,痛苦”,在她抱怨“痛苦”的同时,某一近在她身旁的人重复她的这些话中的一句时,她立即参与进来,开始描述某些情景或讲个故事,在她带有情感的完成叙述后不久便清醒过来,明显地平静或者如她所说“很舒适”。

安娜住在乡村那段时间,布罗伊尔通常在傍晚去看她,他能发现处于催眠状态下的她,而且布罗伊尔把她从上次访视后所积累下来的所有想象的产物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她变得完全平静下来,次日她会很令人愉快,并容易相处,勤奋而且活泼;但第三天她的情绪多变,对抗和不愉快,第四天这些情形变得更明显。她聪明地描述这个程序,并严肃地说这好像是“谈疗法”,又开玩笑地称此为“扫烟囱”。

夏天在特别热的日子里,安娜口渴异常,没有任何理由突然发现她不能喝水。她原来会喝下所要的一杯水,但当她的嘴唇碰到杯子时,立即推开杯子,就像患了恐水症一样。她仅仅依靠西瓜之类的水果为生。这种情况持续了约6周,在一次她被催眠过程中,她诉述自己童年时,如何走进她不喜欢的女家庭教师的房间,看见她的狗从玻璃杯内喝水,引起了她的厌恶,但由于受尊敬师长的传统影响,只好默不作声。她在催眠中,恢复了她对这个往事的回忆,尽量发泄了她的愤怒情绪,此后她不能喝水的怪病消失,不再重现。

用倒叙的方法,她的瘫痪性挛缩和麻木、视觉和听觉的各种障碍、神经症性咳嗽、语言障碍均“在谈话中治疗”。

六、核心冲突

本我与超我的冲突

特别令人注意的是安娜欧病史中,她的“坏自我”的产物——正如她自己所称的,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她正常神志下的道德习性。《癔症研究》车文博2014年6月第1版181页

七、分析过程双方互动的重要时刻

安娜父亲刚刚去世那段时间,布洛伊尔是唯一进入安娜房间她总是能认识的人,只要他与她说话,她总是能切入正题,并且谈得栩栩如生。

她以前吃得非常少,现在完全拒绝营养食品。但容许布洛伊尔喂她,开始能吃较多的食物。

安娜从乡村房子转回维也纳一周时间里,每晚安娜对布洛伊尔说3至5个故事后,她的情况则变得好一些。

回忆往事需要时间才能使其达到栩栩如生,因此,布洛伊尔早晨访视安娜,并对她用催眠术,内容布洛伊尔会做记录。在其后傍晚的催眠中,用所记录的内容提示她,安娜再做相当详细的解释。

八、双方移情反移情

在布洛伊尔治疗安娜的18个月时间里几乎每天见面,布洛伊尔扮演着父亲式的权威角色。「分娩幻想」是安娜对布洛伊尔出现了「移情」

治疗未成功布洛伊尔便落荒而逃是反移情。

九、分析师的动力学理解

自恋、压抑

安娜生活在想象的神话故事中;她总是处于这样一个境地,别人和她谈话时,无人能懂得她在说什么。《癔症研究》车文博第一版161页。

从这点可以看出安娜的过度自恋,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和独特的,只有和特殊或地位高的人才能理解自己和自己交往,力比多更多贯注于自身,导致躯体症状。

当布洛伊尔这样一位权威出现,安娜把力比多投向布洛伊尔,症状发生好转。

十、对案例的感想

写到感想这个环节停滞,没有感想没有感受,似乎正是因为饱满而停滞。这种停滞给我带来一种焦虑、压抑和愤怒。

焦虑的是写不出对这部分案例的感想

压抑或许是感受到安娜对性的压抑和渴望

愤怒对布洛伊尔抛下安娜落荒而逃的愤怒,在获得安娜信任之后离开,使安娜在父亲去世十八个月之后再次体验被抛弃。

对安娜还有心疼,对布洛伊尔有思想化期待,如果布洛伊尔识别出安娜的移情,以及自己的反移情,并为此做一些工作,完成一个从性欲化到去性欲化过程,这样安娜不用再体会这样方式的被抛弃,而布洛伊尔也不用抱憾终生。

对布洛伊尔还有指责和贬低。

疑问

安娜在和布洛伊尔分开之后在医院治疗的那段时间经历,之后康复从事公益事业,那么她在医院经历了哪些治疗?

还有再继续进行谈话疗法吗?

之前布洛伊尔对她的治疗效果对她日后的生活占有多大的影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