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欧小姐的癔症研究

    安娜欧小姐是布洛伊尔医生的一位病人,患病时21岁,她的病持续了两年多,这期间身体出现了一系列明显的严重紊乱,厌食、贫血、并患有非常严重的咳嗽,身体右侧两肢患有挛缩和麻木;后左侧也受到同样病症的影响,视觉严重紊乱,视力受到阻碍。

    她的病是在护理病入膏肓的父亲期间发作的。她竭尽全力照顾她的父亲,后由于自己的病症而被迫放弃了对父亲的护理。她非常喜爱的父亲去世,这一事件可能是她经历的最严重的创伤。

      安娜欧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女孩,有大诗人富有想象的天赋,但受到严厉的和带有批判性的抑制,由于这一特点,她完全不受暗示的影响,而只受争论的影响。她意志力是旺盛的、顽强的和持久的,有时甚至达到固执的程度。她的基本性格特质是有同情心。她的情感总是处于有点极端的状态,或高兴或悲伤,因此她有时受心境的支配。令人惊讶的是她的性欲未予发展,从未谈过恋爱。她自述生活时,沉湎于整天的白日梦,而这可能是她的疾病中起决定作用的。

    她的一些远亲患有精神病,父母在神经方面是正常的,在她成长中一直是健康的,清教徒思想家庭。父母都出自名门望族,历史上出现过几个智力不凡的人物,母系这一边的后裔中,其中一位就是有名的大诗人海涅。安娜欧的母亲长于交际,与当时许多著名的商贾、金融家和犹太社团领导有联系,其兄亦为有名望的绅士。

    安娜欧父亲刚刚去世时,布洛伊尔医生是唯一进入她房内她总是能认识的人,只要布洛伊尔与她说话,她总是能切入正题,并且谈得栩栩如生。 

    当安娜欧住在乡村时,布洛伊尔去看她时能发现处于催眠状态下的安娜欧,并把她从我上次访视后她所积累下来的所有想象的产物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她变得完全平静下来,次日她会很令人愉快,并容易相处,勤奋而且活泼;但第三天她的情绪多变,对抗和不愉快,第四天这些情形变得更明显。她聪明地描述这个程序,并严肃地说这好像是“谈疗法”,又开玩笑称为“扫烟囱”。如果治疗间隔较长的时间后,她会发脾气,拒绝说话,直到她仔细地感觉到布洛伊尔德双手,满意地证实是布洛伊尔时,她才开始说话。那些晚上,布洛伊尔在时她呈欣快状态;不在时,她就非常不舒服,表现出焦虑和兴奋。布洛伊尔连续几周外出期间,其他医生没有对她运用“谈疗法”,因为不可能说服她对除布洛伊尔以外的任何人说出她的事,即使是她在其他方面很尊重的B医生也不行。

      安娜欧有一次无法喝水,每当她的嘴唇要碰到杯子的时候,都会立即被她推开,就像患了恐水症一样,大概有6周的时间,她只能依靠诸如西瓜之类的水果汲取水分。直到有一天,当她被催眠的时候,她抱怨她所不喜欢的一位女士的狗如何喝掉了杯子里的水,而当时出于礼貌,她没有说什么。当她停止抱怨了以后,她要求喝水,并且这个紊乱的现象不再出现。

      之后安娜欧的每一个症状,采取了分别针对对每一个症状的方法;病人所出现的症状都以倒叙的方式描述,回到引起第一次出现这个问题的意外事件。经过这样的叙述后,症状就永久消失了。

      安娜欧核心冲突:本我与超我的冲突。安娜欧出生在维多利亚时期,维多利亚时期有严格的教化要求,崇尚道德修养和谦虚礼貌而著称,还形成了许多进餐礼仪,对罪恶零容忍,主张性节制,是一个非常严格的时代,循规蹈矩安守本分是他们日常操守。

    布洛伊尔能够使用跟病人建立良好关系非常强烈的暗示,这种良好关系可以看做是今天所谓的“移情”;布洛伊尔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这就是“反移情”

      动力学理解,癔症发生的原因是性欲。安娜欧压抑了自己的真实情感,引起这种情感是不道德的,然而又不能以正常的方式解除,情感是被禁闭的,从小受过“良好”教育,与真实自己相疏远,不接受自身本能的冲动。治疗过程就是释放禁闭情感的过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