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美,谁赏

(三)

我们十多个奴隶, 同住在一间房里,我刚进房间就听见有人说:“呦,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努力,还是个美人坯子,以后我们的脏衣服就全都由你来洗吧!”

“凭什么?”

“就凭你是新来的,怎样?”

“我不干!”

“你不干?呵,信不信老娘刮花你的脸……”说着从袖口掏出一把尖刀,我依旧原地不动,没有丝毫畏惧、

“你怕不怕~”她用恶心的声音说,

“怕你没那个本事!”

我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她的尖刀,反手往她的脸上一划,我听到声嘶力竭的惨叫,她一手捂着她的左脸,一手指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只是用她那双眼睛错愕的看着我,

“我告诉你,以后再敢对我耍狠,我会扭断你的脖子!这不是威胁,而是忠告!”我说完把刀插在一旁的柱子上走了出去,可能是用力过猛,那根柱子被刺穿了,一棵古槐树下,我又看到了柳娘一袭青衣,说实话,她是个美人,只不过是因为用了太多胭脂,变成了那种俗不可耐的美、

“寐儿,为什么还不睡觉,她们欺负你了吗?”柳娘问我,

“没有,只不过是……想家了……”

“你犯了什么罪?我实在想不出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能犯多大的错,会被贬到这里、”

“对不起,我累了,去睡了。”我没有告诉柳娘原因,因为那个原因实在是可笑极了,我们可爱的“夏花公主”因为“我”打碎了她的花瓶而贬我出境、呵呵……我真的很佩服灵婉儿,居然能想出这种可笑的理由来责罚一个宫女——白寐儿、

今天的天很晴,可我的心很乱,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被柳娘派去河边洗衣服,看着这些绫罗绸缎,再望着自己身上的粗麻,呆滞了许久,眼睛湿润了……

“白寐儿,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一把锐剑向我刺来,此时,我以为来不及闪躲,千钧一发之际,我竟被一个陌生人拦入怀中,而飞来的剑竟然被反刺回去,一剑毙命,那人便是昨晚和我起纠纷的女奴隶头,我凝视着这个出手相救的少年,他真的好美,百褶的脸,毫无瑕疵,琥珀色的双目,仿佛把世间的一切都看穿、

“姑娘,请问你可还好?”

“我没事,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愿不惜一切代价偿还,”

“呵,姑娘言重了,敢问姑娘姓名?家住何处?”

“我叫白寐儿,本是夏花国人,因为一些事故,被贬过境为奴、”

“原来如此,敢问姑娘被何人管教,在下愿为姑娘赎身!”

“柳娘是我的总管,至于赎身,寐儿实在不敢受如此眷顾!”

“此话怎讲?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还不等着我讲话便带着我一路轻功飞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国外八岁小男孩用鱼叉把一个男子叉死在女子床上。女子是小男孩的妈妈,与丈夫离婚后带儿子生活。那天晚上,女子私约一位男...
    初心到终老阅读 2,790评论 20 56
  • 这一刻,天知道我有多想宰了他,真想一寸一寸剁碎了喂狗。若不是我在这所学校,谁认识我,又有谁愿意相信我,谁又...
    一醒知三秋阅读 315评论 2 4
  • 林柳青儿[https://www.jianshu.com/u/f398038cba44?utm_campaign=...
    夏茉与草阅读 2,960评论 72 166
  • 富商女儿嫁给了一棵柳树。坟头的一棵柳树,春天的时候嫩芽随着风抚弄着女孩儿的头发。女孩儿就呆呆的倚靠在树旁...
    梁雪航阅读 25评论 0 2
  • 李白诗曰: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 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
    希希叶子阅读 227评论 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