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三)》

字数 3530阅读 28

     顾雨乔胸前挂着相机在马路上走着,在一个转角后就看到了杜若一在等电车,他微笑了一下的举起相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刚想走上去和她打招呼,突然间犹豫了一下,就转过身想走了,可是刚踏出一步,他又停下来了,最后还是转过身来上前微笑地向杜若一打招呼:“你好!”

杜若一转过身来看见一脸微笑的顾雨乔,愣了一下,脸立刻就沉了下来,看了看他,刚好电车来了杜若一就立刻上车了,顾雨乔看着杜若一对他的态度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上车了,他坐到杜若一的旁边,杜若一皱着眉头看了看顾雨乔,然后就侧过身来有点慌乱的翻开手中的书就假装看了起来,顾雨乔举起相机拍了两张杜若一的照片,凑近来看了一下觉得有点奇怪,然后再细看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对杜若一说:“我知道你没有在看书。”

杜若一转过身来面对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在看书?”

顾雨乔笑着用手指点了点书本,杜若一认真看了一下书本,眼睛都变大了,立刻把书换回来,有些尴尬,顾雨乔看着杜若一的表情没忍住笑出了声,杜若一见顾雨乔笑话他就瞪大眼睛看着他像是在警告他,让他别笑了,顾雨乔立刻收住了笑声,然后杜若一皱着眉说:“怎么我在哪儿都能碰见你?”

顾雨乔想了一下说:“嗯……可能这就是老人家常说的缘分吧!”

杜若一有点惊讶立刻说:“谁和你有缘分啊,就算有也是孽缘!你是不是在国外呆久了,忘记了这个词的意思和用法了?”

顾雨乔不明白,疑惑地问:“那你告诉我,缘分是什么意思?该怎么用呢?”

杜若一说:“缘分就是……”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对顾雨乔说:“我又不是你的老师,干嘛要解释给你听,反正缘分不能用在我和你之间。”

到站了,杜若一不等顾雨乔说话就下车了。晚上睡觉前,顾雨乔问医生:“医生,缘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它的用法是什么”

医生说:“缘分这个词出自佛家的一个释义,人们常常用来形容男女之间的牵绊,多用于爱情。”

顾雨乔听了医生的解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医生看着他问:“怎么突然间问这个?”

顾雨乔摇摇头说:“没什么,睡觉吧。”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杜若一提着两个饭盅来到了诊所,见客厅没人就往里面走,并叫:“医生,医生在吗?”

顾雨乔从杜若一背后的房间走出来说:“医生不在,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杜若一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看到是顾雨乔,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妈妈叫我拿些东西来给医生,既然医生不在,那我就先回去了。”

杜若一提着东西就往外走,顾雨乔说:“其实我可以帮你拿给医生。”

杜若一回过头来看着他,随后顾雨乔就说:“我会告诉医生是你拿过来的。”

杜若一说:“喂,你,我又不是来邀功的,是我妈妈给医生的。”

说完就把饭盅给顾雨乔就转过身想走了,顾雨乔闻了一下说:“嗯,真香啊,一定很好吃。”

杜若一听到后就有些恼怒地说:“这个是给医生的,不是给你的。你是不是在国外呆久了忘记了自己国家的礼仪了,偷吃是不礼貌的!”

顾雨乔有些无辜的说:“我只是闻一下而已。”

杜若一看了看顾雨乔的表情就不说话了,刚转身就看见了顾医生,手里还提着一些菜。顾医生看见杜若一就笑着说:“若一,你来找我?”

杜若一笑着说:“我妈妈做了酸辣鱼和辣酸笋,叫我拿些过来给你。”

医生看了看顾雨乔手中的两个饭盅,然后举起手中的菜对杜若一说:“若一今天晚上就留在这里吃饭吧。”

杜若一扭头看了一下顾雨乔,顾雨乔笑着看着她,杜若一回过头说:“我还是回家吃吧,不麻烦医生了。”

医生说:“诶,哪里麻烦了,你就在这里吃吧,我一会煮鱼汤,你带些回去给你妈妈和外婆,让她们也尝尝我的手意。”

顾雨乔也附和说:“对啊。”

杜若一看看顾雨乔又看看医生,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留下来吃饭了,顾雨乔和医生都很开心地笑了。

医生在厨房里试了一下汤,杜若一和顾雨乔坐在饭桌前,医生从厨房出来坐下说:“好了,开吃吧。”

杜若一对医生说:“医生,听说苏晋和承南就要打帐了,你知道吗?”

顾医生和顾雨乔相对视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变化,然后顾医生就说:“我们只是平常老百姓,只想着怎样生存下去,不太注意这些。”

顾雨乔用勺子盛了一勺酸辣鱼的汤汁,刚喝下去就被呛到了,眼泪都辣出来了,医生急忙拿水给他喝,喝完水后还是觉得辣得不行,就张开嘴呼气,还把舌头伸出来用手扇风,杜若一被他的这些举动给逗笑了,顾雨乔看着她说:“辣,好辣。”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有点幸灾乐祸地说:“不像有些人在国外呆久了,连酸辣鱼的汤汁都要吃了。”

顾雨乔呼了呼说:“虽然很辣,但是很好喝。”

杜若一和医生都笑了,杜若一吃完后就回家了。夜里,顾雨乔在灯光下摆弄着一些照片,医生走进来对他说:“那边很快就会有行动了,我们要做好准备迎接他们。”

顾雨乔放下照片,脸色凝重的看着窗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杜若一回到家,言素心就拿了一封信给她说:“今天下午村长拿来的,是易之给你的信。”

杜若一很开心地接过信展开来看,

若一:

       很抱歉现在才给你写信,转眼间,我们已经分开半年多了。你过得好吗?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就是很想念你,我真得很想很想你。家里一切都好吗?听父亲来信说,苏晋和承南不久后就会开战,我很是担心,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保护自己。也许我们会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也许我回国的时间会被推迟,但是我一定会回去的,我一定会回去听你给我的答案。

                                      想念你的易之

杜若一看完信,言素心就问:“易之说什么了?”

杜若一说:“没说什么。妈妈,我想休学了。”

言素心听到休学的话就问:“为什么突然间想要休学?”

杜若一说:“承南和苏晋就要开战了,现在的物价上涨的厉害,我想休学在家帮忙,况且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言素心说:“你应该继续学习,家里的事情你可以放了学再来帮忙就好了。”

杜若一摇了摇头说:“妈妈,我已经决定了,而且现在局势动荡,我也不会安下心来学习。”

言素心知道再多说也无益,就随杜若一去了。杜若一放学后出到校门口前就被杜茹烟和杜茹茗两姐妹拦了下来,杜若一说:“茹烟,茹茗,你们找姐姐有什么事?”

杜茹烟说:“你不是我们的姐姐,要叫小姐。”

杜若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说:“茹烟茹茗小姐,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杜茹烟突然提高音量对周围的人说:“同学们快来看看啊,这个人的妈妈是勾引别人的丈夫,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杜若一很震惊地看着她们,她没想到杜茹烟会这么说,也没想到她们还这么小就说出这样的话,周围的学生也议论纷纷,杜若一看着周围的人,然后愤恨地说:“到底是谁的妈妈抢了别人的丈夫,破坏别人的家庭,你们心知肚明。”

杜若一说完就绕过她们走了,杜若一在街上走着走着就停下来靠在一条柱子上,有些伤心。突然间有人递给了她一条手帕并说:“你的手帕掉了。”

杜若一转过身来,看见是顾雨乔,接过手帕淡淡的说句谢谢就走了,顾雨乔也跟了上去,杜若一转过身来说:“不许跟着我!”

然后照直往前走,顾雨乔还是照直着走,杜若一停下来回过头不耐烦地说:“喂,都说了让你别跟着我了!”

顾雨乔突然略有些委屈的说道:“回诊所就是这个方向,你知道的啊!”

杜若一被他的话堵住了,顾雨乔绕过杜若一就走了,把杜若一留在那里。

第二天,杜若一看见顾雨乔在喝咖啡,杜若一就走到他背后,不过顾雨乔因为看报纸太过于投入就没有发现她,然后杜若一就绕到顾雨乔前面去,顾雨乔这才注意到她,放下报纸笑着对她说:“你怎么在这?”

杜若一有些内疚地说:“昨天的事,我需要向你道歉,对不起。”

顾雨乔说:“没关系,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杜若一看到报纸上的内容,坐下说:“你要是在苏晋的话一定会被抓去充军的。”

顾雨乔脸色微微发生了变化,杜若一把书放在桌面时一不小心就把顾雨乔的相机碰掉在地上,还打翻了咖啡,溅到了顾雨乔的衣服上,顾雨乔急忙捡起相机检查,杜若一急忙拿出手帕帮顾雨乔擦衣服,并愧疚地说:“对不起,真得很对不起。”

顾雨乔安慰她道:“没关系,相机也没有损坏。”

杜若一看着衣服然后看着他说:“都脏了……”

顾雨乔看了看衣服微笑着说:“没事,回去洗洗就好了。”

杜若一有些急促就把手帕塞给顾雨乔说:“那你自己擦干净吧,我先走了。”

杜若一说完就抱着书走了,顾雨乔拿着手帕看着杜若一离去的背影,然后又看着手帕,捏了捏,轻轻的靠近鼻子嗅了嗅,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天下午,杜若一在弹着扬琴。杜承德的司机杜天明提着一些粮食和布匹到杜若一家,杜若一停了下来,杜天明对言素心说:“夫人,这是上将让我送过来的。上将说恐怕不久苏晋和承南就会开战,所以就送这些东西过来让你们备着。”

言素心接过东西点了点头说:“哦,辛苦你了。”

杜天明说:“不辛苦。”

杜若一放下琴竹走到言素心旁边问:“叔叔,真的要打仗了吗?”

杜天明面露难色点了点头说:“苏晋和承南的战争是必不可免的,所以上将才让我送东西过来让你们备过,以防万一。”

杜若一满眼恨意地说:“讨厌战争,讨厌入侵者,讨厌苏晋!”

言素心看着杜若一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顾雨乔在回造船厂的路上很是开心,还哼起了调子,医生看着他说:“有什么事那么开心?” 顾雨乔笑着说:“呃,没什么...
  • 顾雨乔看见杜若一就走进来坐在杜若一旁边,杜若一闭着眼睛以为是医生,没睁开眼就说:“医生,我刚刚碰到一个讨厌的苏...
  • 第七章 顾雨乔和杜若一在厨房里面对面地洗菜,顾雨乔面上挂着微笑地边洗菜一边喃喃自语:“杜若一,杜若,阿若。对,阿若...
  • 顾雨乔走近门口,看见杜若一正在弹琴,就站在了一个他可以看到杜若一而杜若一看不到他的地方,顾雨乔听得很入迷,一不小...
  • 今天给航空公司打电话咨询行李,被告知夜航可能会提前。但是他又无法告诉我准确的信息,只是说随时做好提前出发的准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