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五)》

字数 3241阅读 29

  顾雨乔走近门口,看见杜若一正在弹琴,就站在了一个他可以看到杜若一而杜若一看不到他的地方,顾雨乔听得很入迷,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门边的东西弄出了响声,杜若一听到响声就放下琴竹站起来边向外走边说:“谁啊?谁在外面?”

顾雨乔侧了一下身子,有些慌张,杜若一走出来就看见了穿着军装的顾雨乔就没好脸色的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雨乔看着她说:“我在造船厂听到了琴声,我是跟着琴声来的,你弹得真好听。”

杜若一说:“喂,你……”

这时言素心从房里出来看见顾雨乔就打断杜若一的话说:“若一!”然后对顾雨乔说:“是你啊,进屋里坐吧。”

杜若一也不好反驳就只好走回刚才坐的地方,顾雨乔看了看杜若一才走进去说:“您好,谢谢您!”

言素心笑着说:“不客气,你怎么称呼呢?”

顾雨乔说:“我叫顾雨乔,伯母,您可以叫我雨乔就好了。”

言素心笑着说:“嗯。”

这时就听见了房里传出了咳嗽声,顾雨乔说:“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言素心说:“嗯,是我妈妈,已经咳了好几天了,还时冷时热的,真是担心。”

顾雨乔有些担忧地说:“那怎么不去看医生呢?”

杜若一插嘴略有些讽刺道:“你以为我们现在的情况能像你一样看得起医生吗?”

顾雨乔看了看杜若一眉头皱了皱,然后对言素心说:“伯母,可以带我去看一看吗?”

言素心点了点头说:“好的,这边请。”

顾雨乔帮外婆检查身体,杜若一和言素心站在一旁,顾雨乔检查完后对她们说:“可能是疟疾。”

杜若一和言素心听了既惊讶又担忧,杜若一说:“喂,你不懂就别乱说!”

顾雨乔看了看杜若一说:“我在部队学过一些,外婆的情况就像是疟疾,医生就在造船厂,我去叫他来。”

顾雨乔说完就走了,顾雨乔回到造船厂四处找医生,医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被顾雨乔托到了杜若一家。顾医生向言素心问好后就帮外婆检查,然后说:“帮忙烧些热水好吗?”

言素心说:“好的。”

言素心刚想去就被杜若一拦了下来说:“妈妈,还是我去吧。”

杜若一去到厨房时看到顾雨乔在那里生火,用吹火筒在吹气,突然间就被呛到了,杜若一问:“你在干什么?”

顾雨乔被烟熏得睁不开眼,抬起头说:“生火烧水啊。”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灰头土脸的,嘴周围刚好印上了吹风筒的印子,就笑了起来,顾雨乔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末笑什么,说:“你在笑什么?”

杜若一笑着摇摇头说:“没笑什么。”

她笑着走到顾雨乔身边说:“让我来吧。”

顾雨乔让位给她,看着她说:“你到底在笑什么?”

杜若一一边生火一边笑着说:“在笑一只大花猫啰。”

顾雨乔疑惑地看着杜若一说:“大花猫?在哪儿呀?”

火生好了,杜若一转过身来看着他笑着说:“那,大花猫就在这。”

顾雨乔用手摸了摸脸,然后看见自己的手很脏明白了杜若一为什么会笑,就对杜若一傻傻地笑,说:“呵呵,脏了。”

杜若一被他这一表现逗笑了,然后拿出手帕很专注地帮他擦脸上的灰,顾雨乔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杜若一会这样做,就笑着看着杜若一。过了一会儿,杜若一才发觉有什么不对,抬头就看到了顾雨乔温柔的眉眼,笑意清清浅浅的浮现在眸底眉梢,微愣了一下。然后觉得气氛有些暧昧就停了下来说:“你自己去洗一下吧。”

顾雨乔也点点头说:“好。”

杜若一把热水端进去给医生,医生帮外婆打完针之后对她们说:“我会每天都过来帮外婆打针,你们今天晚上要帮外婆擦身子,注意外婆的情况。”然后把开了药给她们说:“这是今天的药,吃完饭后再给外婆吃。”

言素心接过药说:“谢谢医生。”

医生说:“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时他们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毫无章绪的琴声,杜若一出去就看到顾雨乔拿着琴竹在弹着扬琴。杜若一走上前说:“没经过别人的同意就碰别人的东西是不礼貌的。”

顾雨乔看着她说:“对不起。这是什么乐器?”

杜若一看了看他说:“扬琴。”

顾雨乔说:“你弹的真好听。你可以教我吗?”

杜若一说:“不可以。”

顾雨乔有些失落地说:“那好吧。”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失落的表情有些不忍心,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尴尬,这时医生和言素心走了出来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医生交待了一些事就和顾雨乔离开了。一连几天顾雨乔都跟着顾医生去杜若一家,虽然杜若一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他却得到了言素心和外婆的认可。一天,顾雨乔在造船厂画设计稿,杜若一来到造船厂门口向一个士兵问:“你好,请问顾医生在吗?”

士兵行了个军礼说:“在的,请跟我来。”

士兵把杜若一带到顾雨乔的办公地前,上前敲门报告说:“报告上校,外面有位女子来找顾医生!”

顾雨乔头也没抬说:“让她进来。”

士兵行军礼说:“是!”

士兵出去对杜若一说:“上校让你进去。”

杜若一疑惑地说:“上校?”

士兵点点头说:“嗯,请进去吧。”

杜若一点了点头说:“谢谢你。”

士兵说:“不用谢。”

杜若一走进去看见是顾雨乔,顾雨乔知道是杜若一,但是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杜若一看了看他说:“呃,医生在吗?外婆的药没有了,我来拿一些。”

顾雨乔这才抬起头说:“医生不在,你等等吧。”

杜若一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自然地说:“那个……那个谢谢你。”

顾雨乔说:“为了什么?”

杜若一有些急地说:“就……就你找医生来帮我外婆看病,你说一下多少钱吧,我把医药费给你。”

顾雨乔说:“不需要,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医生有医生的责任,不论是什么人医生都会救。我们不会盲目守旧,也不会有任何的地区歧视,不会不理智。”

杜若一知道他在说她就说:“喂,你!别在那里指桑骂槐,要说我就明说。”

顾雨乔有些无奈地谢:“你的脾气时好时坏,你不怕生病吗?”

杜期一说:“要你管!”

顾雨乔看着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低头继续画设计稿了,杜若一觉得站在那儿有点不自然就东看看,西看看,然后靠近顾雨乔的画看了看小声说:“画画的也能当上校,真是奇迹了!”

顾雨乔听到了说:“一个人背后的功勋不一定都会呈现在人的面前。”

杜若一的脸立刻就沉下来说:“功勋?不就是用别人的命换来的吗?”

顾雨乔说:“在战场上,不是我死就是别人亡,如果我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我,或许你会觉得很残忍,但这是事实,如果你思念的那位也卷入了战争,你认为他杀的人会比我少吗?”

杜若一突然间无话可说了,看了看他扭头就走了,刚到门口就碰到从外面回来的顾医生,顾雨乔看到医生就站起来走到医生身边说:“医生,你来得正好,她的脾气时好时坏,我怕她生病,你给她打一针吧。”

顾医生看了看杜若一,又看了看顾雨乔像明白了什么,就很配合地对杜若一说:“好。”

杜若一听到要打针就有些害怕地说:“不,不要,我不要打针。”

顾雨乔和医生笑了笑,顾雨乔说:“原来你也怕疼啊!”

杜若一说:“喂,你,我也是人啊,怎么会不怕疼呢。”

顾医生打断他们问:“若一,外婆怎么样了?”

杜若一向医生问好了之后说:“外婆比以前好多了,药吃完了,我想来找医生拿些药。”

顾医生说:“我再跟你去看看外婆吧。”

杜若一说:“好,医生,那个医药费是多少?我付给你。”

顾医生急忙说:“不……”

这时顾雨乔打断医生的话说:“用,医生,怎么不用,算起来你也不一定付得起,你还要付吗?”

杜若一皱着眉头看着顾雨乔,眼光犀利地很,顾雨乔看着杜若一扭过头去偷偷地笑了。顾医生笑着说:“若一,走吧。”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说:“你就不用去了,你又不是医生。”

顾雨乔摇了摇头说:“不行,我要跟医生去学习。”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用口形对他说:“疯子!”

医生看着他们明白地笑了。

顾医生帮外婆看完病之后,言素心对顾医生说:“明天晚上来家里吃饭吧。”然后又对顾雨乔说:“雨乔也来吧,就当报答你们帮外婆看病。”

医生刚想说不用,顾雨乔就笑着说:“好啊!”

顾医生有些惊讶地看着顾雨乔,他没想到顾雨乔会答应,顾雨乔对顾医生点点头示意让他答应,略带有些威胁,顾医生就有点傻愣傻愣地点头说:“好的。”

杜若一说:“外婆是医生医治好的,谢他干嘛。”

言素心说:“若一,医生是雨乔叫来的,怎么能不谢。”然后对顾雨乔和顾医生说:“若一的厨艺也很好的哦,明天让她下厨给你们尝尝。”

顾雨乔笑着说:“好。”

然后笑着看着杜若一,杜若一看着他苦笑了一下。顾雨乔和医生离开后,杜若一看着他们的身影突然间心中有了注意,脸上露出了笑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