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七)》

96
木九朵
2017.01.13 21:37* 字数 4119

第七章

顾雨乔和杜若一在厨房里面对面地洗菜,顾雨乔面上挂着微笑地边洗菜一边喃喃自语:“杜若一,杜若,阿若。对,阿若。”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喃喃自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就说:“你自言自语些什么啊?”

顾雨乔抬起头笑着试探性地对杜若一说:“阿若,阿若。”

杜若一被他突然间的一句“阿若”有些许吓到了,没有反应过来,顾雨乔温柔的接着说:“阿若,以后就这么叫你好不好?”

杜若一皱着眉头的说:“什么啊?”

顾雨乔说:“就是以后我叫你阿若啊,阿若,其实你的名字还隐藏的一种花的名字呢。杜若,杜若花,杜若花是苏晋的代表呢,我妈妈也很喜欢杜若花呢。”

杜若一说:“乱叫什么呢,我叫杜若一,不叫阿若,也不是杜若花。”

突然间从窗外飘来一阵茉莉花的清香,顾雨乔不去理会杜若一刚才说话的语气,接着说:“茉莉花的香味真好闻,如果能有一枝茉莉花能在苏晋盛开,一定很漂亮。或者有一枝杜若在承南盛开也一定很好看。”

杜若一突然正色道:“茉莉花只会盛开在承南,如果把茉莉花盛开在杜若树上,只会凋落,只会不伦不类,而且杜若花永远也不会开在承南。”

顾雨乔看着杜若一皱着眉头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对我们存在那么大的偏见?或者是说是对我存在那么大的偏见呢?”

杜若一正色道:“那你要我怎么做?难道要我笑着欢迎你们吗?笑着欢迎你们这些侵占我们家园的人吗?要我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和你们和平共处吗?对不起,我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杜若一说完就转过身去背对顾雨乔,不想再与他争论。顾雨乔看着杜若一的背影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最后他们俩就在无声中配合地把菜给做好了。饭桌上,大家看着一桌子精美的菜都很是开心,言素心说:“没想到雨乔的厨艺也这么好。真是能干,岂能拿得了枪又能做得了菜,你家人一定很为你骄傲。”

顾雨乔笑了笑说:“其实比起拿枪,我更喜欢做菜。我妈妈的厨艺很好的,只是她没有女儿继承,所以我在旁边看的时候就学了。外婆,伯母,阿若,你们尝尝合不合胃口。”

言素心和外婆点点头说好,只有杜若一小声嘀咕说:“好看也不一定好吃啊。”

大家都听到了看着她,杜若一发现大家都盯着她的时候讪笑了一下说:“吃饭,吃饭。”

顾雨乔夹了一只虾给杜若一说:“你尝尝。”

大家看着杜若一对她点点头,让她试试,杜若一看着她妈妈和外婆,盛情难却地夹着虾吃了,嚼了几下,脸色都变了,没想到还挺好吃的,她吃完在他们的注视下有些不自然的说:“没想到还挺好吃的。”

听了这句话大家都笑了,大家就都动起了筷子吃了起来。吃完饭后,医生帮外婆检查一下身体,言素心和杜若一在厨房收拾厨具,言素心看了看杜若一纠结的表情心中突然间有了注意,边收拾边说:“啊,没想到雨乔做菜这么好吃呢,某个人好像还吃得很开心呢。”

杜若一看着她妈妈,意识到是在说她的时候立即说:“有好吃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吃得不开心啊。难道我要哭着吃吗?”

言素心接着说:“其实你也并不是真的讨厌雨乔的,他虽然是苏晋人,但是他并没有做什么伤害我们的事,也和附近的村民相处得很好。再说了,他长得文质彬彬,温文儒雅,行为也端正,彬彬有礼,看着也不是个坏人。你说是不是?”

杜若一不知怎么的就点了点头脱口而出:“嗯。”

言素心笑了,她才反应过来立刻摇摇头说:“才不是,哼,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许是人面兽心也不一定呢。好了,妈妈,我不想再说他了。”

言素心笑了笑说:“你就死撑吧。”

杜若一鼓着腮帮子擦着碗不说话。顾雨乔走到杜若一的扬琴前,拿起琴竹试着敲了几下,杜若一她们听到声音,抬起头往外屋看去,杜若一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弄好了之后走出来,看见顾雨乔像个小孩子接触到什么新鲜事物一样欢喜,杜若一走到顾雨乔身边静静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顾雨乔才发现杜若一,立刻放下琴竹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拿起来敲的,只是觉得你敲打出的音律很好听。”

杜若一有些疑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急着道歉,她想了想:难道是自己平时对他的态度真的太不好了。杜若一看了看他没说话,这时言素心走出来打破沉静说:“雨乔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呢。”

顾雨乔笑了笑说:“以后有时间我再做给你们吃。”

言素心说:“好。”

这时医生已经出来了,顾雨乔看见医生出来,天色也暗了下来就说:“那我们就先回造船厂了,告辞。”

言素心和杜若一把他们送到门口,顾雨乔他们刚想走时,言素心拿了门口的一盏油灯给杜若一说:“若一,你划船送雨乔他们回去吧。”

顾雨乔说:“不用了,我们自己走路回去就好了,从这里到造船厂不是很远,不然一会儿阿若一个人回来不安全,我不放心。”

言素心说:“没事的,再说了,那天村长说最近山上的土匪下山抢劫,你们走路回去不安全。”

杜若一想到土匪也觉得不安全说:“还是我划船送你们吧,我船划得很好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顾雨乔摇了摇头说:“我还是不放心。这样吧,你把灯给我了,我和医生划船回去,明天我再把船还回来。”

言素心点了点头说:“这样也行。”

杜若一把灯递给顾雨乔说:“给你。”

顾雨乔接过笑着说:“谢谢你担心我。”

杜若一立刻争辩说:“谁,谁担心你了,我是担心医生,再说了,如果你在我们这出了什么事的话,保不定我们还要受到连累呢。”

顾雨乔他们就看着杜若一笑了笑,大家都知道她是死鸭子嘴硬。一会儿之后,顾雨乔说:“那我们就先回造船厂了,你们在家也小心点。”

言素心点了点头说:“好。”

顾雨乔和医生在划船出去离杜若一家还不是很远的时候就听到了杜若一的声音:“你们要干什么?!”

顾雨乔立刻跟医生说:“医生,快掉头,阿若家出事了。”

医生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掉头回去,靠岸的时候顾雨乔说:“医生,你快回造船厂带人过来,怕是阿若她们刚说的土匪。”

医生说:“那你一个人行吗?”

顾雨乔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说:“嗯,可以的,你快走吧。”

医生点了点头然后对顾雨乔说了一句你小心点就走了。顾雨乔赶到时,言素心和外婆被人抓着,一个男的正抓着杜若一的手说:“跟我回山上去做我的压寨夫人吧。”

杜若一恶狠狠地说:“你做梦,放开我。”

那男的说:“哟,还是个辣妹子,我喜欢。”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想去摸杜若一的脸,这时顾雨乔拿起一旁的一根木棒朝那个男的扔去,砸中了那个人的头,那人吃痛放开杜若一后退了几步,旁边的人就围上去,杜若一一回头就看到了顾雨乔,心情突然间就放松了下来,顾雨乔又拿起一根木棒跑到杜若一前面把她护在后面,问:“阿若,你没事吧?”

杜若一摇了摇说:“没,没事。”

顾雨乔没有回头接着说:“阿若,你和伯母和外婆快进屋里,把门锁起来。”

杜若一担心的问:“那你呢?”

这时,土匪头子看着顾雨乔,愤怒的说:“哪跑出的不要命的小子,找死,给我上。”

顾雨乔说:“你快进去,我没事的。医生已经回去叫人了,快进去锁好门。”

杜若一她们进屋里锁好了门,屋外也打了起来,顾雨乔受过系统正规的训练,所以那些小喽啰都不是他的对手。杜若一她们听着屋外的打斗声,心惊胆战的,满脸担忧,言素心说:“雨乔一个人在外面能打得过吗?”

杜若一看着外面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言素心和外婆叹了一口气,言素心去顺了顺她妈妈的背说:“妈妈,刚刚有弄伤您吗?”

外婆摇了摇头说:“没有,真是让人糟心呢。”

杜若一立刻跑到窗前往屋外看,这一看就更加心惊胆战了,脸上的忧愁更加重了。屋外,土匪头子看到自己的人打不过,就拔出自己的手亲自上阵,他曾经也是个军人,所以他和顾雨乔几乎不分仲伯,再加上对方人多,顾雨乔逐渐占了劣势,突然间一个人偷袭了顾雨乔,他的背上被砍了一刀,血立刻染红了衣服,他吃疼,土匪头就趁机把他踢倒在地。杜若一在窗前看到时立刻大喊了一声:“顾雨乔!”

然后立刻开门跑了出来,言素心她们没来得及拦住,杜若一跑到顾雨乔身边扶他坐起来,土匪头说:“呵,还真是一对有情人啊,那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

说着就举起了刀,落下时顾雨乔把杜若一护在怀里,就快落下时,只听到一声枪声,刀落在了地上,顾雨乔抬起头往后看就看到了顾医生,吐了一口气,由于伤口不停地流血,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了,他全身靠着杜若一,杜若一手触摸到顾雨乔的背上的伤口,顾雨乔吃痛啊了一下,杜若一皱着眉头,然后感觉手湿湿的,很黏糊,借着月光一看,满手都是血,担心慌张地说:“血,血,顾雨乔!顾雨乔!”

顾雨乔面色苍白,抬起头头看着她,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话。土匪们见有枪就立刻撤退了,除医生外,其他士兵都去追土匪了。言素心打开门,看到顾雨乔背上的伤被吓到了,说:“受伤了。”

医生来到顾雨乔身边看了一下伤口,皱了皱眉头,然后,把他扶起来,对杜若一说:“快把他扶进去。”

杜若一和医生把顾雨乔扶进屋里,医生看了一下说:“扶他到一个能躺着的地方。”

杜若一说:“那扶回我房间吧。”

杜若一和医生把顾雨乔扶到杜若一的床上躺着,医生说:“医药箱在造船厂,现在回去拿也来不及了,我需要马上帮他缝伤口,不然他流血过多会有危险,所以我需要绷带,剪刀,针和线,煤油灯,再要一盘热水,毛巾。”

言素心说:“我马上去烧水。”

杜若一手脚慌乱的准备医生要用的东西,她此刻内心的担心,慌乱,害怕是她从未有过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掉了下来,杜若一把东西拿来的时候医生已经把顾雨乔扶起来坐着了,医生看到杜若一脸上的泪痕愣了一下,随后就拿起剪刀对杜若一说:“若一,你能留下来帮我吗?”

杜若一点了点头,医生剪开顾雨乔的衣服,一条长长的伤口,从右肩到左肩胛骨下面,让人触目惊心。这时言素心把热水端进来,看到伤口心也被纠了一下。医生清理了一下伤口,穿好针线,点起灯,对顾雨乔说:“这里什么都没有,为了你的安全就只能凑合着用了,一会儿缝针的时候你忍着点。”

顾雨乔点了点头,嘴唇苍白的说:“医生,你只管缝就好,我撑得住。”

医生把针用火一边热一边对杜若一说:“你扶着他尽量不让他动。”

杜若一点了点头,扶着顾雨乔,顾雨乔看向她,两个人的视线刚好对上了,这时医生开始缝了,顾雨乔咬着牙哼了几声,强忍着疼,面部都快扭曲了,汗如黄豆颗大小不断往下流,杜若一皱着眉看着顾雨乔,眼中都是不忍,担忧。顾雨乔握住她的手,用的力气很大,他们两个人一直对视着,最后顾雨乔忍不住了就叫了几声,缝好之后,顾雨乔吃力地看着杜若一,眉头紧蹙,对杜若一说了一句:“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可怜我?”

说完就晕倒在杜若一的怀里,同时,杜若一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