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五十八)

“白老六?”宁桓站起身子笑道:“你确定?”

听出他话里的讽刺,吴轶脸上的笑意一淡,“哥,你怎么老不相信我?”

“跑到这里来收鬼货,恐怕只有你这种愣头青才想得出来。”宁桓冷笑一声,“虽然我没跟他接触过,但是他白老六能混到这个地步,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待会儿跟他说话,小心点儿,别被算进去了,还帮人数钱。”

吴轶心中的激动被这番话彻底浇灭,阴沉着一张脸,走出了厨房。

“太年轻了。”宁桓叹了口气,“做生意的人,哪能把喜怒都写在脸上,哼。”

方慕重新拿起一块匹萨,盯着他似笑非笑。

凉透的匹萨,坚硬的像一块石头,宁桓眉头微皱,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匹萨吃了一口,又连忙吐了出来。

“这是人吃得东西?”宁桓错愕地看着她,居然还吃得这么津津有味。

方慕耸耸肩,全不在意,又重新拿起一块匹萨,灌着可乐吃下去。

这些年,她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

思索之间,他问出了声。

“显然是跟你不一样的日子。”方慕从大理石的灶台上跳下来,“对了,你不是请我来泡温泉的吗?”

宁桓下意识地从她身上扫了一眼,轻咳一声,移开了目光。

见他神色有异,她走上前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想什么呢?”

宁桓抱着小腿,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别后悔。”

“怎么?”方慕笑了起来,“你还敢占我便宜不成?”

明亮的灯光下,她的牙齿雪白,微弯的眼角像月牙,带着一抹轻视。

宁桓嘴唇一抿,眸光忽明忽暗,猛地站直身子,将她重新抱坐在灶台上,一只手抬着她的大腿,一只手扶着她的细腰,凑近她道:“方慕,我有什么不敢?”

方慕的身子微微往后倾,面无表情道:“你敢一个试试。”

微微抬高的下颚,透着一股睥睨众生的冷傲。

两人无声地僵持着。

这时,敞开的厨房门外传来一声轻笑,一个穿着黑色高领毛衣的男人站在门外,双手抱臂,神态温柔。

宁桓放开方慕,站直身子,神色如常道:“请问,您是哪位?”

丝毫没有被打扰的不满和羞恼,大大方方,理所当然。

男人英俊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宛如一座雕塑站得笔直,“白漾。”

他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年轻,手长腿长、肩宽腰窄、气质傲然,和想象中截然不同。

“这是我哥,京城宁家的大公子,宁桓。”吴轶从后面走过来介绍道。

“久仰大名。”白漾的声音冷清,听不出喜怒。

方慕坐在大理石的灶台上,单手托腮,似笑非笑。

“大家都在这站着做什么,这里有会客厅去坐坐?”宁桓走到白漾面前道。

白漾看着方慕并没有动。

“木头,给客人倒茶。”宁桓下意识地挡在方慕所在的方向,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仿佛要将人剥光似的。

方慕轻笑一声,走到宁桓和白漾之间,“谈生意是你们男人的事,关我什么事?”

宁桓瞳孔微怔,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拒绝的这么干脆果断。

白漾英俊的脸上始终含笑。

“不过,贵客远道而来,我的确应该送一个见面礼。”她四根手指合并,在嘴上轻轻碰了一下之后,覆盖在了白漾的脸上,“希望您在这儿,玩得开心。”

身上淡淡的幽香在飘散而来。

吴轶眼睛一瞪,原来这女的这么浪?早知如此,当时就该跟进屋把她给上了。

满脸悔不当初。

白漾站得笔直,下颚微微抬高,唇角向上牵扯,轻声道:“真够骚啊。”

全场鸦雀无声,静得连针都能掉下来。

“我不只骚,还给操的。”她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荣,踮起脚尖,凑近他道。

声音不大,在场的四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顾言下意识地扫向她鼓鼓的胸口和不足一握的腰肢,又连忙低下头,耳尖红得能滴血,在心里腹诽道,你们怎么可以当着未成年说这么不要脸的话呢?宝宝心里委屈,但宝宝不想回家,宝宝还要继续看下去!

方慕直勾勾地看着眼睛,直到看见他眼底难掩的情绪翻涌,才缓缓放下脚尖,笑道:“你们慢慢玩,我去泡温泉了。”


千呼万唤……大白终于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