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五十七)

方慕闭上眼睛。

吴轶从后看着她的侧脸,不施粉黛的女人,皮肤白皙近乎苍白,嘴唇颜色偏淡,眼底有着淡淡的黑眼圈,似乎很疲倦的样子。

这样看去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是他最喜欢她说话那股劲,淡漠的眼神总带着藐视一切的傲气,这样的女人,让她有征服的欲望。

他坐起身子凑近她,然后在距离她脸颊十厘米的地方停下来,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方慕睁开眼睛,用余光扫过,下意识避开,定睛一看,却是吴轶泛起笑容的脸。

“你皮肤真好。”他低声道。

方慕笑出了声,看向宁桓道:“现在的小孩子都用这招撩妹?”

宁桓斜睨一眼,也笑了起来。

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话里话外都是轻视。

“这怎么算撩,是发自内心的赞美。”吴轶直起身子,大大方方的承认道:“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吴轶。”

方慕看着他,“我见过你。”

在朝霞市的KTV里,和王芳芳、王淑敏,他问她是不是第一次。

“我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吴轶显然无法将她和KTV里的莺莺燕燕联系在一起,只觉得她能和表哥做朋友,必然条件不差,笑道:“不过是在哪里呢?”

“你想想?”方慕侧过身子,歪着头笑道。

“肯定是在哪个宴会上对吧?”吴轶抿唇笑道:“不过你这么漂亮的,我居然没印象,不应该啊。”

方慕但笑不语。

汽车顺着国道一路驶出谷城境内,谷城以北有一个风景区,以枫叶出名,温泉是后来兴起娱乐项目。

冬天,枫叶早已掉落,只剩下满地白雪和枝桠,穿过一个满是旅游特色的小镇,一个隐于林间的山庄出现面前。

汽车停稳,方慕不动声色的用给顾言发坐标。

发出去之后,又觉得自己犯贱。

然而爱就是这么奇妙的一件事,它可以让你明白原来底线之外还有底线,口口声声说要给他一顶大绿帽,可事到临头,还是只想睡他。

方慕关上车门,偌大的停车场,在大年初一还停放着不少的车辆。

宁桓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他开口道:“先吃饭吧?”

方慕摆摆手,“我只想睡觉。”

宁桓挑了挑眉。

她走上前,没好气地踢了她一脚。

“我可什么都没说!”宁桓委屈道。

“我乐意。”

宁桓耸耸肩,带着她往山庄里面走去。

四星级的宾馆,环境优美,清幽一片,宁桓带着她,走进宾馆后面的别墅区,白色的欧式建筑,碎石铺路,松枝上积攒在少许的白雪,昂然一片。

打开院落的门,走进别墅里,浅色的地板,灯光昏暗,暖如春天,使人倦怠。

宁桓脱掉鞋子,走进屋,将外套脱下搭在沙发上,“木头,你懂的。”

我家就是你家,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

方慕走上二楼环视一圈,选了最末尾的房间,走了屋子,落了锁。

宁桓走进厨房,翻箱倒柜的开始找食材,准备做饭。

吴轶看见这一幕,眼睛一瞪,连忙跟进厨房问道:“哥,不是说好帮我约吗?那你在这干什么呢?”

厨房里,灯光明亮,宁桓蹲在冰箱前笑道:“你觉得我在做什么?”

吴轶皱起眉头道:“你不想让我碰那个女人?”

“我没有不让你碰,前提是你要能碰。”

吴轶感觉到他在耍他,碍于情面没有发作,但忍不住抱怨道:“不想让我碰直说,之前干嘛答应呢?这不是浪费表情。”

之前为什么答应?

宁桓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微微失神,连吴轶离开厨房都没有注意到,呢喃道:“是啊?为什么答应呢?”

他知道他并不想让她这样走,她还没跟着他去看看现在的京城呢。

他闭上眼睛,感觉心里一阵烦躁,拿出一瓶酒径直走了出去。

客厅里,吴轶正在约之间打发掉的几个女生来玩。

宁桓拿着一罐啤酒,在他旁边坐下,窗外,雪花无声飘落。

“哥,你刚才说,不是不让我碰,那是不是只要我能碰到,你就不管?”吴轶挂断电话问道。

宁桓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吴轶挑眉冷笑,“我就不信,还有我睡不到的女人。”

宁桓看着他没有说话。

……

方慕走进房间没多久便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十点。

她穿上衣服,走进房间,客厅里喧闹一片,四、五个女生穿着比基尼玩着吴轶和宁桓在玩游戏,看见她下楼,宁桓站起身道:“醒了?饿不饿?有外卖。”

方慕点点头,“在哪?”

“厨房里。”说着,宁桓便准备走进厨房给她拿。

“我自己去,你玩你的。”方慕伸手拉住她。

走进厨房,满桌子的肯德基和必胜客,各色鸡尾酒,应有尽有。

“大年初一,外卖只有这些,吃不惯这些,我让宾馆那边送过来。”宁桓跟着她走进来。

“不用,挺好的。”方慕拿着一块冷掉的匹萨笑起来,“宁桓,你变了好多。”

她穿着贴身的毛衣,凹凸有致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屈膝坐在灶台上,明亮的灯光在她黑色的头发镀上淡淡的浅色,宁桓靠着一侧的冰箱笑了起来,“哪里变了?”

“以前我们出去玩,你眼里从来只有美女,没有我。”方慕眼底染着一丝笑意,“现在还知道关心我了。”

宁桓低下头,只是笑。

“宁桓,谢谢你。”她移开目光,看向对面的墙壁道:“为我做得一切。”

冯叔死后,她流落街头,孤苦无依,不知该向谁求救,然后本该在瑞士度假的宁桓如天神一般出现在她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不过一个月的之间,却已是天翻地覆。

方慕无法回答他。

他没有追问,“走,我带你走。”

可那时候的他,也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少年,他的父亲勒令他禁止插手方家的事,停掉他的储蓄卡,不容许离开京城半步。

最终,他只能帮她买一张火车票,目送她的离开。

他说:“十年后,你回来,我还你一个太平盛世。”

十九岁的他,能给得不过一个承诺。

唯一庆幸的是,二十九岁的他并没有年少的自己的难堪,他履行了他的诺言。

“木头,我很难跟你形容我对你的感情。”他抬起头,“不过我承认,我小学的时候,喜欢过你。”

方慕嗤笑出声。

“后来,听说楚霖是你的未婚夫,我嫉妒过,但也慢慢接受了。”

“恩。”方慕应声道。

“那时候没能力保护你,老觉得欠了你。”

“没有的。”方慕试图安慰他,可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方慕,我……”

吴轶一声大叫,赤脚冲进厨房打断道:“哥,刚刚顾言给我打电话,说他现在要带一个人过来跟我谈!你知道是谁吗?”

“谁?”宁桓没好气道。

“白六!”他激动地中了六合彩似得,“那个你最佩服和欣赏的白老六!”

方慕瞳孔一怔,手中的匹萨掉落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白六。

终于舍得来了啊。


本来准备分成两更的……

但是不忍心了……

不过明天能不能更新不敢保证。

(๑•ั็ω•็ั๑) 我好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顾言和吴轶等候在门外。 吴轶玩着银质的打火机,靠着扶栏问道:“顾老板,刚刚那个妞儿怎么样?” 顾言一想着白漾那张能...
    周灿_阅读 35,974评论 90 92
  • “白老六?”宁桓站起身子笑道:“你确定?” 听出他话里的讽刺,吴轶脸上的笑意一淡,“哥,你怎么老不相信我?” “跑...
    周灿_阅读 35,834评论 150 106
  • 阝乀:😬
    阿哈666阅读 287评论 0 1
  • To Dear 穆蓝: 窗外的街道有些宁静,壁橱上的吊钟缓缓敲响两次,吊钟里的沙子不停的向下的流淌,时间凝...
    悲ju阅读 441评论 4 1
  • “小刘,请坐!”校长笑着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内心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我大...
    太白杂谈阅读 273评论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