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印

操场上人好少,暴风雨前的短暂平静。有四个妹子带着一只金毛在草坪上嬉笑玩耍。

男人慢慢走到操场草坪中央。

一个小时前,老板对他发了一通脾气。公司业绩最近一直很差,入不敷出。

两分钟前,妻子打来电话,电话背景音是胎教机构打的广告,妻子说话有些疲惫:一会儿你去接明明吧,妈照顾爸呢,医院那儿也忙不开。

男人看看表,离大儿子幼儿园放学还有半小时。

电动车没电了,明明又长个儿了,一会怕是不好骑回家。他把电动车停靠在操场外的杨树旁边。

这习习凉风,可真舒服啊。

想着,竟不由自主地脱掉了鞋子。

皮鞋捂脚,穿了一天了。

这双鞋是打特价的时候妻子买的,脚后跟的地方刚穿上时候还有点磨脚,后来就慢慢适应了。也不知道是脚去适应了鞋子,还是鞋子随着脚的形状变了。

零星有几个跑步的女孩子,穿着简单的运动鞋和半袖。长长的头发绾成个马尾巴随意跟着跑步的节奏甩。

年轻真好。

男人说。

草坪的感觉,多久没体会了?

还是上次公司活动,草坪上做游戏,他玩了一会就闪了腰,被扶下去休息了。

脚丫子可以动了啊,想怎么动就怎么动,不用担心在皮鞋里大脚趾和二脚趾紧紧贴附在鞋上动弹不得。

于是他起身,原地走了几个圈。

想起大学那年做家教攒够了钱买一双回力,已经宝贝得不像话。真羡慕别人的耐克鞋,穿上好像就能脚下生风,射门都准了几个度。

当时倒钩射门可是很厉害的。

看看肩上的挎包,忍住了想再做一次动作的冲动。腰上旧伤隐隐提醒他,可不能瞎嘚瑟。

无奈地笑了笑。

一起踢球的兄弟们,踢过比赛后满身大汗,脱了汗涔涔的鞋子,四仰八叉躺在操场中间,谁的脚臭肯定会被大家嫌弃,把鞋子扔的远远的,一跳一跳着去捡鞋,引得大家一阵笑。

操场那边有个姑娘,拿着本书。目光一直锁在男人这里。可能觉得这是一个不修边幅的大叔吧,火车硬座上酷爱泡面和脱鞋那种。

风继续吹,天也继续阴,雨就是一直没下。

球门那传来一声狗叫,男人看看表。

得抓紧点了,孩子快放学了。

男人赶快穿上皮鞋,背上挎包,走向电动车。

拿着书的姑娘散步过来,看见草坪中间,有两个醒目的脚印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