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薇简丹】第二十八章 人间烟火

前情回顾:第二十七章

他下了车,从后备箱取出一大包营养品,锁上车,然后走到他俩面前。没把墨镜摘掉,直接无视简丹,对尹薇说:“几楼?几号病床?带我去。”

“什么?”猛地又出现一个香气扑鼻的大帅哥,她一时有点晕。

“带我去看姥姥。”他重复一遍。

“哦,这个……”她下意识看了简丹一眼,只见他背着双肩包,手插进裤兜里,故作潇洒:“薇儿,我去附近超市给姥姥买些生活用品。”

尹薇心想姥姥都快出院了,怎么还缺生活用品?简丹这是唱得哪一出?

再次见面,简丹学精了,不想靠武力取胜,赤裸裸向宋雨轩耍起了心眼。

尹薇几乎是被宋雨轩提溜着向医院的方向走去。她穿着细细的高跟鞋,本来就不稳当,再被他挟持,鞋跟一扭一扭,前方不巧有石缝,“噗嗤”,踩个正着。

“哎呦别走了我的哥。”尹薇高喊。

“怎么了?”宋雨轩只顾着走路,根本没注意有什么状况发生。

“鞋,鞋拔不出来了。”尹薇指指自己的右脚。

“啊?怎么会这样?”宋雨轩立马放下手中的累赘,把自己的鞋脱掉一只,让尹薇踩着,蹲下身子去给她拔鞋。

高跟鞋被他硬生生拔出来了,鞋跟没断,就是皮革皱成了一只杏干,像刚洗过澡就搞一脸泥巴的顽皮孩童,有点缺憾的可爱。

“可怜我的新鞋,好丑。”尹薇哭丧着脸说。

“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等看过姥姥,我赔你一双新的。”

“算了,拿去到鞋吧修修,还能穿。”

宋雨轩不知道,这双鞋是简丹昨晚从上海给她带过来的:很普通的白色黑边,抽象,对立而又有共性,只是设计者把下一款的灵感用在了这上面,侧面绑了个多余的小蝴蝶结,让人看着就想扯掉。

“啧啧啧,”宋雨轩吐槽,“什么年代了,鞋型太老气,你的眼光?”

尹薇脸色微微一红,客气地说:“老气不老气,看你怎么样搭配。好看与否,合脚就好。而且,我也没打算换掉。所以,不用你破费了,穿着挺好,宋总。”说罢她一瘸一拐地走了。

她不想让宋雨轩看见她龇牙咧嘴的模样,高跟鞋陷进石缝里,毕竟连带着崴了脚,她是真的疼。

晚上,简丹来到了医院,到病房外,他犹豫再三,还是进去了。

尹薇见他表情郁闷,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把药喂过姥姥,随他来到病房外。

“你怎么了?上午不还好好地?”

“兔子,咱俩认识多少年了?”

“从高中算起,十几年了吧。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望着她清澈透明的眼睛,他突然结巴起来:“其实,薇儿,我这次来不光看姥姥,主要是……”

“是什么?”

“我要出国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那时各自换作另一种身份也说不定。”

“霸道总裁?”

“不,我们都老大不小了。可能,到时你已嫁作人妇。”

“去几年?”

“不知道,可能三年,可能五年,可能,永远不回来。”

“去哪里?”

“加拿大,经济发达程度不比美国差,却很安定。”

“什么时候走?”

“顺利的话,九月份。”

该来的会来,该走的留也留不住。

面对简丹腻歪的诀别方式,尹薇出奇地冷静。缘起缘灭,多说无益:“好,祝你前途无量。”扭头要走。

他拉住了她,把她的双手放在自己腰身两侧,然后擒住她的肩膀,低语:“一直不敢说,不舍得你,怎么办?”

“去吧,我还有老妈要养,现在又多了个大麻烦。不好意思,我只能陪你到这儿了。”说着,眼泪无声落下来,随之母性大发,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等你回来,估计我也是另外一种身份了,很好。”

病房外很安静,匆匆而过的人群,都牵挂着自己亲人的安危,没人关心两个小年轻的卿卿我我。

尹薇曾无数次憧憬她和简丹的未来。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事业,晚上回到共同的小窝,腻在一起你争我夺打游戏,或边吃零食边看韩剧,为一个男主角帅不帅唇枪舌战,尹薇会说帅,因为好帅,简丹出于羡慕嫉妒恨,会鄙夷她太肤浅,认为没自己帅,即便打心里承认男主帅,嘴里也会强词夺理:“有我帅?我觉得我帅。”

这时候尹薇会冷笑一声,妥妥拿出杀手锏:“周星驰帅。”

简丹定会一败涂地:“嗯,他帅,我还差一点。”

放弃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和他有共同回忆,那回忆藏在一间只有他俩知道的小屋里,两人各奔东西,早已成年,突然想起小屋尘封多年却很有纪念意义的某个物件,走着走着,近了近了,眼看美好时光重现,蓦地小屋着火了,物件,烧得粉碎。

“我陪你照顾姥姥吧,最后一夜,可好?”他试探地问。

“算了,你回酒店回你的大上海准备你的加拿大吧,不送了,我要看看姥姥,再不去,怕她闹。”她垂下眼帘,死撑。

“那我走了,兔子。”他继续搂着她,没动。

“走吧,一路顺风。”她终于推开他,走入了病房。

快靠近姥姥的病床,她抹干了眼泪。她要伺候病人,安抚妈妈,操心店面生意,给眼泪的时间,只有这一瞬,哪怕内心深处早已泪如泉涌,她也要强制性把这些压下去,她是谁?女汉子尹薇,不是嗲嗲的白雪公主。

爱情像沙子?攥得越紧,果然手疼,手疼,果然松开,松开,果然流失。

失而复得?果然为了哄哄自己玩玩。

鞋坏了可以修,茶凉了再热,还是最初的味吗?

失去王子,还有姥姥,她是最需要自己的,因为,她正要下床解手,需要人帮忙。

“姥姥,医生暂时还不要你剧烈运动。”尹薇小心把她的腿移进被窝,“大便还是小便?”

姥姥本来皱纹就多,此时聚在一起,成了一个大大的疙瘩,看样子是憋坏了。

“没关系,有尿不湿,你不用上厕所。”尹薇尽力解释。

可是姥姥真的痛苦。

一筹莫展,尹薇急出一身汗。不管了,只有下手帮她尽快解除痛苦。

她把姥姥的身体背朝自己,刚戴好一次性手套,一个声音响起:“哎,我来。”

是宋雨轩,这个人是老天派来的救兵吧。

“你……怎么”尹薇赶紧用被子把姥姥的身体盖上。

“别介意,奶奶在世时,我也照顾她一段时间,不要怀疑一个有经验的人。”他说着把手套夺过来,然后慢慢地伸进被窝。

他抠得很认真,手很轻,整个过程没有看见姥姥皱一下眉头。

解决了大事,姥姥舒服地睡着了。

这边尹薇赶紧把宋雨轩拉进卫生间:“快,洗手液,肥皂,给。”

宋雨轩洗好,她从包包里拿出护手霜,亲自把他的手里里外外抹了个遍,快速而仔细。

“没事,手臭,心里舒服,嘿嘿。”他自我解嘲道。

旁边病床的陪护是个中年妇女,观察敌情也不是一会半会了,一直没吭声,这会儿觉得极有胜算:“薇儿有福喽,男朋友好得没话说。”

宋雨轩乐了:“谢谢阿姨,我会继续努力。”

尹薇很尴尬。

一个看上去吊儿郎当,无所事事,油头粉面,吃喝玩乐已达极致的纨绔子弟,尹薇一直认为和他是两个世界上的人,他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败家子,估计屙屎尿尿怀里都揣着香水。像她这种小老百姓般的日常,她怕他没经历过,万一把他熏跑,她可负不了责任。

所以,在他面前,客客气气,是她认为最好的相处方式。

然而,这人今天如此接地气的行为完全颠覆了她对他过往所有的偏见,人间烟火,他也如此亲力亲为。

如果仅仅是为了追求她,他没必要这么取悦她。

加上平时他对她的那些付出,就是石头,尹薇也软了。

门外,透过玻璃,简丹看到了这一切。

宋雨轩能做的,他也能做,尹薇是个好女孩,值得人为了她去做。

可是,他不能。他所能做的,只是在背后默默地关注着,只要她开心,有个像他一样爱她的男生,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毫无疑问,宋雨轩是不二人选。

找尹薇之前,他约了宋雨轩。

当他走入宋雨轩的办公室,宋雨轩着实吓了一跳:“喂,你谁?能进我办公室的可都是身价不菲的C哥E姐O叔叔,你以哪种身份?洋葱?芋头?话说回来,洋葱芋头也得事先预约,你这样横冲直撞,是不是把前台给打了?我得调调监控。”说罢佯装拨打电话。

“不用了,是宋叔叔让我直接过来的,他和我爸关系很好。”

“所以呢?你确定今天不是来打架的?”

“我确定。我想找你谈谈。”

“你想说什么?关于尹薇?”

“对。”

“你们谈你们的恋爱,我不喜欢做别人的备胎。”

“不是,我想请你帮个忙。”

“据我所知,你我之间好像没有什么交情可言。我能帮你什么忙?”

“我没有,尹薇谈得上和你有交情吧?”

“到底什么事,说。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有意思吗?走,酒壮怂人胆,带你喝酒,保证你爽快。”

“去哪儿?我不大会喝酒。”

“哈哈,不喝酒还是个男人吗?街头太吵,酒吧太坑,去我家。”

院子冷冷清清,只有两个工人在修剪花花草草。自打前几年朵朵过罢那个大张旗鼓的摇滚生日趴,他很少来了。

他带他来到了酒窖。

“知道吗?”他递给简丹一杯红酒,“我和你的小兔子第一次见面就在这儿。”

“然后呢?不用猜也知道,你把她带坏了。”简丹看着红酒没喝,总觉得有股醋意。

“她很爽快,一口把红酒干完了。”说着自顾自地哈哈大笑,“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告诉我,你喜欢尹薇吗?”简丹切入正题。

“喜欢,她很特别。”

“那么,请你以后善待她,拜托了。”

“对她好不好是我自己的事,有必要这么虚张声势?”

“如果我走,永远不回来,你会娶尹薇吗?”

宋雨轩认真想了一下,肯定回答:“当然,只要她愿意。”

简丹一颗心放到肚子里:“那你答应我,娶她以后对她要专一,不准花心。如果欺负她,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宋雨轩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光,说:“我答应你。”见简丹还是那杯酒,恼火,“喂,你到底是不是爷们?一杯酒就把你吓傻了?”

简丹深吸了一口气,幽幽地说:“想喝,但不能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