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薇简丹】第二十三章 醉了吧

前情回顾:第二十二章

闪烁的天花板,包含着宋雨轩满满的心意。

“这么好的人看上我,他是瞎了。”尹薇想。

背叛是可耻的。

她头一歪,眼泪一行行顺着脸颊滴落在枕头上。

换作那个没良心的简丹,他会这么用心吗?

他会,只不过早已与她无关。

可是,想做到云淡风轻怎么可能?毕竟真心爱过,眼睁睁看着他和自己的好姐妹在一起让她无动于衷,还不如杀了她。

她承认在感情的世界里输了,彻底输给了婉婉,那个从小到大,她一直崇拜,一直忍让的姐姐。

睡了一下午,尹薇精神倍增,有一种想要喝醉的冲动。看看手机,凌晨2:16,找谁呢?习惯性地想拨给简丹,一想,都分手了,该滚哪去滚哪去。她翻遍通讯录,拨打哪个呢?谁还不休息?

她试着拨了宋雨轩的电话,除了他,她不知道找谁。电话响到第二遍,通了。

“宋雨轩,你能来陪陪我吗?”

“啊,我刚睡着。你怎么了薇儿?”

“我……”这时候的宋雨轩,像她的亲人。莫名其妙哽咽,说不出话来。

“你等等,我马上到。”

敲门声在十分钟内响起。

打开,果然是哈欠连连的宋雨轩,顺带着浓浓的睡意:“妞,找我?现在?”然后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故作不经意地展示了他健硕的腰身。

“喝酒!”她说。

“这个点?你还真是很有创意,病人小妮。”

“嗯哼,杀杀菌,好得快。”

他们又来到了公园那个烧烤摊位。

一个长得像大鱿鱼一样胖胖的老板正收拾活计。

“还有吃的吗?”宋雨轩问。

“什么点了?有也不卖了。”老板翻起了白眼。

宋雨轩走近老板,对他耳语了一阵,然后从皮夹拿出了一些钱塞给他。老板马上堆起了笑容:“好好,你们随意,有些上好的猪排和蔬菜,当然,还有几条好大的鱿鱼。你们慢用,我先走, 到点儿准时过来。”放下摊位走人。

尹薇瞪大了眼睛:“他去干什么?”

“回家睡觉。”

“买卖不做了?”

“做呀,暂时转我几个小时。”他咳嗽了一声,背着手端起了架子,“现在,我是老板。好好巴结巴结我,兴许我一高兴,免费送你两个大鱿鱼。美女,请问你想吃什么?”

尹薇瞅瞅那些花花绿绿的食材,甚感疑惑:“就你一个公子哥?能搞定?”

“不相信?我……自己也不相信。试试,试试。”说着他系上油乎乎的围裙,戴上工作帽,支上烧烤架,噱头做得很足。

当那些香喷喷的烧烤被宋雨轩一一端过来,尹薇不得不承认,他在厨艺上和父亲有一拼。

可看看宋雨轩,她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怎么了?”他问。

她走过去说:“闭上眼。”

“好哦。”他听话得像个小孩,乖乖地闭上了双眼。

她用纸巾给他擦去鼻子上两道黑炭印迹。

他睁开眼,问:“就这些?接下来还有项目吗?”

“美得你,没有。”

两个人觥筹交错,没有推杯换盏,没有划拳行令,拿着酒瓶你来我往对喝。喝到第四瓶,尹薇酒至半酣,双目朦胧:“哥你知道吗?我其实喝过酒。高中时和一个……”她打了个酒嗝,“一个小男生,一起喝过。”

“理解,谁还没有个初恋?”

“嗯,初恋。”她抱着酒瓶朝嘴里送了一大口,“可以请教个问题吗老师?”

“在我面前开始懂礼貌,是个好学生。”

“你说人太过善良,是不是特傻逼?”

他想都没想:“嗯,有道理。”

“所以,我就是那个傻逼。”她猛地朝桌上一趴,酒瓶扔到一边,没站稳,从桌角滚了下去,没碎,洒了一地液体。

“唉,想哭就哭吧,别憋坏了自己。”他把凳子挪了过去,“有哥在这儿,看谁敢欺负你。”说完硬把尹薇扯进自个怀里。

夜弥漫着潮气,空气中感伤的气息似有似无。

尹薇哭了,任眼泪恣意妄为。

忽然,她不顾泪流满面,指了指他的衣服。他先是不明白,很快自我解嘲:“狗屁名牌,勉强当你的擦泪布。哭吧哭吧。”

她停止了哭声,毫无征兆地破涕为笑:“妈呀我真透不过气,哥你身上什么味道?”

一向视形象为第一的他像被虫子蛰了一下,蹦了起来:“胡扯,不可能,我可是喷了香水。”然后抬起胳臂闻了闻。

原本泛着些许香橙气息的VERSACE范思哲琥珀香水和油烟及汗味产生化学反应,强烈刺鼻,说不出什么味道,熏死人不偿命。

“啊哈,未免太香了。怎么样,是不是被我极富男性魅力的味道迷住了?简称男人味,可懂?”

“深深被你的男人味迷晕。”她用手掌扇了扇风,无邪地咧嘴一笑。

宋雨轩呆呆地望着她,最讨厌她这副天真的模样,因为他怕把持不住去亲她。

为平衡自己的失态,他又打开两瓶啤酒,递给她一瓶,蹲在凳子上,拿起一串素鸡,说:“这种街头感,哥觉得很洋气。”

她接过,一气喝了小半瓶,然后歪头问:“雨轩哥哥,被人背叛的感觉,你有过吗?”

他沉思了一会,说:“看来你被那个两小无猜伤得不轻。”

“两小是,无猜谈不上。对了你怎么知道?嗯,一定是朵儿那个大嘴巴子。”她装作恨得牙根痒痒。

他猛地把酒喝干:“我还真的有点羡慕嫉妒恨,妹眼里为别人流泪,哥心里在淌血。”

她没说话,毫不客气把那些液体倒进肚里。

末了,整整一箱酒被两人干掉。

望着七倒八歪的一大坨酒瓶,她醉了,鼻涕一把泪一把,不顾形象地把头发抓乱,狂笑:“都说累了就醉一场吧,今天,本姑娘做到了,哈哈。”

宋雨轩晕乎乎地看着一个美女在眼前本色出演,摇了摇头,暗暗发誓:“兔子,把你内心的感慨和不快发泄出来吧。你的过去我不管,以后有我宋雨轩在,绝不允许你在别的男人面前这副臭模样。”

他搀住了她:“乖,我们回家。”

哇的一声,她吐了,吐了他满身。

然后,她开始耍赖,力气大得吓人,披头散发坐在地上不起来,肩膀抽动,用力哭,任他怎么拉,挽,提,抱。

他急了,恶狠狠地把她的头掰过对着自己,大吼:“醉一场就为了现在的丢人现眼吗?尹薇,尹薇。”

她嘿嘿笑了两声,半醉半醒中欲努力挽回女性的矜持,把语音调到一个平缓的调子上:“谢谢你哥哥,你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去,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一个女孩子孤零零地在大街上万一出事了咋办?”

尹薇见软的不行,只好撒泼,哭得连自己都收不住。

他无可奈何:“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这幅鬼样子简直贞子的翻版,NONO,贞子模仿你好吧姐姐?”说着他坐她身边,把她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尽量让她的姿势舒服些。

她很快坐起来,吐,然后摊到他腿上。

反反复复,N遍后终于累了,抓住他的衣襟,呜呜说:“宋雨轩,我想回家,咱回家好吗?”

他苦笑着问:“作够了妮子?回答完我一个问题,答对就送你回家,答不上来,以后得答应我追你。”

“说说说,快说。”哇地想吐,胃里好像再没什么可吐。

“你男朋友,不,前男友。他和洋葱有关系吗?”

“嗯?”

“答不上来了吧?我宣布,宋雨轩从现在起开始追他喜欢的女孩。”

“没关系。”

“酒醉心不迷哦。错,有关系。”

“……”

“从你老是哭我就知道,你哪是找了个男朋友,简直找了个洋葱。这样分析,你那个失去了青梅的竹马他妈就是个洋葱,不是个人。”他十分得意自己的狗屁逻辑,“所以说,有关系,还很深。”

“除了自娱自乐,你还会干什么?再次告诉你,没关系。”她想起来,脚麻,一个趔趄险些栽跤,他赶紧扶住:“那个小屁孩是个祸害呢,醉成这样,还护着他。”

身后响起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不是贞子,是个男声:“戏演得真是精彩,兔子。”

他俩回头,昏暗的路灯下看不清那张脸,只觉得似曾相识。

“喂,你谁?”宋雨轩喊道。

“青梅的竹马,两小,更无猜。咋了,听不懂中国话?”

“最讨厌鬼话连篇,光明正大点好不好?”

“明抢(枪)易躲,暗贱(箭)难防,你倒是光明正大欺骗小女孩!”

“妈的我看你是皮痒痒!”

“小爷我很久没搓灰了,有本事过来面试,功夫过得去,小爷可以多赏俩钱!”

宋雨轩哪受过这等憋屈,气得面色发青,名牌外套一甩,冲过去对着他面部就来个白虎双掌打,高大的竹马也不甘示弱,像个练家子,马步冲靠侧身躲过,想用连环腿让对方睁不开眼。

不得不承认,纯爷们之间的决战,借着光和影,即使没有刀和剑也能进行。如果拍成色彩淡雅的电影,会勾勒出唯美的武林画卷和浓郁的侠士情结。

尹薇张大了嘴,眼前的画面令她酒醒了一大半。

长这么大,她经历的腥风血雨只有一种——考试。

父母离婚时的对决属于掖着藏着,隐蔽式地。

这俩不同,平日人模狗样地,暗夜里深藏的是谩骂和斗殴的内力。

“你俩干什么?有本事和警察打去!”尹薇大叫。

打斗继续。

“宋雨轩,我打110了。”

继续打斗。

派出所里,鼻青脸肿的两个人。

“天都快亮了,也不让我消停会。治安管理有你们这些酒鬼真够费劲。你说李白喝酒多斗诗,你俩喝酒为斗殴。”警察叔叔是个中年人,缺觉让他连连抱怨。无可奈何和另一个值班的年轻人一起开始做笔录,“姓名,说。”

“宋雨轩。”

“身份证拿出来,相符吗?”

录完,瞄了一眼简丹:“你?”

“简丹。”

“两个小年轻,学什么不好,非得打架。”警察说,抬头瞅瞅尹薇,正好和她四目相对,尹薇下意识抱了抱肩膀。

从接受教育开始,警察叔叔就是无上的权威。

“自古红颜多祸水。不用猜就知道为了这个女孩。至于吗?”叔叔问。

简丹没吭,宋雨轩很干脆:“至于。”

警察叔叔大概感觉到了宋雨轩这俩字里浓烈的火药味,没搭理他,叹了口气,起身背着手盯着简丹脸上五个手指头印,问:“这家伙要做伤情鉴定胜算大些。告他吗?”

警察叔叔果然不是吃素的,戳起事来有一套。

简丹哑巴了,用眼神求救尹薇,尹薇淡定地瞟了他一眼,底气十足回答:“不告。”

“没问你。”警察说。

简丹恨恨地扫了下他的情敌一眼,极不情愿地摇了摇头:“我们闹着玩呢警察叔叔,告官没得朋友做了,不告。”

宋雨轩刚想举起拳头,警察叔叔拦下了:“别做小动作,这里可都是监控。”

从派出所出来,简丹拉起尹薇就走。

宋雨轩跟上前把他推向一边:“洋葱,老让女人哭,这是你的技能吧?你这一脸伤太丢薇儿的人!”

简丹以牙还牙:“什么洋葱?脑子受到刺激,一派胡言!薇儿这个名字是你该叫的吗?丢人的是你吧?”

尹薇见两人又要闹事,气得一跺脚:“丢人也轮不到你俩,多有身份呀一个个地,丢人的是我,你们满意了?”然后走到宋雨轩面前,“雨轩哥你为了我受了很多委屈,我花花给你鞠躬了。”说着要去行礼,搞得宋雨轩很不好意思:“好,尹薇,我回去休息了。如果有人再欺负你,打电话,哥随时给你出气。”说罢眼瞪着朝简丹扬了扬拳头。

望着宋雨轩远去的背影,两人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尹薇觉得和一个没有关联的人继续较劲浪费的是自己的时间,她首先打破沉默:“说,作够没?这个结果是你想要的吧?恭喜,如你所愿。”

简丹岔开话题说:“薇儿,我们能找个地方谈谈吗?”

尹薇心想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看你能出什么幺蛾子,点了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