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声音

风 埋进黄沙的燥发中

一个声音高亢着

“酒放哪儿了”

三十七度在膀胱里

却轻吟着暧昧的歌

喝茶用大壶

马尿般的诗人

远在天边 娘炮似的

唱着 “何日君再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