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没有情——老司机酒吧猎艳记

那是2012年夏天一个周末的夜晚,我又与小炮和大屌两个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约好在长沙解放西路的“一夜情”酒吧门口见面,这是我们周末常来的消遣据点。在这个酒吧,曾经挥洒了我们无数的汗水、泪水、还有... ...银行流水。

晚上9点半,我和小炮先到,两个人在酒吧门口抽着烟,等大屌。

小炮个子不高,一脸络腮胡子,脖子上常年挂着120块买的假金链子。大屌高大威猛,一身腱子肉,除了冬天,其他时间都穿着紧身T恤,秀出性感的身材。通常情况下,他们总是一左一右走在我的两边,就像三国中的刘关张那样,我很享受那种感觉,也曾偷偷地YY过三英战“女布”情节。之所以在门口等着大屌,完全是为了进场的队形考虑。

过了不到5分钟,我看到大屌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我顺着他的方向往后看了一眼,一个金发洋妞也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目测身高167CM,三围35D-24-36,穿着露出肚挤的黑色抹胸、黑色超短裙、黑色网袜,7厘米高的金色高跟鞋,皮肤很白,五官深邃,从外形上看,应该是纯正的东欧血统!

她边走边看了看表,应该是来赴约的。穿过马路后,她并没有四处张望,而是直接往“一夜情”的门口走去,一定不是第一次来... ...

“诶!看什么呢?!”大屌粗犷的声音让我瞬间从福尔摩斯模式切换到了刘备模式。

“二弟休要大呼小叫,前方有一尤物,今晚我们兄弟三人必有一场鏖战... ...呃......那个... ...钱带够了吗?”

“俗话说得好!白日衣衫尽,我狂我下流! 不要钱才是真本事!”大屌看了一眼那洋妞,霸气十足的说。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小炮叹了一口气说。

... ...

随后,我们紧随那洋妞进了酒吧。


酒吧

一进酒吧,那洋妞却直接走进了洗手间,我心想她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便不再跟着。

我们三个找到之前预定的吧台,开始喝酒,同时,眼睛向雷达一样扫描着可见范围内所有的“猎物”。动次打次的音乐让我们逐渐进入了状态,身体开始随着音乐蠢蠢欲动起来,半瓶红茶兑的假洋酒下肚后,小炮和大屌便借着酒劲开始了主动出击,不一会儿就分别顺利的捕获了一只“梅花鹿”和一只“长颈鹿”。而我,还在找着那匹洋玩意儿——“草泥马”。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了十一点半,一群穿得极省布料的DANCER跳上了舞台。我突然发现,站在最前面领舞的,正是这匹“草泥马”!立即瞳孔放大,呆若木鸭。

5秒钟后,我缓过了神,丢了烟,然后一口气喝下了一整杯酒,向舞台边走了过去。

舞台周围色狼太多,而我只是狼群中的一只。一顿狂扭之后,还是没能让那匹马注意到我。于是,我开始使劲儿地朝上面吹起了口哨,还举起双手对她比着心。

这一招果然奏效,她终于注意到了我,对着我微微一笑,然后,目光几乎就没再离开过。就在舞跳完了,DANCER准备下台时,她还冲我眨了眨右眼。那一秒,我知道,有戏!心跳开始加速,呼吸节奏开始紊乱,肾上腺素马上开始飙升!

没有一刻的迟疑,我立马穿越了人海,朝着她下台的方向奔了过去,一瞬间,貌似还让自己挺感动!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初恋的感觉。

她看到飞奔过来的我,又笑了。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你嚎~”。

我愣了一下,说了句:“你也嚎~。”

然后,便是5秒钟的沉默... ...那感觉,别提多尴尬了。看来她也只会这一句中文,我特么英文就是一坨屎。怎么办。

就在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句英文,便马上脱口而出:“Can I help you?”

说完之后,老子心想:“靠!我说的这都是什么鬼?!她不会嫌我没文化吧... ...”

她露出了奇怪的笑容,然后,伸出了右手,对我比了一个“八”,说:“eight hundred!”

我彻底懵逼了。八百块!?原来是个卖的!但也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一点前戏都没有啊!那一刻,我真是又失望又惊喜。失望的是,这么快就得手了,惊喜的是,得手了。

既然是买卖,那肯定得还价,不然以为咱中国人傻!于是,我伸出了五根手指头,对他说:“NO,five hundred”。

她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把我中间的三根手指弯了下去,在我耳边轻轻说:“six hundred”。

这一下,我全身都发麻了,六百就六百,这个价我算是赚到了!连忙说:“OK,OK,Let’s go!”牵起她就准备走。

刚转身,看到小炮和大屌两个二货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应该是站在后面有一段时间了。大屌说:“800,我愿意。”小炮说:“900!”

“滚!”我没理他们,继续牵着洋妞朝出口走去... ...

... ...

猴急

我和洋妞到酒店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飞快的洗完了澡,然后便是一顿翻云覆雨,再翻云、再覆雨... ...当然,中间我们也聊了一会儿天,由于语言不通,整个聊天的过程就像在玩石头剪刀布。

一直折腾到了凌晨四点,我停在了解锁的路上,床边已布满皱巴巴的卫生纸。这洋妞主动和卖力的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第一次觉得这事儿还真是个体力活。我像一个泄了气的太监一般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睡着了... ...实在是太困了... ...

... ...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看了看手表,已经上午十一点多了。那个洋妞已经不在了,房间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像昨晚只有我一个人在这一样。

正当我努力回忆着,确认这是不是一个梦的时候,突然发现,枕边的床头柜上,放着几张崭新的百元钞票,数了数,刚好600块...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