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新观

  我是河南某县的一名八年级初中生,在一所乡里的公办学校上学,这所学校是众所周知的不好,除了一些成绩差到考高中没希望,或成绩还可以,但家长对学习重要性认识不足的人还在这里上学外,附近庄里人都去镇上或县里上学了,我属于后一种,我这种也不是家长不知道学习好,而是经济条件也不好,早点退学也能早点种“出去”(也就是到外地打工),我们初中毕业后,如果能考上不错的高中,而也有要上高中的意愿的话,也会到县里上高中的,因为也只有县里有高中。考大学,是爱和村里学生打招呼的老人,还有很多中年人,当然也有我们的家长和我们,心目中一件很重要,也很了不起的大事,谁考上了大学,即使只是大专,也会被人刮目相看,不过即使没考上,哪怕初中都没毕业,也不会有人看低你,因为他们大都没能初中毕业。在他们眼中,好好学习,考上个好大学,以后能找个好活,不就能过个好日子了吗?这也是我们学习的唯一目的。

  我本来也要上高中的,只要上了高中,就一定能考上大学,哪怕只是大专呢。可是老大的事使我改变了想法。


  和我从小玩到大,聪明麻利,好强勇敢,自信非凡,成绩姣好的老大,上高中后,居然得了一年多的焦虑症,焦虑症是什么,这个词好像一直都离每一个不曾接近它的人很远,我听到的那一刻便有一丝恐惧从腹部冲上了额头,腹部凹了下去。因为这个焦虑症,老大的成绩不增反减,人也变得有些灰暗,我从他略有些缩紧的体型,略显塌乱的头发,和甚至空洞迟钝的眼神里看出,高中生活,一定很艰难。我不敢相信,两次“结拜”所公认的老大,曾前以一米五几的个头,连续摔倒两个快一米八的大个,又顺带干掉一个同样身高,让我们这方打赢的老大,八年级时在镇里初中染上网瘾,最高记录一周十天八天晚上通宵,期末考试还进步将近十名,考进前五名免一半学费,回家要了一部手机,九年级又下定决心三次,成功借掉网瘾,毕业时考上县重点高中的老大,在高中居然能变成这个样子。

  我们学校每星期上五天课,周末的星期六和星期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