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母亲残忍设计,签下离婚协议书,带着腹中宝宝佯装潇洒离开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故事纯属虚构)

就在叶挽宁感到奇怪的时候,一杯柳橙汁递到了她的面前,“先喝点橙汁,妈咪让人煮了你最喜欢吃的菜,等会儿多吃点知道吗?你看你……都瘦了。”

她一直都是这个模样,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吧?

况且她也根本吃不胖,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不知道母亲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怎么了?是不爱喝柳橙汁吗?”

温柔的语气令她感到不适。

“不是的。”

叶挽宁摇摇头,或许是母亲今天遇到什么开心事了吧?

叶挽宁没有多想,更没有拒绝母亲的一番“好意”,喝了几口柳橙汁后,她就觉得浑身不对劲,猛地感觉到一阵晕眩,随即她便不省人事!

等到她再次醒来,就已经和那个浑身散发着王者气息的男人……她被设计了!

被她的亲生母亲设计了!

这时,客厅落地窗前传来了男人的电话声。

“程颢,你送我的礼物倒是很会装糊涂。”

“礼物?天啊!承萧,我就是要和你说这件事情。”

电话那头的纪程颢也是一头雾水,立即和好友解释道:“我昨天送你的礼物在路上的时候,就莫名其妙被人拦截下来,足足到了早上才将她放回去!”

“也就是说?”

昨夜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并不是纪程颢送他的礼物?陆承萧想起惊慌中的叶挽宁,皱了皱眉眉。

“承萧,听你的口气,莫非你昨天房间里真的有个礼物?”

纪程颢猜测的询问着好友。

“我有点事,回头和你说。”

陆承萧不给好友询问的机会,迅速挂断电话。

而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他陆承萧被人算计了!叶挽宁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

很好,有胆算计他,那他就让她看看,究竟这一切在谁的掌控之中。

陆承萧折回卧室内,望着早已穿着整齐的叶挽宁,他嘴角依旧挂着冷意的微笑,“叶小姐,你还真是速战速决。”

原本正准备离开的叶挽宁,没有想到他会再次折回卧室!她的脚步猛地怔住,不敢超前一步,十分有敌意和警戒心的瞧着陆承萧的俊颜。

“你,你想干什么……”

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姓什么……?

“干什么?”

他迈开步伐朝她靠近,冷呵一声,“当然是对你负责。”

叶挽宁一脸震惊的神情,“对我负责?”

他们根本就还是陌生人!

“你都是我的女人了,你说我要不要对你负责?”

陆承萧又再次靠近叶挽宁几步,近的能够感受到她的呼吸,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可是我不准备嫁给你!”

叶挽宁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母亲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算计自己!

她要回去问清楚!而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嫁给他!从未有过!

“这并不妨碍我娶你。”

陆承萧随即按下内线按钮,十几秒后,一个高大的男子进入了总统套房内。

“主子!”

男子恭敬的朝着陆承萧鞠了一躬。

“狩野,去给叶小姐买避孕药。”

“是,主子。”

这个被唤作狩野的男子几乎是雷厉风行的速度,下一秒手中就提着一袋子各式各样的避孕药。

叶挽宁处于震惊之中,半响都没缓过神来,直到陆承萧再次开口,冷漠的言语唤回了她的思绪。

“我会娶你,但我绝对不会让你生下我的孩子。”

昨夜他们可不止一次,她很有可能会怀孕!听着他不耐烦的口气,叶挽宁很清楚他必须杜绝掉她怀孕的可能性。

“求之不得。”

叶挽宁接过狩野递来的袋子,随即望向陆承萧,“我不会嫁给你的!你休想!”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背对着叶挽宁的伟岸身影蓦地一笑,她挺着酸痛的身子提着药袋子离开套房。

街上的行人步履匆匆,绵绵细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叶挽宁撑着破碎的身子搭乘着车辆朝着家中走去,直到她进了别墅门,她瞧见自己的母亲正笃定的坐在沙发上品茗。

“哟,你回来了啊?”

她没有理睬母亲,转身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她将房门合上,正准备按照陆承萧所说将避孕药服下,就在她看说明书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叶挽宁立刻将避孕药塞入抽屉内。

“我和你说话,你什么态度?”

林韵琴怒气冲冲的望着女儿,“你还把我当成你的母亲吗?”

“你见过哪个母亲算计自己的女儿?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葩事!”

叶挽宁思考了很久,她依然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么算计她的女儿!

这还是她的母亲吗?即使从小都未曾给她温暖、从来都将她当成工具,这些她都可以忍,但是,唯独这件事情,她忍不了!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陆承萧不好吗?他可是帝盛财团的CEO!十个叶家都没有办法和帝盛财团媲美!”

“于是你就算计你的女儿?”

叶挽宁看着她大有撕破脸的架势,冷笑了几声,倾城的容颜上有着怒火、有着气恼、但更多的是痛心。

林韵琴怒不可遏的直视着叶挽宁,嘴角微微扯动露出笑容,“话别说的那么难听,我是你母亲,自然是为你好!”

冠冕堂皇的话叶挽宁不是没有听过,但是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冠冕堂皇且又振振有词的话语!

“你还不知道吧?叶氏集团最近的经济危机,银行贷款也一直下不来,只有和陆承萧挂上钩,叶氏才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我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

林韵琴有着私心,说这话的时候逃避着叶挽宁清澈的美眸。

如果不是她和管家王栋然胃口太大,也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叶氏集团掏空,更不会演变成这样的场面。

“经济危机?”

叶挽宁不明白,这几年来公司运转的很好,虽然和大财团帝盛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该有的该赚的从来都没有什么差错,为什么父亲昏迷的这一年里,居然出现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错!没有你父亲坐镇集团,底下的人自然都不服气,如果不是王管家现在帮助我们母女俩掌管着叶氏,集团恐怕早就已经倒了,而我们只有流落街头的份!你忘记你昏迷的父亲需要大笔大笔的医药费了吗?你忘记对你好的那些叔叔伯伯在叶氏集团里工作了吗?

难道你想看叶氏集团倒闭?

看到你父亲没有质量费用?

看到那些你的叔叔伯伯没有办法养家糊口?

你为这个家牺牲点,算什么?”

“你跟我来。”

林韵琴走在前头,叶挽宁尾随其后跟着她进入父亲休息的卧室内。

她伸手指着躺在床上迄今还昏迷不醒的叶恒天,“你看着你的父亲,你忍心看着他一手创建起来的集团毁于一旦吗?!”

“我……”

叶挽宁望着自己的父亲,想起他对自己的好,她当然不忍心!

如果父亲醒来知道集团不在,对他的身体康复也会造成影响,父亲痛心疾首的表情叶挽宁能够想象得到。

“嫁给陆承萧,集团绝对可以再次站起来,你王叔叔有那个本事,他可是跟在恒天身边多年,一直为我们叶家效力,你还不放心他吗?”

当然,林韵琴和管家王栋然早已暗通款曲多年。

“只要我嫁给陆承萧?”

叶挽宁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在她离开套房的时候陆承萧会说那样的一句话: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这句话萦绕在她的耳边,但是现在……不禁让她猜测,母亲设计她的这件事情,是不是陆承萧也有参与?

“对,为了这个家,小宁,你就牺牲一下吧,况且陆承萧也没有什么不好!嫁给他你就是帝盛财团的总裁夫人,一夕之间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还可以保住恒天辛辛苦苦经营的产业,保住那些从小疼爱你的叔叔伯伯养家糊口的工作,何乐而不为呢?”

“我知道了。”

叶挽宁望着昏迷不醒的父亲,心中沉重再沉重,她不能让父亲失望,父亲对她的好都历历在目,她怎么可以让父亲失去集团?

没了后续的治疗费,她恐怕都没有机会看到父亲重新振作起来!

况且那些叔叔伯伯也是真心待她好,他们都是家中的主要经济来源,她不可以那么自私,只要牺牲她的幸福,就可以换来那么多人的幸福……叶挽宁知道,她该做个取舍,那就是舍去自己,换取大家,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这件事情我和你王叔叔会安排的,你只要在家乖乖等着做新娘子。”

林韵琴微微一笑,露出满意的神色,伸手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不禁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她敛下眸子,不再出声。

林韵琴踏着轻盈的步伐,转身不露痕迹的转身离开。

只要叶挽宁嫁给陆承萧,那她这辈子想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而她也能够和陆家攀亲家,在贵妇圈身价也会水涨船高!这么好的事情,她当然要极力争取!

叶挽宁静静地留在房内给父亲擦着脸,剃着长出来的胡须,陪昏迷的父亲说说话,希望他能够早日醒过来。

林韵琴在回到卧室后,立刻按照原定计划拨打了陆承萧的私人号码。

“陆总,我女儿和您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

帅气多金的陆承萧,任凭她这个已经四十几岁的女人看到,也是不免心动。

林韵琴,陆承萧早就料到她会打他电话,他已经恭候多时了。

“我想您应该对我女儿负起责任来吧?我们家小宁可是好人家的女儿。”

陆承萧不禁觉得可笑,她们母女俩为了即将倒台的叶氏集团也可谓是心机用尽。

既然林韵琴要送他这么大的一个礼,他也没有理由不收。

“这是自然,我想很快就会有人送聘礼到叶家,还望叶夫人喜欢。”

林韵琴没想到陆承萧这么快就答应了,这是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哈哈哈哈当然,当然。”

陆家下的聘礼会少吗?

林韵琴一想到钱,不由得笑开了怀。

为了防止陆承萧会临时反悔,林韵琴将叶挽宁和陆承萧的事情以高价出售给各大媒体报刊换取相应的报仇。

一夕之间,叶氏集团千金和帝盛财团总裁酒店一夜的事情被闹得沸沸扬扬,闹到整个T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叶挽宁只是去学校上课,都会被围个水泄不通的地步,她只能暂时向学校请假待在家中。

为了维护学校的秩序,学校也是建议她暂时请假回家!

新闻被爆料后,这一个月里,叶挽宁基本上连家门也不踏出去一步,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记者们一个又一个的毒辣犀利的问题,所以就干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忽的,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陌生的号码,叶挽宁觉得奇怪,但是依旧按下了接听键。

“喂?”

“怎么样了,叶小姐,你还是不准备嫁给我?”

电话那头邪魅低沉的嗓音响起。

是他!叶挽宁双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随即出声道:“外面的传闻你,你也知道了吧……”

“闹得沸沸扬扬,我想不知道都难。”

叶挽宁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艰难的说出了这几个字:“陆承萧,我嫁给你。”

她的母亲已经收了陆家的聘礼,她想不嫁恐怕都难,不过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倒是让陆承萧觉得味道不一样。

“怎么?想通了?”

他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嘲讽和众多难以描绘的情感,让叶挽宁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嗯。”

她在这件事情必须要想通,为了父亲,为了父亲辛辛苦苦的经营。

“下个月月初。”

叶挽宁不禁感到诧异,“这么快?”

他也未免太速战速决了吧!

“你家人那边我会派人联系。”

“好。”

叶挽宁将手机重新放在写字桌上,她知道她没有反对的理由,只能顺着陆承萧的心意走,因为叶氏集团的命运就在他的手中,而她只是换取叶氏集团的一个筹码罢了。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

“小姐,先把牛奶喝了,早些睡吧。”

吴嫂在叶家工作多年,对叶挽宁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有的时候,吴嫂更像她的母亲。

“嗯好!”

正在画设计图的叶挽宁放下铅笔,转头望向吴嫂,接过牛奶,“对了,吴嫂,我母亲和王叔叔还没回来吗?”

“夫人和王管家……是王先生正在参加一个什么宴会,还没回来。”

叶挽宁并没有注意到吴嫂欲言又止的神情。

叶挽宁点点头,“嗯,那吴嫂你早点去休息吧,牛奶我会喝的。”

“小姐您也别太晚了,那我先下去了。”

“嗯,吴嫂晚安!”

叶挽宁露出一抹微笑。

“晚安,小姐。”

吴嫂和蔼的点点头,转身离开卧室。

叶挽宁望着图纸上的设计,她有些不太满意,伸手拿起牛奶,闻到香气四溢的牛奶,叶挽宁觉得胃部一阵难受,直想吐!

她立刻将牛奶放在一边,拿起手机翻起自己的月事表……她的月事推……推迟了?

她的月事一向准时,这次推迟了她并没有在意,毕竟熬夜也会导致月事推迟。

况且她这些天为了交作业,紧赶慢赶的画设计图纸,熬夜是在所难免的!

她拉开抽屉,静静地躺在抽屉里的药物,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吃药了!

叶挽宁一愣,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位置,她不会……有,有宝宝了吧?

她立刻打开互联网搜寻着办法,十五分钟后,她穿上大衣准备去附近的药房一趟。

“小姐,您需要些什么?”

看着站在柜台后面的售货员,叶挽宁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要买……那个验孕的东西。”

“哦,我知道了。”

售货员看着年轻貌美的叶挽宁,不免一愣,不过在药房做了那么多年,看着售货员见怪不怪的神情,叶挽宁现在就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她立刻拿出了几款好的产品,望着叶挽宁再次出声道;“这些反响反馈都很好,买的人也很多。”

这东西还……还有反响反馈?

“咔嚓——”

不远处的地方,正有人拍着药房里发生的这一切。

(因文章篇幅字数有限,内容未完结!)

↓↓↓

阅读全文

温馨小提示​:喜欢的朋友点击上面的阅读全文字样就可以看后续内容啦。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757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478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540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9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03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29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59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83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55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37评论 2 24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64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27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20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9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65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0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