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6)

别有洞天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5)

讨论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凝嫣见天色已晚,便开口告辞。

“哥哥,你送送公主吧,我有点累,想休息了。”说罢,萱榆很顺手地一推,将柏桁推到凝嫣面前。突然和柏桁四目相对,凝嫣不禁脸上一红,羞涩地低下头,怯怯地说:“如此,便多谢世子。”

“公主请——”柏桁骑虎难下,欲回头责备一声,可身后早已没有萱榆的身影。

穿过王府的庭院,两人虽并肩同行,却极有默契地沉默,凝嫣无心美景,心如鼓声在敲,意欲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公主,除了覃驰之外,不知其余九人,可有公主欣赏之人?”

从离开房间,柏桁就在想着这件事。武试的规则是十人先比骑射谋略,最终胜利者才能挑战柏桁,只要赢了柏桁,就能迎娶公主。如果最后胜出的是覃驰,受公主所托,他又打赢了覃驰,所以……公主是不想嫁给其中的任何一个吗?

“虽然对他们有一部分的了解,实不相瞒,仍不明白为何皇兄非要以这种方式选驸马?”凝嫣越来越看不透旭尧的行事。同时也看清一个事实,这柏桁看来是对她无意的,她都要选婿了,他都没什么反应。被他硬生生给忽略的心情,着实难受。

“请问世子,心中有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脚步停住,柏桁转过脸看着凝嫣,对她提的问题有些惊愕。凝嫣又是心理一窒,怀疑自己说错了什么。

心中有人……

柏桁脑海中快速地闪过一个倩影,也快速地刺痛他的心。

收回目光,柏桁快速调整自己,说道:“臣亦不知,也许是缘分未到,尚未寻到心仪之人。”

对凝嫣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垂首以丝巾遮挡上扬的嘴角,他心中无我又如何,只要心中无人,就不可放过。

送别了凝嫣,柏桁又回到萱榆的庭院,一进门,碧莲碧竹便挡住他的道路,称她已休息,还请他不要打扰。挥去心里的小小不爽,柏桁深深地看了一眼房门后,转身离去。



次日早膳之时,柏桁注意到萱榆眉目含笑,看起来心情不错,于是开口问道:“榆儿,今日比较空闲,要不要出去走走?”

“可是我已经约了冠煌哥哥了。”萱榆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那就是说,他不能跟着去了是吗?柏桁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还得平和地问:“你们打算去哪里?我不能一起去吗?”

“听说阳顶寺新来了一位厨师,所做的素斋大受欢迎。冠煌哥哥想去取取经,就带我一块去试菜了。”萱榆兴致勃勃,对此行充满期待。

“榆儿,阳顶寺毕竟人多路杂,让兄长陪同,为父更放心一些。”还有阳顶寺曾经是事发之地,垂榕对那总有些不安。

“爹爹,冠煌哥哥的身手,您还不放心吗?而且公主的择婿大会在即,哥哥应该好好练功才是。”萱榆特意加重“公主”二字,提醒他别忘了答应公主什么。

如此这般,早膳过后,冠煌来到王府接走了萱榆。

熟门熟路又来到阳顶寺,今日烧香拜佛的人不算多,萱榆先是上香,恭恭敬敬跪下拜佛,虔诚地请佛祖保佑她所做之事能一帆风顺。

然后离开宝殿转到后面,路过禅房区的门口,萱榆禁不住停下脚步。

冠煌沿着萱榆的目光看去,柔声问道:“这里,就是你当初遇袭的禅房?”

“对,房间在比较里面,入宫之前曾和兄长来过一次,可惜都没什么发现。”一定是自己的智商不够,不然不会这么久都没有突破。

“带我去看看。”冠煌边说边走,一路问着是哪一间。

受不了他的啰嗦,萱榆直接走到那间禅房门口,指着说:“就是这间了,不知今日是否有人居住。”

冠煌耳贴窗户一会,就推开了门。禅房内摆设一如既往的简约,一床、一桌、一椅和一柜还在此处,干净明亮,看起来似乎无人居住。

跳动着得意的眉毛,冠煌撑开纸扇,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萱榆忍住踹他后背的冲动,想着来都来了,就来看看吧!

打开室内窗户,任迎面而来的微风吹拂秀丽的脸庞,凭栏远眺,高山含黛,暖日晴岚,萱榆目光渐渐迷离。

冠煌在室内走了几圈,托腮思考,心中升起一股说不出的古怪。摆设、家具、方位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可总感觉哪里不和谐。

是先回惊艳谷?还是去和风山庄呢?

燕蹁跹是在和风山庄失踪的,燕若鸿应该也去和风山庄却杳无信息,和风山庄又是五大商派之首。虽然感觉自己的武功比出谷的时候是厉害了一点,但和风山庄最不缺的就是轻功高手,届时要是打不过,还逃不了。

想想还是太危险,还是先——

“轰!”

身后传来一声轻响,一股潮湿的味道由后传来,萱榆转过身一看,看到冠煌冲去把门关上,回身后的目光同样震惊。

“这房间里居然有暗道?”萱榆惊异地盯着石桌床尾处本是镌刻花纹的岩石消失,取而代之的空洞飘出丝丝凉意。

怪不得百思不得其解人是怎么失踪的?原来是别有洞天!

“你干什么?”冠煌见她走近暗道,明显是想进去一探。

“当年我的失踪之谜很可能要解开了,你不去?”


暗道不算窄,面前容得下两个人行走。借着微弱的烛光,观察到此地均以深灰岩石所建,阳顶寺身处高处,温度较之于山下偏低,在这暗道里更是潮湿阴冷。

“如今阳城内出了一个采花大盗,东家吩咐赶快把货给出清,避免官府查到此处。”

“寻常官兵怎会查到此处?上次送出的那批女人质量不高,那边不太满意。”

有人声!两人身形一顿,放轻脚步走近声源处,平息凝气,竖耳偷听。

听起来谈话是两个男人,年纪不大,其中一个语调比较稳重,应该是领导者。他们话中说的女人质量不高?莫非——

一个极度不安的念头猛地冲击萱榆的大脑和情绪,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蛇头!真正的萱榆不会是被他们给卖猪仔了吧!

透红的容颜瞬间发白,跳动的心像被人打落无踪,还在耳边回响的男声已听不清……

许是感觉到她的害怕,冠煌握住她已冰凉的小手,以手心的体温与眼神的坚定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听声源有移动,冠煌也跟着往后一动。忽闻“轰隆”一声,暗道摇晃了起来。

萱榆下意识地想抓住什么平衡重心,不自觉地低喊一声。声音不大,也足以让隔墙之人清楚听到。

“什么人!”

“快走!”冠煌认为是自己误触了机关,立刻拉起她就跑,以冲刺的速度逃离阳顶寺。

顺利逃到市集,萱榆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无血色,贪婪地呼吸着安全的空气。奇怪的是一路上都没有追兵的痕迹,冠煌怕事有蹊跷,兵分两路,萱榆回王府去禀告王爷,他则先去应阳府报案,只求最快控制阳顶寺。

只是,冠煌带着官兵才刚出府衙,便听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震得山下市集都乱成一团。民众以为发生事件,纷纷逃命,霎时间,呼叫声、呼喊声交迭,一片惨叫哀嚎。

阳顶寺发生爆炸,以禅房一带最重,几乎被夷为平地。统计死者三十人,受伤有五十余人,其中重伤十七人,轻伤三十三人。值得怀疑的是在爆炸的核心处,发现了几副残骸。

旭尧勃然大怒,下令立即关闭阳顶寺,责令应阳府尽快彻查此案。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7)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96天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