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堇萱枌榆》(33)

仙剑客栈-月如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上一章:【连载】《堇萱枌榆》(32)

回千影宫的路上,萱榆整个人都是懵的。既然他已经猜到她不是萱榆,为何说完之后,又放她走了?是证据不足吗?

不过也得感谢他,经他一语点醒,她可以确定,这副身躯是她自己的,没有所谓的魂穿,当然也不会有什么记忆。所以……才会对柏桁……

可是,是谁换了她这张脸呢?为什么要换呢?

真萱榆失踪了两年,她到惊艳谷的时间也是两年,也就是这个一失踪,那个就变脸?有人知道或确认真萱榆一定会失踪吗?那又何必要等到两年后才出现呢?还有,他们可以直接找人换脸,何必非要选中她呢?

一连串的问题,想得头都快炸了。让学艺术的人去想逻辑,太过分了!

回到房里,一进门便看到柏桁在她房内等待,见到她回来,才露出笑意。

“哥哥,你还未休息吗?”萱榆勉强扯出微笑,看着柏桁的眼光越加复杂。

“你还未回来,我怎敢安心。”今日得到可以出宫的消息时,她是那么开心,怎么现在满布忧愁?想起今天皇上对他说过的话,柏桁问道:“皇上找你何事?”

“就是八王爷中毒的事而已。”萱榆边说边替柏桁倒水,刻意回避他的目光。

“是皇上吩咐不能说吗?”柏桁听得出是借口,不喜欢她对他藏着秘密。

“是皇后的事……”为了不想柏桁再追问过多,萱榆认为反正事情已了,就把旭尧让她调查皇后中毒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而且他一向口严,一定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

原来如此,柏桁顿时觉得胸口堵住的地方疏通了不少。“既然如此,你还苦恼什么呢?”

“如果毒娘子为了自保,给八王爷下慢性毒药还说得通,皇后是发现了八王爷的秘密才被杀的,那何必给她下慢性毒药呢?她跟八王爷不会有什么……”

柏桁马上制止她的结论,低声警告:“这事已结,就别再说了,今日所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没说。”

萱榆故作无辜地点点头,看似被他吓到。低下头,偷偷地舒了口长气,总算把话题给圆过去了。

次日,当马车终于驶出宫门口,萱榆忍不住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这巍峨的建筑,慢慢放下车帘。

终于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要进来了,这种经历,一次就够了。

看到萱榆陷入沉思,柏桁问道:“舍不得吗?”

“怎么可能!”萱榆想也不想地回答。世界这么美好,她还不想就这么放弃。

“如果皇上真要纳你为妃子,你要不要留下来?”想起昨日旭尧说过的话,柏桁还是想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真要为妃,那我何必说招郞入舍呢?”萱榆侧着头,看向地面,再抬眼看着柏桁,眸中百转千回,心里沉了下来。

“哥哥,以你的年纪,也是时候找个世子妃了吧!”

什么?柏桁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刚刚是说……世子妃?胸口没来由地升起一股火气,低沉地问:“你认为,我该找个怎样的世子妃呢?”

不想看到他的表情,萱榆还是看着地面,状似轻松道:“凝嫣公主怎么样?”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而且皇上已经为她的婚事做主了。”怎么会说是她呢?且不说她们的摩擦,以公主的身份,也轮不到他。

“其实凝嫣公主也没那么差,她除了脾气任性了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好。她当初找我麻烦,也是为静妃出头,这不就证明她重情义吗?而且宫里的太监宫女对她的评价都不错,皇上特别宠爱她,她也不想留在宫里。跟你不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说得她自己都信了,不管柏桁信不信,但他已经是被看中的人,哪由得他反抗。

“你忘了皇上命我担任武试的评审吗?”

当然没忘,她也想知道皇上怎么做。想了一下,还是要问一句:“你真的不喜欢凝嫣公主吗?”

“你真的想我娶世子妃吗?”

突然的目光交汇,柏桁难得的严肃目光震慑了她,这目光似要钻入她的心窝,看清她心底最深处。

除了皇上的事,他知道她心里藏了不少的事,她若不说,是不可能问得出来,他也不想就这么放弃。

“怎么会问我呢?你喜欢就该去争取。”差点被他的目光迷惑,萱榆以微笑移过目光。还好,差点就被他给迷惑了,摧毁她所建立的围墙。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的妹妹,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

这个认知好比一道伤痕,已刻在她的心里。

其实才这么点时间,感情也不会深到哪里去。既然皇上已经想把凝嫣指给他,还不如趁机撮合他们。确定他已经是别人的了,那自己自然而然就不会再有别的想法。

每一次她微笑着转过头,代表着她又隐藏了什么。他还是不能完全取得她的信任,无法真正走进她的内心。得是一个多沉重的秘密,她才会露出那种复杂又无奈的眼神。


回到王府后,萱榆恢复了以往的欢笑,她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房里研究悦意和含馨留下来的秘笈,偶尔也出门去走走。似乎在宫里发生的一系列惊险,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影响。

而旭尧的动作很快,他们出宫的当天就发布了招亲公告,吸引了大批的求亲者。如今太傅此处应该忙着筛选求亲的青年才俊了。

不过这些也不关她的事,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萱榆闭眼享受着疲乏从身上褪去的时刻。还是在王府里沐浴比较安心,至少比宫里安心。

经过这些时日的打听,王府上下都不晓得真萱榆失踪的原因,连王爷和世子调查多时都查不出她身在何处。还不如回到起点,回惊艳谷里再问问。

想起那时,应该是只有大师父看到过她的容貌,然后就摔下去,容颜大毁。再醒来,拆纱布后,就变成这样。一年后,慢慢恢复记忆,才发现容貌已经改变。当时想的是,这里的医疗毕竟不同现代,有些变化是难免的。

如不是冠煌哥哥出现,带她出谷,再见到柏桁,她也不会知道,这张脸竟然是有身份的,还是不简单的身份。

刚入府时,曾长时间研究真萱榆的丹青,和真萱榆的容颜是有几分相似,就算是第一眼会认错,第二眼也看出不同了,会这么刚好的和真萱榆长得一模一样。

水温渐凉,萱榆不想再叫碧莲碧竹加水,决定不再沐浴,起身穿衣。

现在苦恼的是,所背负的郡主身份,出入受到限制,有什么办法可以回谷里一趟?以父子俩的心性,不亲自去也会派那些护卫跟着去。

惊艳谷地势险要,入口隐蔽,还听幽昙说过,数年前曾经有人入侵谷里抢夺药物、毁坏一切。也因此,萧氏夫妇特意请了木石堡亲自设计机关,设计入口,不许再让闲杂人等进入谷内。

记得醒来之时,是翠姨在身旁照顾,除了幽昙,那翠姨应该也知道一些事的。

所以……呃……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4)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第63天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