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5)

图片来自网络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4)

铁之维回身,向前走了三步,定住不过几秒,倏地挥袖运功直逼萱榆眉心——

好重的拳!

萱榆快速往后,他的拳风太劲,躲开时依然可以感觉到有残留的拳劲伤到脸。不敢以手格开,只得往后躲开,跃到天井,从腰间取出丝缎回击,拉开两人攻击的距离。

一言不合就开打,生怕萱榆受伤,冠煌赶紧丢出纸扇在他们中间转个圈,趁机插入战局,挡在萱榆跟前。

可他只和冠煌对打了十余招便收手,目光只停留在萱榆身上,说道:“原来你是惊艳谷的人。”又仔细地扫视了她的全身,又说了句:“幸好,翠盈还活着。”

这样就能猜出来,不愧是做捕快的。

“奴婢橙纱,是奉大宫主萧悦意之命,前来拜会铁大侠。”反正他又不知道她是谁,先套话才最重要。

“惊艳双绝,医毒无双,据老夫所知,牵情丝乃是惊艳谷的上乘武功,包括飞针的手法,亦和惊艳仙子殷浣尘相去无几。老夫有幸见过几面,如未猜错,姑娘应该是惊艳双绝或是惊艳仙子的徒弟。”

“铁大侠好眼力,小女子榆儿,正是惊艳双绝的徒弟。出谷时受翠姨所托,打听燕蹁跹大侠的消息。”又被猜出来了,萱榆又是敬佩又是警惕。其实从来到这里,她早已下意识地去伪装自己,一来,说出真相没人相信,二来,大家都认定了她的身份,不如趁机收集资料。

铁之维低下头,侧着身面对他们,眉头紧蹙,不知在思索什么。

沉默片刻,他缓缓说了四个字:“和风山庄。”

“是五大商派之首的和风山庄?”冠煌向来淡定的语气也多了几分惊异。

“七年前,他突然辞去官位,只跟我说有很重要的事必须要去和风山庄,我想陪他一起去,他不肯,说是必须他一个人去,希望我能照顾他的女儿燕若鸿。他走了之后我才发现,他们夫妻俩都不见了。”

果然,萱榆稍微惊讶了一下,以翠姨的着急程度,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不一般。暗暗得意,接着问:“请问燕姑娘何在?”

“三年前,她刚过十七岁生辰,便留书出走,出外寻找她的双亲。除每月会有信件回来报平安之外,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天下第一名捕,五大商派之首,均名满天下。可是第一名捕在第一山庄失踪了,竟然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失踪了七年之久,都没有人想要打听他的消息吗?

还有那位燕若鸿姑娘,听铁之维说,她的武功和智谋都青出于蓝,所谓“虎父无犬女”,连她都找不到的人,以自己的智商和身手,更找不到了吧!

还有,既然他们两个是夫妻,那么燕若鸿就是翠姨的女儿,要是能找到燕若鸿,应该可以弥补一下。

相当满意自己的决定,萱榆漾起笑脸,甜甜地喊了句:“冠煌哥哥。”

“恐怕很难。”

“我说的不是燕蹁跹。”

“也比较难,不过是个机会。可惜都没有燕姑娘的画像。”冠煌说的同时,仔细捕捉萱榆的反应,心里对她在铁府的表现有些疑惑。

一个绝佳的灵感从脑海闪过,萱榆欣喜若狂,立刻坐到冠煌面前紧握住他的手说道:“冠煌哥哥,我们回谷一趟吧!翠姨肯定知道燕姑娘的容貌,还有赤箭大哥在,以他的画工,绝对可以画出来的。”这不就是回谷的好理由了!哥哥要专心替公主的婚事做评审,应该会同意冠煌哥哥陪她回去的。

这赤箭又是谁?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名,冠煌心中的疑团越滚越大。她现在找寻的事情,会不会有所关联?

“他们夫妻不是同时失踪的吗?女大十八变,七年前的燕姑娘不过是个孩子。”冠煌决定收集更多的信息。“还有你说的赤箭,是何高人?”

说到他,萱榆难得露出敬仰的星星眼,“赤箭大哥是四大药童之首,是师公最得意的弟子。他的医术和二师父不分上下,还精通绘画,谷里几乎所有的精巧设计,都出自他手。”

也许都是学艺术的,在谷里的时候,她和赤箭也十分亲近。除了翠姨的事,当年她毁容时,大师父有没有让赤箭先画出的她,再以画卷去修复容貌的?

认识她这么久,从未在她身上见过如此激动的情绪,话里眼里均是满满的崇拜之情。看来这个赤箭,和她交情匪浅。但这个时候回谷,会不会……

“以王爷对你的宠爱,还是让世子陪你回谷,他才比较放心吧!”

萱榆轻垂双目,笑容顿止,状似无意地看向周围,原来已不知不觉快到王府门口。

一辆富丽堂皇的金黄色马车停在王府门前,车门大开,露出一张白皙如玉的秀美脸庞,竟是凝嫣。她在宫女的搀扶下落地,第一眼便看到了归来的萱榆。

凑巧现在大人都不在,凝嫣也不想惊动太多人,开口就说要找柏桁。

应该是为了招亲的事,萱榆将她安排在后院的湖心亭,这里三面环水,不怕隔墙有耳。在婢女们上茶点之时,凝嫣的视线从未在柏桁身上转移。

萱榆心里猛地一沉,幸好亭子里只有她们三人,她低头吃些茶点,打算眼不见为净。又刚好和柏桁看中了同一个桂花糕。她的手快一点先拿住,柏桁捏到了她的纤指。

“我要吃这个!”萱榆狠狠瞪他一眼。

柏桁笑着松开手,语气宠溺:“我怎么敢跟你争,多吃点。”

萱榆“哼”的一声将桂花糕塞入口中,把脸转到一边。不得不说,即便是做再多的心理建设,这一刻,她还是有点嫉妒凝嫣。嫉妒她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表露自己的情感。

“多谢世子、郡主的款待,凝嫣今日前来,是有个不情之请。”她语气诚恳,没有一点公主的架子。

“公主请吩咐,臣等必定全力以赴。”

看柏桁这般意气风发,凝嫣心里又是一动,不禁露出甜蜜的笑,才慢慢说出来由:“不知世子可听过骠骑大将军覃戈的大儿子,名唤覃驰?”

情歌?情痴?

“他不会还有个妹妹叫覃诗吧?”以为自己是在想,结果这么随口问出来。

柏桁和凝嫣看着她,点点头,确实,他还有个妹妹叫覃诗诗。按照这种顺序,如果再有个弟弟,可以叫情根了。

萱榆越想越兴奋,耳边听到柏桁在说:“听说覃大公子不但武功高,尽得覃将军的真传,文采相貌在阳城里也是上上之选。”

这话听起来没毛病,萱榆注意到说的语气隐隐含着不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少,脸上也有不太明显的嫌恶。看来这个覃驰,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上上之选”。

“空有一副臭皮囊。”凝嫣顿时气结,咬牙切齿。“我早已调查清楚,他为人好色,喜怒无常,性情暴虐。将军府后院不知埋了多少冤魂。只因其父功勋满满,才能横行霸道活到至今。”

“听闻他也参加了此次招亲。”柏桁明白了凝嫣今日前来的目的。她查的还很表面,按情报网里所说,覃驰还强抢民女,欺骗感情,害得不少的姑娘受辱自尽。他也不傻,懂得避开有势力的人。才能每每都以金钱消灾,毁灭证据。

“以太傅的意见,武试中的十个人,以他的综合能力、胜出几率最高。”凝嫣秀丽的脸庞忧心忡忡。嫁给他跟嫁给豺狼虎豹有何区别,真不明白皇兄怎么会让这种人入围。

“可是你是公主,他应该不敢对你怎么样吧?”在萱榆的认知里,凝嫣深受皇上宠爱,他不过是个将军之子,难道还敢打公主?

“我虽是公主,但出宫之后,皇兄怎可能一直护我周全?而且覃将军战功赫赫,如今太平盛世,可一旦发动战争,覃将军就是皇兄仰赖的肱骨之臣。我这公主算什么?”凝嫣毕竟在宫里待久,看得比萱榆透。

“覃驰的武功不弱,要战胜他,并无太大的把握。”这不是谦虚。武试的名单他早已掌握,皇上既然钦点他为考官,自然要先做一番调查。他与太傅的想法一致,覃驰是十人里武功最强的。

至于公主,以她这任性冲动的脾气,善良之余略带傻气,怎么可能斗得过覃驰?可是连覃驰都落败了,那公主岂不是无人可嫁?

“哥哥,像覃驰这种渣男,就算刚开始他碍于公主身份不敢乱来,可时间一长,积累越多,届时情绪爆发,只怕公主性命难保。”

她说的情真意切,说罢还不停地安慰凝嫣。柏桁怔了怔,有些惊异萱榆的反应。出宫之时她也提过凝嫣,不过才短短几日,她对凝嫣的态度完全转变。

原因必定在出宫前夕,皇上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6)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87天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