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8)

96
李一十八
2017.09.02 22:43* 字数 10177

02002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7)
死神背靠背目录

                          弃考和罢考 瞬间的初恋

有些人必须离开,不然怎么回到身边。有些人只是暂时存在,有些人却一直存在。有些事情该交代了,可是有些事情无法交代。

“那,赵阿姨,金银和回甜是什么时候成为初恋的?”我问,一段初恋故事,说得这么曲折,都不像初恋故事了,倒像是三角恋的关系似的。

“反正不是在你我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小鹏说,一副算命先生未卜先知的样子。

“他们确实是初恋,但他们的初恋不是在学校里发生的。”赵阿姨说,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眼神平定,不打算继续讲下去的样子。

“有病!!”我喷口而出。

“你妈才有病!!”小鹏是最擅长接下句的,可以考虑做语文课代表了。

“我妈没病!”

“你妈没病,你干嘛说我妈有病!!”小鹏说,仿佛我是找他要钱的坏小子。

“我妈确实没病,但你妈不一定没病。”我说,我自认为我说话向来有理有据。

“你妈有羊癫疯,你妈没病了,但有羊癫疯,行了吧!”小鹏说,愤怒之极,脸都红了。

“干脆,把你妈叫来说个分明得了。”赵阿姨说,一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的样子。

“我妈可没这么闲,一有心情就跟人讲故事。”我说。

“说得我真的很闲似的!”赵阿姨坏坏一笑,说。

“我妈是看好你,你是个好学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烂泥巴扶不上墙的样子。”小鹏说。

“我和小龙他妈都快成历史人物了,想起了小学时候学过的那篇课文《丰碑》。”赵阿姨说,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小龙,我妈要给你妈立碑。”小鹏说。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闭上你的乌鸦嘴,儿子!”赵阿姨说,冲小鹏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拖鞋在她脚上。

“干脆,你自己给你自己立碑得了,小鹏!!”我嘿嘿地笑,毕竟拉到了一个赞助,而且还和对手有亲密关系,虽然他们不是亲密爱人。

“怎么,你想陪葬我!!”小鹏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我可没那工夫,随便找只死老鼠,将就一下,你死了得了。”我说。

“你干嘛不死,我活得好好的。你这种人才该死,你这种人才该下地狱。”小鹏说。

“怎么,那里有你亲戚??”我说。

“嘿嘿,”赵阿姨冲我招手,说:“大晚上的说什么胡话啊,谁家在地狱里有亲戚啊,说话也不干净点。”

“反正我家在地狱里没有亲戚。”我说。

“说得你家在地狱里真没有亲戚似的。”小鹏说,诡异一笑,仿佛他是从地狱里来的,来证明我在地狱里有亲戚。

“行啦,别闹了,你们俩有完没完了。”赵阿姨说:“你们到底还要不要听我讲故事了?!!”

“无所谓。”小鹏先表态了,这么说。

“我也无所谓了。”我模仿他的句法,但更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这个故事还讲不讲了!!!”赵阿姨生气了,双手叉腰。

“无所谓了。”我说。

“我也无所谓了。”小鹏说,模仿我的样子,可是模仿得一点都不像。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赵阿姨显然着急,她说:“难道这个故事没意思吗?”

“不是!”我说。

“挺有意思的。”小鹏说。

赵阿姨摸摸下巴,然后说:“难道是我讲得不好,我讲得没意思??!!别这么打击我的能力,行不!!”

“也不是!”我说。

“也不是!!”小鹏说。

“别模仿我,我不是明星。”我说。

“你这肚子里的蛔虫,总是知道我想什么,而且总是先我一步表达。”小鹏说。

“我什么时候成蛔虫啦!!”我憋屈了,只能叫屈。

“家里有老鼠药,儿子!”赵阿姨说,一脸的不悦,谁把她家电线剪了似的。

“老鼠药不是杀虫药,赵阿姨!!”我感觉太不对劲了,这是要弄死我的节奏啊!

“这个故事真的不好听吗??”赵阿姨问,毕竟这才是她关注的重点,不然不会费了一下午又是半个晚上的时间给我们啰嗦这么个故事。

“不是不好听,是那个初恋的事情。”小鹏说,对待自己的妈妈,他还是能够直抒胸臆,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也不忌讳什么。

“对啊,赵阿姨,初恋的!!高一高二都结束了,你说有一个初恋故事,可是两年过去了,两人不仅没有开始恋情,连谁主动追谁都没有,哪怕是女追男的那种,都没有出现。这是一场没意思的恋爱。黄昏恋是美好的,可是少年之间的黄昏恋,这种事情是没人关心的,不会引起注意的,您倒不如说就是这么个事儿,不要说是初恋,这样我们俩或许还听得进去些。”我说。

“谁跟你我们俩啊,拿到一张废报纸就往脸上贴金,不知羞耻。”小鹏说。

“你承认自己是废报纸就行了,我拿什么往自己脸上贴金,是我的事儿。反正我不会拿你的陪葬品来往我的脸上贴金就是了。那多晦气!”我说。

“遇到你就晦气,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晦气,你都快成霉运之神了。”小鹏说,睥睨我一眼。

“你们俩有完没完了??!!”赵阿姨呷了一口茶,说:“我马上跟你们讲他们恋爱的事情。”

“好,好!”我忍不住地鼓掌了。

小鹏用看猴子上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我也想听,妈!”

金银和回甜恋爱确实不是在学校,但是又是在学校的,就是在高考那几天。

到了高三的时候,回甜的成绩直线下滑,金银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这并不是两个人恋爱的原因了,两人都没有早恋,两人都没有各自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而成绩滑落的原因,是不一样的。回甜是因为压力山大,而且越到后面越是压力山大,回甜经常整夜整夜睡不着,白天上学也是没精打采的,成绩自然一路走下坡。而金银不一样,金银是有了打算,高中毕业就不读了,因为凭他的成绩,他不能上重点的,上个本科还得不要命地冲刺,才有可能。所以金银心里这么打算了,得过而且吧,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作一天学生写一天作业。老师也不怎么管他,毕竟高考前的那一年,都是靠自觉,那些对未来没有打算的人,那些自暴自弃的人,老师不会多理睬。

只是有一点很是让人意外,让金银意外,也让回甜意外,那就是高三这一年,两人依然是同桌,他们没有主动找别人换座位,别人也没有找他俩中的一个换座位。

高三接近尾声的时候,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却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的一个事件。

“离校事件”!!

金银在高考前弃考。

回甜在第一张试卷上填下名字以后,转身离开了考场。

两人并没有事先约定,金银做这个决定也没有告诉任何人,算是自觉地弃考了。回甜也没有跟人商量,好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来了一次说弃考就弃考的决定。

可是两人做这件事情,却像事先约定好的一样。

本来两个人对对方都不知情,虽然是同桌,可是高考一过,就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可是金银毕竟对学校还是有些挂念,毕竟呆了三年的地方,说离开就离开了,说不再回来就不再回来了。

于是金银在高考第一天,别人是到考场来参加高考的,金银是到考场找感觉的,回忆回忆一下最近三年的生活,每天都在习题堆里奋斗,连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全。当然,还有那个不断有摩擦的同桌——回甜!!

可是意外就这么出现了。

高考第一科的时间到了,金银在校门口徘徊,撞上了正从学校里出来的回甜。

“你怎么出来了??”金银问。

“你怎么不进去??”回甜问:“我可不是从监狱里出来的。”

“我已经弃考了,决定了。我不想读大学,反正毕业证已经拿到手了。”金银说。

这个时候,两人都看了对方一眼,持续的时间还有些长,仿佛恋人深深凝望对方的眼眸一样,可他们那一刻还不算是恋人。

“以后有什么打算??”金银问。

“打工。”

“说得好听点,成不??”金银说。

“我要成为打工皇帝。”

“能不能说点现实的!!”

“我不可能成为老板。”回甜说。

“我只是想知道你以后的打算!”金银反复强调。

校门口挺宽敞的,也足够安静,所有的考生都进去了,为了自己的未来而进去了,而送考生来参考的家长也离开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加上一个校门口的保安。偌大的坝子上,就他们两个人,这足以让金银和回甜聊天聊个够。

“打算??闯荡世界吧!”回甜说,微微昂起头,说:“你呢?”

“我啊,”金银说:“我要成为老板!!”

“行啦,金老板,确实有人叫你金老板,但没人真的认为你会成为老板,你没资金没实力,成什么老板啊!咸鱼翻生还是咸鱼。”

“就算是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天生我材必有用!”

“别来学校那一套,我正烦着呢!难得今天耳根子才清静了,你又来说这些!!”回甜猛拍了一下金银的肩膀,意思是:你讨厌!

“喳,小金子领老佛爷圣旨。”金银做了一个小太监的动作。

“小金子??说得你亮闪闪似的!”回甜说:“再说了,皇上的才叫圣旨,老佛爷的叫懿旨。”

“喳,小金子知错了。”

“去你的!”回甜抬起腿就给金银屁股一脚,说:“三年都没发现你还是个有幽默细胞的人!”

“喳,小金子以后会一直幽默下去的,领懿旨。”金银又把那个动作意思了一下。

“去你的,活腻了,有完没完了!”说着回甜又去踹金银的屁股,金银转身就跑,回甜就去追他。

在一个街角,回甜才把金银堵在墙角了。此地已经离学校很远了。

金银双手抵膝,喘着粗气。

回甜在旁边站着,看着他,骂了他一句废物。

此时的朝阳已经很高了,斜斜地高过了楼房,在对面老旧的居民楼上投下一片光亮的阳光。

“我饿了,金银,还没吃早餐呢!”回甜摸摸肚子,说。

“拜托,今天高考,你不吃早餐就出门,你疯啦!”金银说。

“我只是饿了,不是疯了。”回甜说:“你请我吃包子稀饭吧!”

“我请你吃豆浆油条!!”

“有明矾,不吃!!”

“不吃就饿着。”金银说。

“哪有你这样的人啊,人家女生第一次这么主动啊!”回甜扭扭捏捏地说。

“呀,美女啊!”金银搞怪的表情特夸张,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装饰。”

“我是还建房还是怎么的!!装饰??真有你的!!”

“呀,美女啊!闭月羞花,纯粹眼瞎。沉鱼落雁,招摇撞骗。”

“找死!!”

两人又追了起来,这次金银是逃命地跑了,他知道被追上了不是屁股挨一脚那么简单了,创可贴都不一定顶用。

跑了七八条街,回甜把金银堵在一个死胡同里。

“该死,这个地方怎么没路了!!”金银喘着粗气,说。

“因为你是废物,上天从来不给废物留一条路。”回甜说,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你才废物呢,有种你打我啊!”金银说,他说这个话都是大喘气的。

“你以为我打不死你啊!”虽然这么说,回甜却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

“你来啊!!”金银抬起手,软绵绵地朝她勾勾手指。

“我来了!!”回甜艰难地动了一步,却再也不想动了。

“你来啊,你不是来卖春吗!!”

“找死!!”回甜说着,朝金银走了两步,近在咫尺的两人,却像隔着一块玻璃一样在指手画脚聊天。

“狗屎!!”

回甜先缓过劲来,猛地一发力走过去,小腿的肌肉却忽然抽搐了一下,浑身打了个趔趄,扑向金银。

“该死!!”

话音刚落,回甜的嘴唇就贴上了金银的嘴唇。

“不要脸!!”

几乎同时,回甜一耳光扇过去,啪一声响,金银栽在地上去了。回甜还踢了金银几脚,可金银一点反应都没有。

五分钟后,金银才从地上爬起来。

“是你自己凑上来的,怪我干嘛!!”金银理直气壮,只是体力依然没有完全恢复,这个时候打架保管吃亏。

“早就觉得你不正经了,体育课那次,就是你故意捣的鬼,害得我写检讨。”回甜这么说,脸颊羞得绯红,控都控制不住。

“拜托,哪一次你正经了啊!!”

“你负责!!你负责!!”回甜说着就打金银的脸,只是体力透支,还没有拍死苍蝇的力气。

“拜托,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金银招架不住,说。

“谁??”回甜一下子愣了,两人是同桌,也没看到金银和谁进出成双啊!

“不告诉你,别白费力气了。”金银说。

“你必须告诉我!!”回甜扯着金银的耳朵,说:“你不知道我一直有点喜欢你吗,从别人造谣那天开始,只是对于学生,学习最重要。而现在,你我都不是学生了。说,谁??”

“回甜啊!”在回甜的爪下,金银不由地大叫。

“不许开玩笑,我对你认真的,我也希望你是认真的。说,说吧,谁,金老板!”回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

“就是你啊,本来就是你,我做了一个包袱,可是还没来得急抖包袱,你就先这样了。你能不能把你的九阴白骨爪松松劲啊!”

“我不是梅超风!”回甜说,手往旁边一指,接着说:“马上去准备,鲜花和巧克力,我在这里等你!我不吃早餐了。”

“哪有你这样的啊!!”

说完,金银就跑开了,换了发动机的新车似的,谁知道他刚刚的狼狈状态。

那天,回甜就成了金银的女朋友,两人第二天就住在一起,然后一起打了半年多的工,回甜后来并没有成为打工皇帝,金银后来确实成了金老板。

不过在金银成为金老板的时候,回甜已经不是金银的女朋友了,有一个又高又帅又心疼的男子追求回甜,回甜就把金银给踹了。不过,踹金银的时候,回甜还是下了狠劲的。

“赵阿姨,这是你即兴虚构的吧,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我说。

“不是,我擅长调查。”赵阿姨说。

“妈,这个事情怎么调查啊,别人的私密事情,怎么会轻易告诉旁人!!”小鹏和我的想法是类似的。

“不是,回甜还是有很多闺蜜的,那个从金银手里抢走回甜的男人一直活着,叫刘福东。他还活着,现在也应该是孩子上小学的人了。回甜的闺蜜他都认识的,而我正是这样去调查到的。都是事实!”赵阿姨说。

“这个初恋有点另类,赵阿姨!”我说。

“这个初恋不像初恋,妈!”小鹏说。

“也不见得初恋永远是那么隐晦,永远是那么秘密,但一样有很多人记得,一样有很多人知道真相。”赵阿姨说。
三十八 弃考和罢考 瞬间的初恋

有些人必须离开,不然怎么回到身边。有些人只是暂时存在,有些人却一直存在。有些事情该交代了,可是有些事情无法交代。

“那,赵阿姨,金银和回甜是什么时候成为初恋的?”我问,一段初恋故事,说得这么曲折,都不像初恋故事了,倒像是三角恋的关系似的。

“反正不是在你我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小鹏说,一副算命先生未卜先知的样子。

“他们确实是初恋,但他们的初恋不是在学校里发生的。”赵阿姨说,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眼神平定,不打算继续讲下去的样子。

“有病!!”我喷口而出。

“你妈才有病!!”小鹏是最擅长接下句的,可以考虑做语文课代表了。

“我妈没病!”

“你妈没病,你干嘛说我妈有病!!”小鹏说,仿佛我是找他要钱的坏小子。

“我妈确实没病,但你妈不一定没病。”我说,我自认为我说话向来有理有据。

“你妈有羊癫疯,你妈没病了,但有羊癫疯,行了吧!”小鹏说,愤怒之极,脸都红了。

“干脆,把你妈叫来说个分明得了。”赵阿姨说,一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的样子。

“我妈可没这么闲,一有心情就跟人讲故事。”我说。

“说得我真的很闲似的!”赵阿姨坏坏一笑,说。

“我妈是看好你,你是个好学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烂泥巴扶不上墙的样子。”小鹏说。

“我和小龙他妈都快成历史人物了,想起了小学时候学过的那篇课文《丰碑》。”赵阿姨说,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小龙,我妈要给你妈立碑。”小鹏说。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闭上你的乌鸦嘴,儿子!”赵阿姨说,冲小鹏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拖鞋在她脚上。

“干脆,你自己给你自己立碑得了,小鹏!!”我嘿嘿地笑,毕竟拉到了一个赞助,而且还和对手有亲密关系,虽然他们不是亲密爱人。

“怎么,你想陪葬我!!”小鹏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我可没那工夫,随便找只死老鼠,将就一下,你死了得了。”我说。

“你干嘛不死,我活得好好的。你这种人才该死,你这种人才该下地狱。”小鹏说。

“怎么,那里有你亲戚??”我说。

“嘿嘿,”赵阿姨冲我招手,说:“大晚上的说什么胡话啊,谁家在地狱里有亲戚啊,说话也不干净点。”

“反正我家在地狱里没有亲戚。”我说。

“说得你家在地狱里真没有亲戚似的。”小鹏说,诡异一笑,仿佛他是从地狱里来的,来证明我在地狱里有亲戚。

“行啦,别闹了,你们俩有完没完了。”赵阿姨说:“你们到底还要不要听我讲故事了?!!”

“无所谓。”小鹏先表态了,这么说。

“我也无所谓了。”我模仿他的句法,但更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这个故事还讲不讲了!!!”赵阿姨生气了,双手叉腰。

“无所谓了。”我说。

“我也无所谓了。”小鹏说,模仿我的样子,可是模仿得一点都不像。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赵阿姨显然着急,她说:“难道这个故事没意思吗?”

“不是!”我说。

“挺有意思的。”小鹏说。

赵阿姨摸摸下巴,然后说:“难道是我讲得不好,我讲得没意思??!!别这么打击我的能力,行不!!”

“也不是!”我说。

“也不是!!”小鹏说。

“别模仿我,我不是明星。”我说。

“你这肚子里的蛔虫,总是知道我想什么,而且总是先我一步表达。”小鹏说。

“我什么时候成蛔虫啦!!”我憋屈了,只能叫屈。

“家里有老鼠药,儿子!”赵阿姨说,一脸的不悦,谁把她家电线剪了似的。

“老鼠药不是杀虫药,赵阿姨!!”我感觉太不对劲了,这是要弄死我的节奏啊!

“这个故事真的不好听吗??”赵阿姨问,毕竟这才是她关注的重点,不然不会费了一下午又是半个晚上的时间给我们啰嗦这么个故事。

“不是不好听,是那个初恋的事情。”小鹏说,对待自己的妈妈,他还是能够直抒胸臆,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也不忌讳什么。

“对啊,赵阿姨,初恋的!!高一高二都结束了,你说有一个初恋故事,可是两年过去了,两人不仅没有开始恋情,连谁主动追谁都没有,哪怕是女追男的那种,都没有出现。这是一场没意思的恋爱。黄昏恋是美好的,可是少年之间的黄昏恋,这种事情是没人关心的,不会引起注意的,您倒不如说就是这么个事儿,不要说是初恋,这样我们俩或许还听得进去些。”我说。

“谁跟你我们俩啊,拿到一张废报纸就往脸上贴金,不知羞耻。”小鹏说。

“你承认自己是废报纸就行了,我拿什么往自己脸上贴金,是我的事儿。反正我不会拿你的陪葬品来往我的脸上贴金就是了。那多晦气!”我说。

“遇到你就晦气,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晦气,你都快成霉运之神了。”小鹏说,睥睨我一眼。

“你们俩有完没完了??!!”赵阿姨呷了一口茶,说:“我马上跟你们讲他们恋爱的事情。”

“好,好!”我忍不住地鼓掌了。

小鹏用看猴子上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我也想听,妈!”

金银和回甜恋爱确实不是在学校,但是又是在学校的,就是在高考那几天。

到了高三的时候,回甜的成绩直线下滑,金银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这并不是两个人恋爱的原因了,两人都没有早恋,两人都没有各自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而成绩滑落的原因,是不一样的。回甜是因为压力山大,而且越到后面越是压力山大,回甜经常整夜整夜睡不着,白天上学也是没精打采的,成绩自然一路走下坡。而金银不一样,金银是有了打算,高中毕业就不读了,因为凭他的成绩,他不能上重点的,上个本科还得不要命地冲刺,才有可能。所以金银心里这么打算了,得过而且吧,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作一天学生写一天作业。老师也不怎么管他,毕竟高考前的那一年,都是靠自觉,那些对未来没有打算的人,那些自暴自弃的人,老师不会多理睬。

只是有一点很是让人意外,让金银意外,也让回甜意外,那就是高三这一年,两人依然是同桌,他们没有主动找别人换座位,别人也没有找他俩中的一个换座位。

高三接近尾声的时候,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却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的一个事件。

“离校事件”!!

金银在高考前弃考。

回甜在第一张试卷上填下名字以后,转身离开了考场。

两人并没有事先约定,金银做这个决定也没有告诉任何人,算是自觉地弃考了。回甜也没有跟人商量,好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来了一次说弃考就弃考的决定。

可是两人做这件事情,却像事先约定好的一样。

本来两个人对对方都不知情,虽然是同桌,可是高考一过,就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可是金银毕竟对学校还是有些挂念,毕竟呆了三年的地方,说离开就离开了,说不再回来就不再回来了。

于是金银在高考第一天,别人是到考场来参加高考的,金银是到考场找感觉的,回忆回忆一下最近三年的生活,每天都在习题堆里奋斗,连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全。当然,还有那个不断有摩擦的同桌——回甜!!

可是意外就这么出现了。

高考第一科的时间到了,金银在校门口徘徊,撞上了正从学校里出来的回甜。

“你怎么出来了??”金银问。

“你怎么不进去??”回甜问:“我可不是从监狱里出来的。”

“我已经弃考了,决定了。我不想读大学,反正毕业证已经拿到手了。”金银说。

这个时候,两人都看了对方一眼,持续的时间还有些长,仿佛恋人深深凝望对方的眼眸一样,可他们那一刻还不算是恋人。

“以后有什么打算??”金银问。

“打工。”

“说得好听点,成不??”金银说。

“我要成为打工皇帝。”

“能不能说点现实的!!”

“我不可能成为老板。”回甜说。

“我只是想知道你以后的打算!”金银反复强调。

校门口挺宽敞的,也足够安静,所有的考生都进去了,为了自己的未来而进去了,而送考生来参考的家长也离开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加上一个校门口的保安。偌大的坝子上,就他们两个人,这足以让金银和回甜聊天聊个够。

“打算??闯荡世界吧!”回甜说,微微昂起头,说:“你呢?”

“我啊,”金银说:“我要成为老板!!”

“行啦,金老板,确实有人叫你金老板,但没人真的认为你会成为老板,你没资金没实力,成什么老板啊!咸鱼翻生还是咸鱼。”

“就算是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天生我材必有用!”

“别来学校那一套,我正烦着呢!难得今天耳根子才清静了,你又来说这些!!”回甜猛拍了一下金银的肩膀,意思是:你讨厌!

“喳,小金子领老佛爷圣旨。”金银做了一个小太监的动作。

“小金子??说得你亮闪闪似的!”回甜说:“再说了,皇上的才叫圣旨,老佛爷的叫懿旨。”

“喳,小金子知错了。”

“去你的!”回甜抬起腿就给金银屁股一脚,说:“三年都没发现你还是个有幽默细胞的人!”

“喳,小金子以后会一直幽默下去的,领懿旨。”金银又把那个动作意思了一下。

“去你的,活腻了,有完没完了!”说着回甜又去踹金银的屁股,金银转身就跑,回甜就去追他。

在一个街角,回甜才把金银堵在墙角了。此地已经离学校很远了。

金银双手抵膝,喘着粗气。

回甜在旁边站着,看着他,骂了他一句废物。

此时的朝阳已经很高了,斜斜地高过了楼房,在对面老旧的居民楼上投下一片光亮的阳光。

“我饿了,金银,还没吃早餐呢!”回甜摸摸肚子,说。

“拜托,今天高考,你不吃早餐就出门,你疯啦!”金银说。

“我只是饿了,不是疯了。”回甜说:“你请我吃包子稀饭吧!”

“我请你吃豆浆油条!!”

“有明矾,不吃!!”

“不吃就饿着。”金银说。

“哪有你这样的人啊,人家女生第一次这么主动啊!”回甜扭扭捏捏地说。

“呀,美女啊!”金银搞怪的表情特夸张,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装饰。”

“我是还建房还是怎么的!!装饰??真有你的!!”

“呀,美女啊!闭月羞花,纯粹眼瞎。沉鱼落雁,招摇撞骗。”

“找死!!”

两人又追了起来,这次金银是逃命地跑了,他知道被追上了不是屁股挨一脚那么简单了,创可贴都不一定顶用。

跑了七八条街,回甜把金银堵在一个死胡同里。

“该死,这个地方怎么没路了!!”金银喘着粗气,说。

“因为你是废物,上天从来不给废物留一条路。”回甜说,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你才废物呢,有种你打我啊!”金银说,他说这个话都是大喘气的。

“你以为我打不死你啊!”虽然这么说,回甜却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

“你来啊!!”金银抬起手,软绵绵地朝她勾勾手指。

“我来了!!”回甜艰难地动了一步,却再也不想动了。

“你来啊,你不是来卖春吗!!”

“找死!!”回甜说着,朝金银走了两步,近在咫尺的两人,却像隔着一块玻璃一样在指手画脚聊天。

“狗屎!!”

回甜先缓过劲来,猛地一发力走过去,小腿的肌肉却忽然抽搐了一下,浑身打了个趔趄,扑向金银。

“该死!!”

话音刚落,回甜的嘴唇就贴上了金银的嘴唇。

“不要脸!!”

几乎同时,回甜一耳光扇过去,啪一声响,金银栽在地上去了。回甜还踢了金银几脚,可金银一点反应都没有。

五分钟后,金银才从地上爬起来。

“是你自己凑上来的,怪我干嘛!!”金银理直气壮,只是体力依然没有完全恢复,这个时候打架保管吃亏。

“早就觉得你不正经了,体育课那次,就是你故意捣的鬼,害得我写检讨。”回甜这么说,脸颊羞得绯红,控都控制不住。

“拜托,哪一次你正经了啊!!”

“你负责!!你负责!!”回甜说着就打金银的脸,只是体力透支,还没有拍死苍蝇的力气。

“拜托,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金银招架不住,说。

“谁??”回甜一下子愣了,两人是同桌,也没看到金银和谁进出成双啊!

“不告诉你,别白费力气了。”金银说。

“你必须告诉我!!”回甜扯着金银的耳朵,说:“你不知道我一直有点喜欢你吗,从别人造谣那天开始,只是对于学生,学习最重要。而现在,你我都不是学生了。说,谁??”

“回甜啊!”在回甜的爪下,金银不由地大叫。

“不许开玩笑,我对你认真的,我也希望你是认真的。说,说吧,谁,金老板!”回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

“就是你啊,本来就是你,我做了一个包袱,可是还没来得急抖包袱,你就先这样了。你能不能把你的九阴白骨爪松松劲啊!”

“我不是梅超风!”回甜说,手往旁边一指,接着说:“马上去准备,鲜花和巧克力,我在这里等你!我不吃早餐了。”

“哪有你这样的啊!!”

说完,金银就跑开了,换了发动机的新车似的,谁知道他刚刚的狼狈状态。

那天,回甜就成了金银的女朋友,两人第二天就住在一起,然后一起打了半年多的工,回甜后来并没有成为打工皇帝,金银后来确实成了金老板。

不过在金银成为金老板的时候,回甜已经不是金银的女朋友了,有一个又高又帅又心疼的男子追求回甜,回甜就把金银给踹了。不过,踹金银的时候,回甜还是下了狠劲的。

“赵阿姨,这是你即兴虚构的吧,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我说。

“不是,我擅长调查。”赵阿姨说。

“妈,这个事情怎么调查啊,别人的私密事情,怎么会轻易告诉旁人!!”小鹏和我的想法是类似的。

“不是,回甜还是有很多闺蜜的,那个从金银手里抢走回甜的男人一直活着,叫刘福东。他还活着,现在也应该是孩子上小学的人了。回甜的闺蜜他都认识的,而我正是这样去调查到的。都是事实!”赵阿姨说。

“这个初恋有点另类,赵阿姨!”我说。

“这个初恋不像初恋,妈!”小鹏说。

“也不见得初恋永远是那么隐晦,永远是那么秘密,但一样有很多人记得,一样有很多人知道真相。”赵阿姨说。
死神背靠背(39)

死神背靠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