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9)

02003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8)
死神背靠背目录

                       现实和初恋 必然的回忆

有些事情过去很多年了,真的就过去了很多年了。有些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可是才像刚刚过去一样。有些事情就在眼前发生,可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很久很久了。

“其实,回甜和金银之间的感情,依然在延续,延续了很多年。”赵阿姨说,茶是没有动,只是赵阿姨的眼神痴痴的,看着茶杯,仿佛在发木。

“那他们什么时候分的手,妈?”小鹏问。

“交往了没有一年就分手了啊,都说过啦,记性怎么这么差!”赵阿姨说。

“对于恋人,都是说和不说散的。”我说:“说得你自己一辈子不讨老婆似的。”

“明明到后来就分手了,金银有了周芒,明摆着的事儿。我只是关心当时的他们而已,说得我犯了错似的。”小鹏说。

“可是也不能这样啊,别人恋爱,你巴不得别人分手,你又不是在追人家。”我说。

“拜托,这个回甜如果现在还活着,都可以做我的小姨了,我怎么可能追她呢!”小鹏说,一脸的不解,仿佛我是外星人那样,分不清楚地球人的年龄。

“还大姨呢,小姨!!”我说。

“也是没错,两人的关系其实一直保持着,但只是内心关系而已,生活中,两人一直没有再联系,分手后,就没有再联系了,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世界。”赵阿姨说。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联系??”我感到莫名其妙,说:“心灵感应??还是那种老掉牙的方式,书信往来??”

“班上就有同学用你说的这种老掉牙的方式表白,而且别人认为是很新潮很时尚的方式。”小鹏说。

赵阿姨恨恨地瞪着他。

“说得真不是你似的!”我说,这个小鹏,我越看他我就越觉得他深藏不露,虽然我俩同学都两年了。

“真不是我,妈!!”

“不是我在说你,我不是你妈,小鹏!!”我说。

“变性人!!”小鹏说。

“我什么时候成变性人了??”赵阿姨不解。

“哪个乌龟王八蛋在说你啊!!”小鹏说,一时争吵起来的我们,仿佛是三个不知道为什么坐在一起的人。

“赶紧给我闭嘴!!”赵阿姨说,用手指了指脚下的拖鞋。

“我没说你,妈!!”

“你干嘛说我妈!!”我说。

“我什么时候说你妈啊,你妈都不在这里。”小鹏说。

“但我在这里,容不得你放肆。”我说。

“怎么,你要给我大刑伺候??”小鹏说。

“你们两个越说越离谱了,我都不知道到这里来干什么。”赵阿姨说。

“这里是你家,赵阿姨,你随便干什么,哪怕不干什么,这里毕竟是你家,无所谓你干不干什么。”我说。

“说得我妈是智障似的。”小鹏瘪瘪嘴。

“你们俩接着听我讲故事,好不好!”赵阿姨说:“你们这么闹腾,班主任知道吗??”

“你这么拽,你爸妈知道吗?”小鹏问我。

“你这么拽,你妈知道。”我说。

“反正你妈早晚也会知道。”小鹏说,一副间谍告密者打小报告的人的样子。

“我妈本来就知道。”我不想跟这个孙小鹏啰嗦了,我不想跟这个孙小鹏废话了。

“得了,听我讲,听我讲!!”赵阿姨拍拍桌子,力度并不大。

“好吧,听您的,妈!”小鹏说。

“您这次又调查到了什么,赵阿姨?”我问。

“其实,关于金银和回甜之间的事情,调查到这里,差不多也就断了,后面的事情都是零零星星的,连不成一个故事。”赵阿姨说:“后面的事情,是我的推测。”

“没劲了,妈,您说的话都是实话,少部分有些假话,可调查到这里就断了,没什么意思了。”小鹏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但是事情并没有因此就结束啊,毕竟回甜死在金银墓前的事情怎么解释。”我说。

“胡志不是说,是胡郁儿杀了她吗??”小鹏说,重复他妈妈刚刚说过的话,说:“记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有病!”我轻声回了句。

“不是,后面的事情,确实必然是有些事情的,不然回甜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地回到金银的墓前呢!”赵阿姨说,可是她的眼神并不确定,我知道后面的事情都是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想出来的,没有充足的基础。虽然,我本能地相信,应该就是赵阿姨推测的那样。

“金银和回甜后来真的没有再联系过吗?”小鹏问。

“这个我确实调查过,回甜后来的丈夫,还有那些闺蜜,所有的闺蜜,我都调查过,少有人知道金银这个人,毕竟是回甜的初恋,毕竟是回甜的私密。但还是有那么几个人知道的,知情人都表示,金银和回甜很多年都没有见过面了,连那种在马路上偶然碰到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闺蜜间,偶尔谈到自己初恋的时候,回甜会说道金银,虽然往往只是简短的几句,但次数多了,别人也对金银也有点印象了,有些老于世故的闺蜜还多多少少对金银有些了解。有一点是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那就是回甜和金银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赵阿姨说。

“那回甜是怎么到金银的墓前去的?”我问。

“这个只能推测了。”赵阿姨说。

“怎么推测?”小鹏问。

“首先,要明白一点,那就是回甜是回到了金银的墓前。”赵阿姨说。

“那又怎样??”我问。

“肯定是回甜得知了金银死的消息,想回去看看金银。”小鹏说。

“我的推测也是这样的,可是这么想,有充足的依据吗??”赵阿姨说。

“您是怎么觉得的,赵阿姨?”我问。

“这个还得从已经掌握的资料入手,也就是金银和回甜初恋的事情。”赵阿姨说。

综合分析一下回甜和金银的事情。回甜和金银在校门口的见面,纯粹是偶然,这就像大多数言情小说中的套路一样,两个主人公的见面是偶然,然后开始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可这对于回甜和金银来说,是现实,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不是谁有预谋的鬼主意。但两人就这么相遇了,这对于十九岁的少男少女来说,绝对是一件能给人带来感觉的事情。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相似决定,两个人怎么可能相遇呢!

可就是那个决定,两个人对彼此都不知情,却因为相似,而造成两人的相遇。这是巧合吧,这是天意吧,谁也说不清,但两人都是因为类似决定而相遇了。至于为什么会做相似的决定,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虽然赵阿姨自称并不太懂心理学,但她也说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两人同学的时间太久了,不是日久生情的,而是类似夫妻相产生的过程那样,两人已经心有灵犀一点通了,两人都有了相似的精神世界,虽然两人并未意识到这个。

所以才有了这么奇葩的决定,所以才有了两人奇怪的相遇。

而这样一件事情,必然对两个还是少男少女的人的内心产生强烈的刺激。而回甜明摆着在当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既然高中生活已经结束了,既然不会到大学校园里去体会大学生活,那可以光明正大自由自在地恋爱了。

所以,出现了金银和回甜追逐的场面,回甜的心里明显有了悸动,虽然她没有明说,但通过她做的事情还是可以略见一斑。

金银当时还是个有点傻乎乎的二逼青年,回甜都说了高一时候造谣的事情了,他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可见金银在当时都脱离学校了,脑子还给人一种少了根筋的感觉。

后来,两人顺理成章地成了,这是金银的想法,也是回甜的心思。

“可是,赵阿姨,这些对回甜后来回到金银的墓前有什么影响呢?”我问。

“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才回去的,傻帽!”小鹏说。

“我不是傻帽!”我说。

“哪个傻帽会承认自己是傻帽的,傻帽!!”

“你才傻帽呢,嘴巴放干净点,听你妈讲故事,不是听你鬼扯。”我说:“虽然是有很明显的联系,但不能构成因果关系啊!”

“或许,小龙的话也是有道理的。”赵阿姨说:“但我依然坚持这样认为,毕竟回甜对金银的人格已经很了解了,或许是因为她那颗少女心,正是这样一颗少女心遇到了这样一颗少男心,才有了这样的一个开始,一个初恋故事,不是在学校,也不是不在学校。回甜后来跟了一个帅哥,金银自然就落在一边了。可是回甜的心里,肯定会忍不住想以前的事情,好像那些事情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的一样,其实也就是几年而已。金银这样一个愣头青年,肯定是深深感动了她,在当时就感动了她,在后来也很多次感动了她,虽然两人后来分开了,并且没有再联系。”

“可这不会必然导致回甜回到金银的墓前啊,还死在了那里!”我说。

“也是啊,没有因果关系啊!”小鹏说。

“不是,有的!”赵阿姨说:“毕竟金银已经死了,而回甜只是回去看一下,并不是去打扰他的生活,她肯定也从朋友同学那里听说金老板后来真的成了金老板的事情。她并不是想打扰他,只是回到金银的墓前去看看。”

“结果遇到了该死的胡郁儿。”小鹏说。

“不是该死,是让人揪心的胡郁儿,让人揪心,这样一个人,你居然觉得该死。什么人啊!!”我说。

“行,行!你牛!你永远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看我,我放个屁,你都是臭氧空洞和我有关。”小鹏说,不想多辩解了。

“这有什么关系,臭氧空洞和放屁?”赵阿姨问。

“屁里面有甲烷,臭氧空洞和甲烷有关,妈,你该补补化学了。”小鹏说。

“我一个警察补什么化学,连补药都不吃的人,补什么化学!”赵阿姨说,脸上的表情颇尴尬,似乎她的儿子在说她高中没毕业的样子,就像金银和回甜那样。

“可是胡郁儿为什么会在那里呢!”我说。

“疯疯癫癫的,谁知道呢,毕竟那个时候,胡郁儿已经病得不清醒了,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虽然她知道怎么找到回家的路。”小鹏说。

“难不成胡郁儿就是在金银的墓前等回甜的出现??”我说。

“不可能啊!”赵阿姨说:“回甜和金银都多少年没有见面了,回甜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有胡郁儿这么个人,而胡郁儿也是不可能知道世界上有回甜这么个人。两人根本不认识彼此,所以胡郁儿不可能在那个地方专等回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巧合??”我说。

“所谓无巧不成书,没有巧合就没有故事。”小鹏说。

“这确实是一个故事,巧合也不是我凭空捏造的。”赵阿姨说。

“可是胡郁儿为什么把回甜给杀了呢?”我说:“两个情人见面,应该叙叙旧,谈论谈论心中的金银,交流交流关于金银的往事一样,就像人死了要开追悼会那样。”

“本来当时就疯疯癫癫的。”小鹏说。

“不能说是疯疯癫癫的,只是精神失常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了,毕竟和金银闹分手,再加上金银死了,胡郁儿或许无法理解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她心底明白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疯疯癫癫的,正如我儿子说的一样,看到一个女人上山来了,胡郁儿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又看到她在金银的墓前驻足良久,胡郁儿当时也不是动了杀意,只是心中很多事情纠结在一起,脑子当时一定很乱,恰好附近有绳子,就把回甜活活勒死了。毕竟,胡郁儿不可能到那个地方去还随身携带绳子的。”赵阿姨说。

“看来胡郁儿确实是在金银的屋子里自杀的,不是周芒杀死了她。”我说。

“没错,那也是一个巧合,周芒回去的时候,恰好胡郁儿在金银的家里死了没几天。”赵阿姨说:“太多的巧合了,如果我不调查,这些巧合还一直潜藏着,可就算我调查,依然无法阻止罪恶的发生,仍然有一件件的命案,不断地,像屋檐下的雨滴一样发生。”

“如果回甜不回去就好了。”我说。

“她回去,是必然的,我是这么觉得的,虽然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感觉,但我觉得她回去看金银是必然的,虽然时候不确定,但回去看金银是必然的。她心里有金银,只是初恋分手的原因都是败给了现实,回甜和金银也不例外。只是她偏偏撞上了那个时候,恰好是胡郁儿自杀前没多久,精神失常最严重的时候,回甜也没料到那里会有一个人存在,毕竟是荒山坡。而胡郁儿,在那里也疯疯癫癫的。”赵阿姨说,端起茶杯,大大地喝了一口茶,说:“就这么样了吧,还能怎么样呢!”

“好不值啊,我觉得,回甜。”我说。

“有什么值不值可言啊,纯粹是一场意外。”小鹏说。

“因为自己的初恋而已,可是初恋并不是她的最终选择,不是不值又是什么!”我说。

“许多偶然是必然的,许多必然是偶然的,正如,人的,生。正如,人的,死。”赵阿姨说。

“不过还是有让人庆幸是事啊,”我说:“周芒当时还活着,暂时的,虽然是死缓。”

“她是最痛苦的。”赵阿姨说:“这像是命运的魔咒,和死者有关的人必须死。有关……呵!”
死神背靠背(4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事情终于结束了,而有些人的生命也终于结束了。所以不该看到的事情都看到了,所有不可能看到的事情都看到了。可是到最...
    李一十八阅读 24评论 0 0
  • 有些人必须离开,不然怎么回到身边。有些人只是暂时存在,有些人却一直存在。有些事情该交代了,可是有些事情无法交代。 ...
    李一十八阅读 24评论 0 0
  • 有些事情本身就很意外,有些事情本来是安排的意外,有些事情追根问底还是个意外。本来有很多的事情渐渐从水底浮出来,可是...
    李一十八阅读 27评论 0 0
  • 有些事情没有为什么,却到底是发生了。有些事情穷根问底地追究到底是为什么,可到最后还是发生了。或许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
    李一十八阅读 15评论 0 0
  • 有一个忧伤的故事,而且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的忧伤故事。金银也死了,这个胡郁儿也死了。而关于她的故事,在她死了之后才浮...
    李一十八阅读 28评论 0 0